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幻 > 麻痹夢生 > 第六話,夢生
第六話,夢生
作者:孽小三  |  字數:3050  |  更新時間:2015-09-14 22:43:48
我睜開眼,天還蒙蒙亮,看來是又做噩夢啦,算了,不去在意,都是每天都有的事了。我打開手機看了下幾點,習慣性的摸了摸身上的打火機,不知道為什么,每次摸打火機都會很安心。

看了看鬧鐘,還沒有到6點,我起床走出了房間,我去廚房喝了口水。接著我聽到弟弟的房間有了動靜,我走到他房間門口敲了敲門"夢黎,又這么早起床啊"開門出來的是我同母異父的弟弟,他喜歡穿西服,每次我讓他辦點事情都像在跟他做交易一樣。活生生的像個小老板,跟他爸爸真像。后父和母親平時都很寵愛他。

"呦,哥哥啊,是不是又做噩夢了,這么早就起來,來吧,老規矩嘍,去我房間喝杯牛奶補一覺吧"他笑了笑,把手背了過去,也不知道手里藏著什么,不管是什么也不會是刀子啊,他可是我弟弟,不會害哥哥的。我有做噩夢的毛病,因為這事母親還請了"大師"來做法事,都是騙人的。大夫說這是罕見的一種怪病,然而我只有每天做噩夢醒了以后在夢黎的房間里喝上一杯牛奶才能好好的睡一會安穩覺。奇怪的是,我每次進入他的房間腦門的地方都會發燙幾秒鐘。

我進入坐在床上喝了一杯牛奶,總覺得他的奶里加了什么,和賣的牛奶不是一個味道。我昏昏入睡。

我看到一個男人在我身后搭著我的肩膀在我耳邊說話,好么,又做夢了。我零星的聽見"夢黎,平帆,夢魘!"我睜開眼睛緩緩的起身,摸了摸身上的打火機,為什么那個男子說話聲音那么像我們班級的田光。哎,還是弟弟好啊,把我的換洗衣服都放在我枕頭邊上了。

"平帆,吃飯了啊!出來吃飯啊"我媽媽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過來。我穿好衣服,把打火機在脖子上從新掛了掛,走出門口就看見媽媽用責備的眼神看著我"你小子,能不能長點心,早點起床,還有你也不抽煙,帶個打火機,趁早扔了,我懶得給你扔"媽媽氣囊的看著我。我無奈的笑了笑,把手搭在媽媽的肩膀上撒著嬌說"媽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做噩夢的習慣,不知道為什么這個打火機每次摸上去我都會安心,好啦好啦吃飯嘍"媽媽也不理我的走在了前面。

我在飯桌上坐下,后父戴著眼鏡看著報紙,然而夢黎在旁邊坐著,等我上學,他就是想這樣,不管做什么事都比別人快很多,后父突然張嘴說"平帆啊,以后小心點,你看,你們學校教官因為工作壓力大得精神病了,剛被校長遣送回部隊處理,你看,都上報紙了"我咬著面包沖著報紙看了看,上面的照片是我們學校的一個代號叫做天狼星的教官,身手了得的高人啊!報紙的內容"今日,**學校代號天狼星,姓名王凌的教官突然發瘋聲稱學校有問題,找校長協商,然而校長卻發現他說的事情都是沒有的,都是他空想出來的。最后學校斷定,應該是王凌教官工作壓力大導致出現幻想癥…"當我看到這里的時候夢黎一下子就把報紙摁扁"哥,你快點,該上學了。"夢黎用一種怪怪的語氣和我說話。我急忙吃完,騎上自行車馱著他騎向著學校狂奔開來。

到了學校一切和平常一樣,夢黎還是吊兒郎當的…但是王欣好久沒和我說話了,倒是最近夢黎好像與小思走的很近,貌似…咳咳,雖然夢黎不小了,但是這個,這個,畢竟在上學啊…

我走了過去小思急忙走開"夢黎,拜托你了"這是我他走開的最后一句話,夢黎面色鐵青,隨即他看了看我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哥哥,快放學了,去寢室臨時床位睡一覺吧"他的手搭在了我的肩上,隨后我覺得很累,我把手習慣性的放在打火機上摸了摸,走向了宿舍,找到床位睡了一覺。

這一覺前所未有的香甜,并沒有做噩夢,慢慢的,我看見王欣坐在一個摩天輪上,然而被摩天輪掛著的竟然是夢黎和一個古裝的男子,我睜開雙眼坐了起來。發現天已經黑了,為什么沒人叫我!完了完了,上課怎么辦,我得抓緊回教室。我跑了出去,發現一個人也沒有,辦公室,教室,操場,還有學校的所有地方我都找了個遍。我隨手拿了瓶水坐在操場的喝了起來,好像下雨了,我借著月光嚇了一跳!竟然是血。我抬頭望去,樹上!樹上掛的全是人頭!!!我大步跑了出去跑到了校門口,發現門沒有了!是一條小溪!不管了!這個地方太恐怖了,我跳下小溪。好燙,,燙的我嘴張開,一口溪水嗆進了我的嗓子里,我溺水了,隨后我的腦海里浮現了一段話和記憶:"夢黎,我已經知道你是夢遺計劃的產物,現在國防部正在抓我,看看這個學校!這個區域,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一定是你做的!幫幫我,讓他們忘記我,我只想和我爸爸以后過正常的生活"只看見小思對我的弟弟夢黎像個機關槍一樣說出了這句話,夢黎一臉玩世不恭的樣子"我不幫你呢,不知道你怎么躲過我的改變的,信不信我分分鐘讓你變成乞丐"夢黎笑了笑,正要不搭理小思的時候小思沖著他笑了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被誰抓了過去,當我意識還有一絲清醒的時候聽見的最后一句話"糟糕,現實混了"我暈了過去。

我看見了那些人頭,還聽見夢黎與小思說的話,最后我的覺得額頭發出了溫熱,我的意識漸漸清晰,我睜開眼睛看了看周圍還在宿舍,天也是亮的,衣服也是干的。當我陷入沉思的時候夢黎敲門"哥!快點起床,上課了"我整理一下衣服,開了寢室的門發現夢黎身上的衣服出現了很多破損我貌似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沒事!剛剛不小心摔倒了"我并沒有多想什么,我跟著他回了教室,教室還是一樣,只不過是不是因為今天的課太無聊了,同學們都睡著了,而且每個人的面孔都很可怕,真是的上課睡覺還組團做噩夢,真是厲害的。這種表情我在熟悉不過了,我媽媽都用我這個表情做成鬼故事的封面了。

門外小思也走了進來,小思前腳進屋后我隨著門口漂了一眼,這…怎么有一雙步靴子!我剛看到那雙靴子,一眨眼功夫就沒有了。我揉了揉雙眼,再去看。突然夢黎拍了我一下"哥哥,同學們都醒了,老師也要上課了,坐下吧"說完他把我推在我的椅子上用著一股順勁把我摁在座位上。

我總覺得那雙布靴子好眼熟,總覺得好像是夢里那個古裝男子的,難道是我噩夢做多了,出現幻覺了!?夢黎與小思一同像我的座位走來,我剛抬頭去看,夢黎就在我的臉上擺了擺手,我突然困得睜不開眼睛了…今天睡得實在太多了…

隱藏城市:禹州

計算機響起另類的聲音,一個戴眼鏡的男子推了推眼睛走了過來"博士,你好,計劃失敗我們派出的人在出發的瞬間就消失了,我們的空間罩也出現了裂紋,正在修補,還有,那個平帆所在的地方也發生了區域性的大范圍改變,國防部也只有一個人能偵查到,其余人都被現實調換了"說到這,男子摘下眼鏡揉了揉雙眼,多余的什么也沒做,只是在桌子上畫了一條線,然后又擦了。

一道閃電沖出了云霄,砸在了地面上,隨之天上的一顆衛星爆炸了…地面上出現了一個人…

走出的人正是20號禹州他笑了笑"果然,有博士就能回來,話說還真奇怪啊,快分不清現實和夢境了"說著說著他悠悠歪歪的走開了。

我醒來很久了,自己依然在學校,身邊一個人沒有,我想起來了一件事,我大步跑向學校門口,果然,還是那條小溪鑒于上次,我手握住打火機,跳下了小溪。

這次額頭和打火機并沒有發燙,漸漸的額頭和打火機產生了溫熱,小溪變得乖巧了很多,這個意思是小溪歡迎我么?漸漸的我周圍的溪水在我身邊散開,一點點的,形成了像是氣泡的東西,我點了一下,我用力戳了一下。它破了,我認為他可以從新長回來,但是我錯了。溪水像個高壓水槍一樣沖向我。我額頭一熱我竟然憑空站住了。接下來我的腦袋感覺要炸了!很多記憶浮現在我的腦海里,我的,王欣的,田光的,小思的還有夢黎的!他們的記憶每一個都在我腦海一晃而過,根本看不到什么,到最后甚至我腦海里似乎都被禹州替換了!還有禹州的未來我也看到了!我的想法只有一個就是如果我再任由記憶亂竄我就會炸了!這個時候我的額頭吸那了所有溪水,我當我爬上岸的時候我看到了教室。我在座位上睡覺!夢黎看著我嘻皮了一下就回過了頭,只是我的額頭好燙…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