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6 22:07:29
  1. 愛閱小說
  2. 軍事
  3. 生死線之全面開戰
  4. 一、代號“U”

一、代號“U”

更新于:2018-03-16 20:25:54 字數:5109

字體: 字號:
生死線之全面開戰目錄
共3章
  “你們整天到底在搞些什么,這么長時間竟然一點線索都沒查到?”美國FBI特別行動組的組長Derek用手狠狠地拍著會議桌,怒視著圍坐在會議桌后緊盯著電腦屏幕的隊員。此時的隊員無人敢直視隊長的眼睛,生怕自己的目光與這頭發狂的野獸接觸時會被撕碎。Derek走到離自己最近的隊員身邊,右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隊員的筆記本電腦猶如受刺激的河蚌一樣,“啪”的一聲被Derek用左手合上。

  “盯著電腦就能告訴你們罪犯的名字,他們在哪里么?”隨后轉身走到白板前,審視著粘在上面的幾十張照片,指關節因為拳頭握的太用力而發出咯吱的聲響。此時此刻,整個會議室再次陷入了沉寂,隊員們竭力地控制著自己的心跳,沒有人想在此刻打破這種沉寂。整個封閉的會議室里彌漫著Derek沉重的鼻息聲。

  Derek的腦袋里像放電影一樣不斷地重復播放最近這段時間內發生的所有綁架案、販毒案和槍殺案的細節。所有被綁架和槍殺的受害者的全部詳細資料一字排開擺在他身后的桌子上。整個特別行動組幾個月的努力卻仍沒取得絲毫進展,這樣的結果讓整個聯邦調查局的顏面盡失,其他組的成員無一不在等著看自己的笑話。

  作案手法相當之高明,洞悉警方所有的偵破流程,回收贖金時的手段更是安排的天衣無縫,根本無法進行跟蹤,也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稍微與之接觸的人,不管是否與之相關,不是消失就是被殺。Derek這幾個月承受著來自受害人家屬、頂頭上司和社會大眾無比巨大的壓力。上頭已經知會Derek最多再寬限1個月的時間,無論采取什么辦法都要徹底粉碎這個犯罪組織,否則只有拍拍屁股走人,最后還留個晚節不保。這讓被稱為拼命神探的Derek大為苦惱。

  Derek眉頭緊鎖地盯著白板上被綁架人、之前查到的相關嫌疑人的照片和一個打著大大引號的英文字母U。到目前為止,聯邦調查局只知道所有的綁架案都是出自一個自稱為“U”的跨國犯罪組織所為,但對組織的背景和人員的組成卻了解的微乎其微。

  想到前不久與其合作的香港警方傳來的消息,關于日本金田重工的總裁金田一山之子金田城,在香港旅游購物的時候遭綁架,到現在為止已經半個多月過去了。香港警方傾盡全力也并未找到任何關于金田城被綁架的線索,金田一山已經答應綁匪準備支付高達1000萬美元的巨額贖金。根據香港警方的資料顯示,該作案手法和動機與“U”組織同出一轍,極有可能就是該組織在美國作案后,成功地轉移到香港后再次作案。

  Derek明白,一旦“U”再次得手拿到贖金,不單是聯邦調查局,就連香港警方也極難再找到任何線索。Derek拿起白板上的水筆在“U”上畫了一個大大的圓圈,在其旁邊寫下了一個Where后再次陷入沉思。

  “咚,咚,咚”門口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Derek迅速轉過身,面對著從門口沖進來的Billy,只有天大的事情才敢在此刻推門而入。“是不是有什么新線索?”Derek焦急地等待著回答。

  “頭,香港警方剛剛傳來消息,他們在金田城的綁架現場反復地勘察和進行地毯式地搜索、探訪,終于在幾個小時前,有一個市民向他們報案,說之前在案發現場不遠處揀到過一塊手表。香港警方比對指紋后發現屬于金田城。”Billy將文件夾攤開擺在Derek面前的桌子上后,繼續說到“他們根據這塊手表和從他同來一起旅游的朋友口中得知,金田城在當天去了一個很有名的電子產品商店買了兩支一摸一樣,帶有相同發射頻率,可以用來收發短消息和進行短距離GPS定位的手表,想在回日本的時候作為生日禮物送給他的女朋友。但不能確定,是否是其在遭到綁架時靈機一動故意將手表扔在現場的一個角落。香港警方大膽地假設,一旦成立,金田城此刻身上極有可能還有著另一塊手表,香港警方正著手準備根據手表的發射頻率嘗試鎖定另一塊手表的位置。”

  Derek興奮地拍著桌子,“太好了,馬上聯絡香港警方,讓他們盡快將整個案情的詳細報告傳真過來。還有,也一并通知他們,我們會組織一個行動小組連夜趕赴香港,并帶上我們所有資料和設備為他們提供必要的技術支持。一定要快,既然有線索,那就表示此刻‘U’極有可能就在香港,必須趕在交付贖金前查到金田城的下落。”

  “YesSir”Billy麻利地轉身離開會議室。會議室之前的沉寂終于被Billy所帶來的消息打破,所有人都因為這條信息而恢復斗志,興奮的聲音充斥著整個房間。隊員們恨不得此刻就身在香港,摩拳擦掌地希望把警界丟掉的面子統統地找回來。

  隨即Derek將人員分成兩組,其中一組繼續追查在美國發生的綁架案和槍殺案,而他則親自帶領另一隊趕赴香港。Derek宣布散會后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把自己丟進柔軟的辦公椅內,掃了一遍擺放在立柜上的各種獎杯,將頭靠在椅背上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喃喃自語“再精明的獵物難免也會有打盹的一刻。”

  “頭,你吩咐的事情都搞定了,飛往香港的航班也安排好了,香港警方的資料隨后會在我們搭乘飛機的時候傳送到我的電腦上面。你還有什么吩咐?”Billy推門而入問到。

  “行,我知道了,你也快去準備一下,通知所有隊員準備好,晚些時候準時集合。”Derek再次長舒了一口氣,起身將各類文件夾和檔案袋裝進公事包。拾起躺在桌子上的USP手槍端在手里,拔出彈夾確認里面的子彈已裝填滿后,重新把彈夾歸位,將手槍插進腋下的槍套內。將警徽別在腰間,拎起扔在沙發上的黑色西服外套快步離開辦公室。

  經過一天飛行的折騰,Derek和隊員們按時抵達香港國際機場。前來接機的正是負責香港綁架案的組長李博文高級督察。李博文和六名特別行動組的隊員一一握手后,將他們引領到接送的大巴上,驅車駛向早已為他們安排好的酒店。李博文在大巴上簡短地做了自我介紹并說明了一下這兩天他們的新發現,隨后邀請他們在休息片刻后到香港警察總局商討對策。

  急切渴望破案的心里使得所有隊員只在酒店房間內簡單地梳洗和整理,連飯都沒來得急吃就匆匆趕到香港警察總局。在接待助手的帶領下,一行人來到偌大的會議室。此刻的會議室里,李博文正在和香港警察總督商討與美方合作的相關事宜。

  李博文看到Derek帶隊前來后起身相迎,并為他們一一介紹在座的幾位。Derek和隊員們在橢圓形的會議桌后坐定,伴隨著會議室里的燈光逐漸變暗,李博文按下了投影儀的開始按鈕,站在屏幕旁邊介紹著每一張照片。屏幕上依次顯示著一組組他們尚未見到過的照片。

  李博文介紹說,“最后這張照片是通過對另一塊手表進行GPS定位后,找到的一個臨時出租屋,在屋內發現了一具燒焦的男尸和這塊手表。”李博文將套著包裝袋的兩塊相同的手表遞給Derek。

  “通過對男尸的身份鑒定后發現并非金田城本人。此人也是在綁架案發生的當天失蹤,是其家屬報的案。極有可能是在現場偶然目睹了整個綁架過程之后被一同綁架,在金田城被安全轉移走后慘遭殺害。初步斷定該人與這起綁架案并無直接聯系。我們對手表進行了指紋采集,發現了兩個新指紋,其中之一屬于金田城本人。隨后我們對另一個指紋通過國際刑警的電腦數據庫進行了比對和排查,沒有找到與之匹配的對象。根據我們的判斷,這個指紋極有可能屬于其中一位綁架組織的成員,而金田城想辦法將這一塊沾有嫌疑人指紋的手表故意藏在男尸身上。”

  “如此讓我們煞費苦心的犯罪組織會這樣不小心讓金田城將手表兩次留在現場,為警方提供線索?這讓我難以想象他們會犯如此嚴重的錯誤。”Derek懷疑地問到。“香港警方是如何確定這另一枚指紋的擁有者與該起綁架案有關?”

  隨后屏幕切換出一張新照片,李博文繼續介紹說,“金田城在日本受過高等教育,大學期間擔任大學自由搏擊社的主將,同時經常參加一些野外生存和極限運動的體驗訓練,具有一定的求生意識和能力,而且我們在案發現場也發現了激烈的打斗痕跡。“

  一張干凈的臉頰、堅挺的鼻梁、細長的眼睛,留著齊眉的短發。照片中的金田城并非像普通的大學生一樣青澀,略顯稚嫩的臉龐上帶著堅毅,這可能與他每日鍛煉體能和自由搏擊有莫大的關系。

  “此人就是我剛提到的另一枚指紋的擁有者。”李博文切換了另一張新照片繼續說道。“Garrison,31歲,越南人,因為一周前,也就是金田城被綁架后的第二個晚上在酒吧與人發生沖突,失手將一人致死,被判監禁10年。”

  屏幕上又切換出一張新面孔,“Galvin,29歲,越南人,因綁架、勒索和謀殺進過監獄。就在我們排查Garrison的時候,發現其行蹤,他到監獄探望Galvin。此人擁有很強的反跟蹤能力。”

  “這兩人都曾在越南當過特種兵,極有可能就是我們現在要找的跨國犯罪組織‘U’的成員。”李博文接著說道。

  “那香港警方該如何確定其二人是否就是我們一直追查的‘U組織’的成員?”Derek接著李博文的講話問到。

  “我們對Galvin進行了24小時的跟蹤和調查發現,他一直在暗中與其他人聯絡。我猜測,肯定是在謀劃什么。由于對方每次都使用一次性的SIM卡,所以沒有辦法追查到那個人。如果這兄弟二人屬于‘U’組織,那必定Galvin不會讓其哥哥一直待在監獄,勢必會想辦法將其弄出監獄。但現在我們也沒有很好的辦法接近二人。”李博文遺憾地回答。

  “現在又不能貿然地進行逮捕,以免打草驚蛇。既然香港警方認為他們兄弟二人與‘U’組織有一定關聯,我們何不在Garrison蹲監獄的這段時間內安排一個臥底在他身邊。如果這個人確實與‘U’組織有關,我們也好借機安排臥底混入組織,追查出他們的下落。”Derek用大拇指抵住下巴說到。

  “我們也曾考慮過這個辦法。但是,我們對這個犯罪組織所掌握的資料并不比你們多多少,也不確定我們香港警方內部是否有其成員,所以現在還沒有貿然安插臥底,就連發現其行蹤的這些信息也全部被封鎖,只有極少數人知道。”

  李博文望向Derek,“考慮諸多原因,臥底最好不隸屬于香港警隊,而且具備足夠的能力應付各種突發狀況。我們暫時也無法從其他地方找到這樣的人,也想借此機會征求一下你們的意見,不知道美方能否為我們推薦合適的人選?”

  所有人的目光轉向Derek,會議室亦陷入了短暫的寂靜,只有掛在屏幕旁邊墻上的石英鐘的秒針,絲毫沒有任何顧及地不斷提醒著當事人,時間正在飛快地流逝。

  “頭”Billy再次打破這份寂靜,“我突然想到我有一個生死之交正在DCO臥底事務部做臥底,與我之前共同執行過任務。此人平時非常低調,但能力極強,足可以信任……”

  “叫什么名字?”Derek打斷了他的描述。

  “趙炎彬,我這就聯系該部門將此人的資料傳輸過來。”隨后傳來了一陣急促敲擊鍵盤的聲音。

  “傳輸過來了。”Billy興奮地將趙炎彬的資料投射到投影儀上。“趙炎彬,父母都是美籍華人,28歲,成功執行過數次臥底任務,被DCO部門稱為Legend,可以隨意成功扮演需要臥底的人物。”

  “那么,臥底人選就暫定為趙炎彬,接下來就是如何取得Garrison的信任了。”Derek右手食指緩慢地敲擊著桌面。“Billy,請求DCO部門給予我們最大的支持。”

  會議室徹底恢復生機,如果此時有誰透過會議室的玻璃向里張望,肯定會看到一大群男人正在手舞足蹈。會議室的溫度并沒有因為中央空調的冷氣而降溫。無人不是迫切的希望能夠通過這次臥底行動找到這顆“毒瘤”。

  “為了保密和安全起見,這次臥底行動代號‘Deadline’,那就麻煩Derek組長將趙炎彬速速調來香港,趕在‘U’組織做出下一步動作前,接近Garrison,探查出被綁架的失蹤人員所在的位置。警方也好安排接下來的營救行動。”香港警察總督李鴻壽說道。“李督察,這段時間你全力配合Derek組長,這次務必打入犯罪組織內部。”

  會議在雙方友好地互換資料后結束,李博文建議Derek組長和隊員們能夠趕快回酒店休息,養精蓄銳準備接下來的戰斗。

  旅途的勞累和大半天會議的奔波早已使特別行動組的隊員們精疲力竭,回到酒店后匆匆地扒拉了幾口飯,便早早地回到各自的房間里倒頭就睡。直到第二天Derek隊長把他們叫醒。

  Derek回到房間,站在窗戶前眺望遠處的維多利亞港后,打開行李箱,從暗格內拿出另一部手機,編輯了一條短信:行動開始。發送給一個陌生的號碼,隨后關閉手機,將手機放回行李箱的暗格。

  Derek嘆了一口氣,喃喃自語道“真的要開始了。”走進洗手間,傳來了洗浴的聲音。

  晚上11點的旺角正是一天夜生活的開始,光亮的霓虹燈將一條條街道映襯的猶如白晝。盛裝的男女三五成群,嘻嘻鬧鬧著向目標夜場趕去。

  與此同時,在旺角的某處叉燒攤前,一名身穿夾克衫的男子看著手機剛剛接收到的短信,點擊刪除后合上手機蓋。將手里最后的一串章魚丸塞進嘴里,拉低鴨舌帽,消失在匆匆的人群中。

字體: 字號:
生死線之全面開戰目錄
共3章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