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7 05:48:4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修真異界縱橫
  4. 第一章 下山

第一章 下山

更新于:2018-03-17 11:46:57 字數:2500

  玄羋大陸,是一片遼闊的土地,沒人知道這片大陸的面積。

  在這片大陸上有著無數的修仙者,同時也有著各種修仙者門派,多如牛毫。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競爭,修仙者也一樣。在這些修仙門派中,有一個門派一家獨大,名為道然門。

  “三師兄!三師兄!”一個穿著道袍試樣衣服的青年急急忙忙在竹林里呼喊著。

  在竹林深處有一個身著黑色長袍的長發青年正盤坐在一塊青石上,聽到有人呼喊他,驀的睜開雙眼,一股磅礴的氣勢從他身上沖起。這個長發青年立刻雙手放在胸前,手心向下,運功調息,慢慢的,他身上的那股氣勢平息了下來。他慢慢站起身來,看著已經跑到身邊來的那個道袍青年。

  “小六子啊,告訴你多少次了,有事直接用魂識告訴我就可以了,為什么每次都得跑過來,這樣你不累啊。”黑袍青年用手揉著道袍青年的頭,微笑道。修仙者達到一定境界便可以使用靈魂之力,當靈魂之力外放便稱為魂識,魂識可以用來傳音、發現其他的修仙者等。

  “我就是想見見你啊,三師兄。你每次修煉都閉關很久很久,師父、大師兄、二師兄它們都特別想見你呢,要不是咱們門中我速度第一…額…你除外,不然大師兄他們都會過來的。”道袍青年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高興的解釋著。

  “好好,你有道理行了吧。快說說這次過來有什么事了”黑袍青年不再糾纏為何跑過來的原因,轉而問起了正事。

  “哎呀,差點忘了,見你一次不容易,太高興了。師父說咱們山下出現了一股由修仙者組成的強盜,他們在咱們門派周圍四處燒殺搶掠那些小門派。師兄你也知道,咱們山下周圍的那些小門派有不少的是咱們門派的歸屬者啊,所以師父想讓咱們十個師兄弟下山去剿滅他們,我就是奉師父的命令來叫你去梵音殿商討剿滅強盜的事的。”小六子將自己的來意告訴了黑袍青年。

  “那還等什么,咱們走!”黑袍青年立刻騰空,身上亮起朦朧的光芒,向著竹林外最高的山峰飛去。小六子也不怠慢,身上亮起白色的光,緊跟黑袍青年。

  道然,取自大道自然之意,門派以此來作為立派根本,是想追求完美自然的大道,當然也不會去限制弟子們去修不同的大道。而道然門當中,有首席弟子上千名,普通弟子不計其數。首席弟子當中尤以前十名弟子修為最突出,但是首席弟子的排名卻是按入門時間來排。

  黑袍青年,也就是三師兄更是首席弟子前十中的翹楚,他名叫楚凝。其天分之高,潛力之大,堪稱千年難得一遇的人。更可貴的是楚凝有這樣的身份在門派中并不驕橫,這使得他在門中人緣極好。

  楚凝原本是一對凡人夫婦之子,但是在他一歲的時候,他的父母領著他回姥姥家探親,在過山路的時候卻遭遇餓虎襲擊,他的父母被餓虎當做了食物,而他卻在被吞的千鈞一發之時被在外游歷回門派的道然門掌門道師救下。道師見楚凝骨骼驚奇,于是便將他留在了門派中。

  道然門的梵音殿的中央已有八人,跟這八人面對面的是坐在一個蒲團上的道師。忽然,梵音殿的門口有兩個人從天而降,這兩個人正是楚凝和小六子。

  楚凝和小六子剛進入大殿,道師眼睛都沒有看一下便開始說道:“現在人已經到齊了,我來給你們說一下此次下山的事情。”顯然,在楚凝和小六子來到梵音殿的那時,道師便已經用魂識發現了他倆。

  聽到這句話,楚凝和小六子趕緊跑到那八人旁邊,仔細聽道師的講話。

  “想必你們也已經知道此次下山的目的,其他的我也不多說,你們要記住,不要因為你們所修行的道不同而自相殘殺,也不可因為自己道的緣故去濫殺無辜,尤其是老大血飲、老七殘虹和老九方匿,我說完了,你們回去準備準備明日便可下山。”道師說完便閉眼開始了修行,不再出聲。楚凝、小六子和其他八個人轉身便出了梵音殿。

  “嗚…在梵音殿不能說話的感覺總是這么壓抑。我都快狗帶了”小六子一出了梵音殿便跟楚凝和其他八人說道。看穿著就知道小六子修行的是偏向于仙道的大道,所以自身的性格也比較開朗活潑。

  “哈哈哈…小六子還是這么可愛,這次終于又等到老三從竹苑出來了,反正明天要下山,不去咱們弟兄十個去找個地方大喝一場,來個野營燒烤擼串?”老大血飲豪放的跟其他幾人提議,要大醉一場。

  “嗯嗯,老大的提議不錯,我們也好久沒有見到老三了,咱們一定要喝一場,不醉不歸!”老七殘虹和老九方匿也附和道。

  雖然血飲、殘虹和方匿修煉的是偏血腥的大道,但常在血腥中修煉會讓人心神受到影響容易崩潰,所以也只有他們這樣豪放的性格的人才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

  “我們覺得這主意確實不錯,怎么樣老三要不要去啊?”老二也向楚凝提議。老二名叫范舒,性格也屬于豪放的性格。

  “對啊對啊,三師兄,去吧去吧,咱們都去!”小六子和其他幾個人也跟著范舒提議。

  “既然你們都這么說了,我能不去嗎?你們這個說一句那個說一句我想同意都來不及說啊,友誼的小船差點翻了。”楚凝苦笑著答應了這次的提議。

  “哈哈哈哈…沒事沒事,老三,我們不介意把小船變成巨輪喲。”老大血飲意味深長的笑著說道。

  “得,得。我怕了你們了,咱們這友誼的小船還是挺結實的,就不必變成巨輪了哈。”楚凝故作無奈的說道。

  “好了好了,不多說了,咱們現在就去我那的后山開始燒烤吧,我都快等不及了。”小六子裝作擦口水的樣子,跟其他幾人打趣道。

  正在幾人有說有笑準備去小六子的后山燒烤擼串時,一直沒有說話的老十刑德對楚凝他們擺了擺手,說道:“今天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說完便身上烏光一亮,騰空飛走了。

  “哎!你…”小六子想把刑德叫回來,但剛說話刑德就已經飛走了,根本來不及叫住他。

  “算了算了,你也不是不知道老十的性格,他就這樣。”楚凝拍了拍小六子的肩膀安慰道。

  “對啊,咱們聚會他什么時候參加過,每次都有事,也不差這一次,咱們去擼咱們的。”老大血飲也說道。

  眾人也不再糾結這件事,畢竟每個人的性格不同,又是多年的師兄弟,都彼此了解。

  于是,他們就一群人勾肩搭背的下了山。

  “我說啊,小六子,我們最近可是都沒怎么吃過肉啊,到時候可別怪我們把你后山的小動物們給吃光啊,哈哈…”老二范舒摟著小六子的肩膀跟他開著玩笑。

  “我好像感覺我做錯事了,我現在還能反悔嗎?”聽了老二說的話,小六子故作后悔的語氣說道。

  眾人一聽,都哈哈大笑。

  楚凝九人就這樣歡聲笑語的向著小六子的后山飛去。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