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7 13:50:24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重生之夢中歲月
  4. 第二章 夢中回首已七年

第二章 夢中回首已七年

更新于:2018-03-16 07:42:32 字數:3251

字體: 字號:
  沒有發生什么很狗血的抽背事件,葉名揚盯著課本發了一節課的呆,思想不停地開著小差。

  畢竟剛剛結束高考,經歷過那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算得了小滑塊,解得出圓錐曲線”的殘酷的六月的洗禮,課上要預習的那幾個生字讓葉名揚提不起一點的興趣。班主任劉月玲發現了他的心不在焉,但在抽問了葉名揚幾個問題以后,也就簡單地結束了這堂課。

  畢竟十歲左右的年紀,并不好真正地要求這些孩子每堂課都全身貫注地聽講,即便放在高三,一堂課上能夠始終認真上課的也只是少部分人而已。

  “葉名揚,走啦,去外面玩了,怎么一直發呆啊,午覺沒睡醒吧你。”身邊同桌的聲音傳了過來。

  小學畢業后兩人并沒有什么聯系,甚至在葉名揚qq號被盜之后兩人就失去了聯絡,因此他也只是微笑著推辭掉,現在腦子里還是一副亂糟糟的景象,并沒有什么心思和這些“同齡人”一起玩耍。

  “算了,你自己去玩吧,我休息會。”葉名揚趁著同桌跑出教室和一幫男生一起玩這個年紀學生喜歡玩的老鷹抓小雞等游戲時,偷偷翻開了他的課本,看見上面歪歪扭扭的三個字,第一個徐字異常的龐大,超出了整個姓名欄,第二個天字卻反常得小,只占到姓名欄的一半,但是第三個字他盯著書頁看了半天,才憑借模糊的印象與字形認出來這是琪,整體這個名字就像是一個大寫的凹,說不出的怪異。

  “葉名揚,你怎么翻起徐天琪的書來了,你的成績不是一直比他好很多么?還有,為什么翻得是課本啊,你上課沒聽嗎?”一陣甜美的聲音傳來,葉名揚恍惚間抬起了頭,眼前出現了一張清新秀美的臉孔。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仿佛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

  后世葉名揚回想起陸如霜的面孔,腦海中還是會不由自主地浮現出這句話。小學時代的陸如霜是葉名揚需要仰視的存在,清麗的容顏依稀可見長大后的美麗模樣,在小學時代就已經呈現出禍水級別的殺傷力,成績常年穩居全班前三,小提琴多次登上市級以上的表演舞臺……只是那個時候的學生多數都還是懵懂羞澀,哪怕暗戀她的人在全校男生中占去大多數,但真正敢上前搭訕的人還是鳳毛麟角,往往只有同班的同學敢于借著問問題的機會多和她接觸,只不過葉名揚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運,小學六年到時有三年和她同桌,其中一年坐得還是前后桌。

  但是葉名揚記憶里的當時的自己,卻半點沒有近水樓臺先得月的想法。當初的他也只是平凡大眾里的一員而已,如同眾多自慚形穢的男生一般,躲在某個角落,望著她天使般的容顏,就已經耗盡了葉名揚全部的幻想。

  偶爾陸如霜轉過身和他開開玩笑,也往往是話還沒說完,葉名揚就已經紅了臉。

  多年之后又或多年之前的葉名揚沉浸在時光帶來的巨大不真實感之中,腦海里浮現起后世聽到過的那首歌,不由自主地哼起:“下課鐘聲回蕩耳邊,沉沒夕陽倒映我臉,互傳紙條的畫面,消失斑斕光線,秋天氣息感染樹葉,泛黃照片還放桌前,操場上的那些麻雀,隨楓葉紛飛……”,才發現,陸如霜在他的心中,早已成了傳奇。

  “喂,大傻瓜,你在唱什么呢,好像很好聽的樣子。”陸如霜好奇的眨了眨眼睛,伸出手在葉名揚的眼前揮了揮。陽光照在此刻少年的臉上,顯出臉上細細的絨毛,少年清冽的眼睛如一潭深深的湖水,倒映著少女臉上燦爛的笑容。

  葉名揚回過神來,看向陸如霜:“沒什么,無聊隨便唱唱而已。”

  陸如霜可愛的皺了皺鼻子:“那這首歌叫什么名字?”

  蘇逸苦笑著摸了摸鼻子,什么名字,總不好說這是后世自己聽來的歌吧。“這首歌是我閑著沒事自己隨便編的。”

  “你騙鬼的,就你還會寫歌?”陸如霜滿臉的不相信,就差在額頭上寫上“你騙人”三個字了。

  少年的心高氣傲仿佛一瞬間從葉名揚的身上褪去,笑容如同平湖一般安靜而內斂:“就是我自己唱的,你不相信也沒辦法啦。”

  “哼,反正我剛剛已經聽到了,回家我自己去查,對了,你還沒告訴我你為什么翻他課本呢。”

  “我只是奇怪為什么他的字這么爛而已。”葉名揚找了個不是借口的借口。

  “徐天琪的字爛?”蘇逸奇怪地看著幾乎忍不住要笑出聲的陸如霜,終于在她促狹的目光中意識到了幾分不對勁,伸手去翻開了自己的課本,瞬間臉黑得如同鍋底。

  這下子出丑出大了。葉名揚在心里捂著額頭**著,忘記了這個時候的自己還沒有學過硬筆書法。扉頁上三個比蚯蚓爬好不了幾分的字仿佛正無聲地嘲笑著他。

  陸如霜悄悄看了一眼滿頭黑線的葉名揚,唇角浮現幾分狡猾的笑容,轉過了頭去。

  又是一節英語課之后,葉名揚有些奇怪地看著再次轉過頭來的陸如霜,這么頻繁的回頭,可是有些少見啊。

  “喂,你方法叢書做到哪了?”

  “方法叢書?”這是一個久遠的名詞,本來應該永久地窖藏在記憶里的不知名角落,等老了以后圍爐夜話才會想起來的東西如今卻鮮活生動地回蕩在自己的耳邊。

  記憶中小學時代這本書和作業本一起并稱為作業殺手,葉名揚自然也不能幸免,不過在上了小學五年級以后隨著葉名揚的成績漸漸好了起來,他反而和前座的陸如霜攀比起了刷方法叢書的速度,往往是一個人一天做個兩頁,那么另外一個人那天晚上熬夜也要做三頁甚至四頁。這也是葉名揚帶著青澀的小心思,與陸如霜為數不多的交集之一。

  多年后葉名揚回想起往事,也只能感嘆一句少年心事有誰知,當初自己的天真爛漫。以為只要成績能夠追趕上高高在上如同九天神女般的陸如霜,便能永遠陪伴在她身邊,不曾想這世上無數的陰差陽錯,世事無常。

  眼看著少年再次走了神,陸如霜忽閃忽閃地眨了兩下大眼睛,伸出了白白嫩嫩的小手。

  “唉,痛痛痛。”葉名揚連忙求饒,不過心里卻是回味著剛剛那一下柔嫩的小手觸到耳廓時的一絲悸動“我錯了我錯了,陸大小姐我錯了。”

  “哼,看你下次還敢不聽我講話。”葉名揚不敢直視她的目光,眼神轉向窗外,如夢似幻,卻沒有注意到陸如霜的眼中一閃而過的狡黠。

  “要上課了,你可別再發呆了哦,這節可是數學課,要是被田老師抓住到教室后面罰站,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哦。”陸如霜驕傲地揚了揚下巴,就轉過了身。

  葉名揚一臉的苦笑。如果他沒記錯的話,罰站這件事應該發生在四年級上學期,當時他新學了一種紙船的折法,按捺不住少年人對于新奇事物的向往,抓耳撓腮,終于在上數學課的時候還是沒有忍住誘惑,當堂折了起來,被恰好走下來巡查的數學老師當場發現,被叫到教室后面罰站。

  這也成了他這個好學生為數不多的“污點”之一,之后每每被陸如霜抓住機會,都會拿出來嘲笑他一番。

  以現在葉名揚從高考后穿越回來的狀態,上課自然不會做什么小動作,但還是忍不住有些無聊,現在做高考試卷的壓軸題,可能會有點力不從心,畢竟已經一個多月過去了,題目也會有點手生,但是小學時代的這種雞兔同籠牛吃草以及一元一次方程,也實在是讓他提不起一絲興趣,用高中時老師的話來說,這種題目就是閉著眼睛也能做出來。

  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現在到是想看看后世高中時的試題,就算是本青年文摘之類的課外讀物也好,但問題是,他現在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小學生,手邊沒有什么高深的參考書,至于課外書更是這個時候老師家長所深惡痛絕的,因此手邊也只有那“方法叢書”“作業本”兩件套而已。

  實在沒什么辦法的葉名揚也只好蛋疼地看著講臺上的田老師在那里講得唾沫橫飛激情四射,時不時還用眼睛掃視一下臺下這位“愛將”,葉名揚也只好裝作很認真地盯著臺上的黑板,在眼神偶爾交錯的時候點點頭,表示自己沒有辜負老師的期望,在“認真地聽講”。

  一節課的時光如同春末從柳梢間拂過溫暖的風,悄無聲息地在指縫間溜走了。

  下課后陸如霜到是又轉過頭來問葉名揚課上田老師講的問題,然而葉名揚也是覺得一陣無語,這些題目在他的眼中一眼就能看出答案,完全不需要什么解題程序計算步驟,但是從一個小學生的角度,確實需要重重的計算才能得出最后那幾個數字。

  畢業后他才覺得,很佩服小學的老師,明明掌握著高深不知道多少的知識,卻還要靜下心來一步步地教學生最簡單的步驟。

  在葉名揚看來,他是絕對沒有那個耐心整天對著一幫小學生講解的。當然,陸如霜例外,漂亮的女孩子總是有一點特權的,何況陸如霜在他心中的地位,又如此的與眾不同。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