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5 00:11:4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氣吞乾坤
  4. 第二回 方家

第二回 方家

更新于:2018-03-16 21:10:36 字數:4041

字體: 字號:
  氣旋凝聚在方正的手心,淺黃色的氣旋征得方正以為自己是個色盲,方正將頭轉向驚呆的黑瞎子,“淺黃色是黃色。我記得好像是大斗者來著……”

  黑瞎子機械地點點頭,“作死,你為什么能修煉到如此地步……”

  “這我哪里知道。”方正也是一臉的茫然,在那方世界里,自己就只是個文弱書生,閑來無事打打太極什么的,還蠻陶冶情操。等等!太極?剛才聚氣之時不就按照太極的套路來的么?

  方正左想右想沒找出什么好解釋便只能歸功于太極了。說著說著,自己心里一癢,便開始嘗試起來,剛做幾個動作,就明顯感到身體中的氣開始緩慢流動,方正笑道,“原來如此。古人博大精深啊,一個玩意兒連通好多個世界……”

  黑瞎子有些莫名其妙,看著其只是做了幾個古怪的動作,究竟能想出什么,“怎么了?”

  “做些運動陶冶情操啊。”方正敞亮地笑著,想自己雖二十歲但身體卻僅十二歲,如此小的年紀便已成為大斗者,其他十二歲小孩恐怕連氣旋的顏色也就屁大點兒灰色呢。

  黑瞎子看透了方正的心意一般,“你最好把身份和能留隱藏起來。”

  “為何?”方正有些不解。

  “這世界人心險惡,你且慢慢體會。”黑瞎子的語氣陰冷刺骨,方正聽了全身毛都豎了起來,心想也對,若不隱藏能力,自己的身份定被懷疑,與黑瞎子相處并不太久,但大致覺得其不是什么陰險狡詐之人。再者說隱藏能力也并無壞處。可惜隱藏能力的法子,倒是不知怎么辦。方正偷偷看向黑瞎子。

  黑瞎子察覺到對方的目光,一陣無奈,“你不用偷偷看我,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方正被對方發現,也不再偷偷摸摸,而是直接投去“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廢話不多說”的目光。

  黑瞎子嘆了口氣,“行行行,我幫你就是了。”

  方正拍了下黑瞎子的大腿,“這才對嘛!”

  黑瞎子解下腰間的布囊,從中拿出一顆碧綠的珠子,“這是我當初隱藏的等級的珠子。如果實力太高,基本壓制不住什么。但看你聚出的氣旋顏色也就大斗者一級,把你隱藏成五級氣旋綽綽有余。”黑瞎子把珠子扔給方正,方正剛一接手,兜中就亮起了碧綠的光。拿出那發光的東西,便發現竟是自己的扳指。

  扳指和珠子像是久沒見面了一樣,當即合為了一體,扳指變得晶瑩剔透,表面一些金紋也顯現出來,方正大沒想到這扳指竟是一個外殼。

  “有緣之人,竟這樣那便送給你了。”黑瞎子道。

  “真謝謝你了!”方正拱手,“來這里你是我第一個認識的人,對我也有很大的幫助,我就當你是親人。”

  黑瞎子笑道,“我可就一直沒當你是外人。”

  方正臉上開始嚴肅起來,“那我也不兜圈子,我自從來到這方世界,你處處幫我,我也是個重情義的人,有恩必報也是我的原則。那也請你別當我是外人,告訴我你究竟被下了什么術,讓我也盡盡微薄之力。”

  黑瞎子看著夕陽沉默了會兒才道,“我在一山洞中發現了上好的藥材,不瞞你說我早已到了殿斗者巔峰,可是我還想再往上,王斗者一級和殿斗者九級雖只差一級,但所差的能力可太多了。所以希望有藥材助我突破。”

  方正聽到后,質疑道,“你才二十歲左右就達到殿斗者巔峰,有這么好修煉么?”

  黑瞎子笑道,“怎么可能,我已五旬了。在那山洞采藥時,被一只蠱咬到,封閉了我的能力,退回到靈斗者九級。不過欣慰地是我年輕了。此后修煉都無起色。

  “以蠱治蠱。“方正叨道。

  黑瞎子搖頭,“那蠱早就滅絕了,咬中我的是最后一只了,我對蠱不是太了解,一手賤的將其打死。”

  方正看黑瞎子低頭喪氣的,不禁惱起來,“萬物相克,不可能只有一個方法!行了,你那術由我而解!”

  黑瞎子看著這樣幼稚的臉蛋一怔一怔地,那么一瞬間還真覺得這小屁孩挺靠譜。

  “喂!你看著我發什么呆啊。”

  “沒。你承諾我了喲。”黑瞎子笑道。

  “我方正許諾從不失信!”方正眼中透出一股堅定。

  “夠男子漢!”黑瞎子與方正的手握在一起,這就是兩人之間的承諾。黑瞎子解下腰間的布囊,遞給方正,“這玩意兒能盛的很,拳頭大的石頭能盛白塊。

  “儲物囊?這可比我們那里的包實誠的多,你看這么大個家伙也就盛幾十塊,背起來還死沉死沉的。”方正拍了拍身后的登山包,有掂了掂手中巴扎大小的布囊,當真是天壤之別,“我也沒啥見面禮,登山時只帶了食物和誰,給。”方正掏出五塊面包塞給黑瞎子。看著有些干,又塞了幾瓶水給他。

  “嗯。”黑瞎子也不太拘束,拿起就吃,不時評價幾句好吃。兩人一起暢聊到月亮當頭,實在不行才倒頭就睡。

  方正難得睡了個舒坦覺,若不是太陽曬著自己,實在太熱,還就不起來了,方正揉揉眼,叫道,“黑瞎子。”

  “嗯。”黑瞎子來到方正身邊,黑瞎子換掉了以前那身衣服,穿上青衣衫的他甚是爽朗,墨鏡也摘掉,那雙淺黃色和青色的異瞳展現出來。眼前的不再是占卜算卦的黑瞎子而是一個身材修長的俊美青年。

  “他娘的,剛醒你就嚇唬我。”

  “登門當然要穿得得體些嘛。”黑瞎子擺擺手。方正嫌棄地瞟了一眼,頓時發現自己的衣服也換了。

  “總不能穿著大人的衣服到處走,再者說,那種樣式的衣服這里都不曾見過,容易引起別人的懷疑。”黑瞎子解釋道。

  方正也懶得與其爭論,“你說的登門是去哪里?”

  “你得有個身份,所以我決定把你送到一個家族中去,離這不愿就錦云城,那里有三個規模還算可以的家族,方家、李家和于家。我想你定不會想改自己的姓氏吧。”

  “方家么。”方正道。

  “對,待會到了方家別亂開口,十二歲是天真爛漫的年齡,所以……”

  “所以裝的弱智些。”方正道。

  黑瞎子點點頭,“方家的人都很好。你就在那里安心修煉,別被別人發現你已經大斗者級別,天資極好的也就晉斗者一級而已。若是被人發現你已大斗者一級,難免會遭懷疑。”

  “你去那里?”看黑瞎子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的樣子,定是有什么打算。

  “私下有事要辦,去找鳳姐請求點兒東西。”黑瞎子揉揉太陽穴,“那么走吧。”

  錦云城離著確實不遠,走了沒過幾分鐘就到了,街邊擺滿貨攤,商販都吆喝著,方正走著一眼瞟到一個木盒,放置在暗處,想是許久沒有觸碰過了。盒上積滿了塵埃。說來也怪,自己的碧珠墜唯獨到了這里亮個不停。莫非里面有什么寶物不成?

  方正拉住黑瞎子的衣袖,用手指了指那木盒。黑瞎子順著方向看去道,“怎么了?”

  方正輕聲說道,“這碧珠墜經過這里一直在亮。”

  “哦?”黑瞎子聽他一說,好奇心大起,叫商販將那盒子拿來,那商販看起來有些奇怪,夏日烈烈卻將自己裹得密不透風。商販將那木盒拿到二人面前,“我相信這是靈物,只有碰到有緣之人才會引起注意。”

  黑瞎子也不聽那套說辭,問道,“這多少錢?”

  “對于您來說,不賣,對于旁邊那位……隱藏者,免費。”商販說道。

  方正一咯噔,這商販竟知道自己隱藏了能力,此人不簡單,怎辦才好,方正潛意識地向后退了一步,卻被黑瞎子用手扶住。

  黑瞎子道,“高手苦逢有緣人,在下能懂。深藏不露,定有所意,這寶物定是贈予旁邊這位,自己怎敢貪呢?”

  商販點點頭,一瞬不見了蹤影,連攤位也隨之不見,唯獨留下那個木盒,這一系列的動作卻不被旁人所察覺。黑瞎子倒吸一口涼氣,這商販實力說少也在殿斗者智商,這樣想著,將木盒遞給方正的手也開始顫抖起來。

  方正接過木盒收入囊中,打算到了方家再看,畢竟人多眼雜。收完后,輕聲說,“剛才那個商販……”

  沒說完,黑瞎子就打斷道,“不要多討論了……”說完帶著方正繼續向前走去,方正路上也也沒多說什么。

  走了半柱香的時間,一個宏偉的建筑進入方正的視線,兩座石獅坐守在大門兩旁,門匾上氣勢磅礴的寫著“方府”兩個大字。

  “黑瞎子,你實在對我太好了。”方正回想,哪件不是黑瞎子給的自己。

  “我們是一家人嘛。”黑瞎子笑道。看著門匾,大聲吼道,“方老兒!出來接你仇爺爺!”

  回聲還未降音,方家大門便被一腳蹬開,走出一壯年男子,大概五十歲左右,看起來意氣風發,臉上一臉怒氣。

  “仇孫子,你現在和我外孫子一樣年輕,該管我叫爺爺!”方老怒吼道。

  “我也懶得與你相爭,給你帶了孩子來。”黑瞎子將方正推到方老面前。

  方老看后大驚,“云英死了,你便又趁著自己年輕搞女人肚子,云英在天上可都看著呢!”

  黑瞎子聽完臉色變得很不好看,“格老子滴!我是那種人么?我看這孩子淪落街頭太可憐,收他為樣子,可惜我自己仇家滿天,實在無力撫養才尋你來的,你不管拉到!”黑瞎子氣沖沖地說完拉起方正轉身就走。

  方老見自己會錯了意,連忙拉住黑瞎子,“老朽不對,來我看看這孩子。當真可憐,我收他做我外孫。”

  “你個老家伙,在我這里可是養子,怎到了你那里就必須降個等級?”

  “那……養子?”方老小聲說道。

  “好,你也甭琢磨姓名了,這孩子就叫方正罷。”方正看這黑瞎子嘴角微微上揚,恍然大悟,這家伙原來在耍計。方正路上聽黑瞎子說過,這方老是一家之長,為人寬宏大量可惜足下只有一個女兒,18歲生下外孫就過世了。之后方老的夫人就一直沒有產下過孩子。黑瞎子這一使計,讓自己當上了家長的兒子,地位身高,定不會有什么苦頭,但為什么要給我這么高的地位。

  “方正,方正,做人正直,好名字。”方老夸道。

  “那我也就遠去了。”

  “告辭。”方老拱手。方正只好目送黑瞎子遠去,這一別不知要何時才能見面了,再也看不見黑瞎子的人影之后,方老蹲下,雙手搭在方正的肩膀之上,“方正,以后你就是我兒子了,要叫爹爹了。”

  方正有些叫不出口,但來也來了,就屬他家人了,之后相處的日子多了去了,拍幾句馬屁總還是好的。

  方正對方老擺了一個甜甜的笑容道,“爹爹。”他娘的,可惡心死老子了。

  方老聽后激動的哭了出來抱起方正,用滿嘴的胡茬蹭了蹭方正的臉蛋,“哇,乖兒子。走。爹帶你進屋玩去!”

  方老更加夸張的是讓方正騎在自己的脖子上,自己嘴里擬著馬叫聲跑進方家大院,這一鬧可驚動了方家上下,方老也不在意旁人的眼光,將方正抱到床上,撒了一床的玩具供方正尋樂子。

  對于如此積極的方老,方正顯然有些不知所措。自己的親生父親在十二歲時離開了自己,現在在十二歲的時候又有了自己的養父,這個對自己有養育之恩的人,定當用生命報答。方正心下這樣想著。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