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6 22:08:1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禁斷天道
  4. 第二章 醒來

第二章 醒來

更新于:2018-03-18 19:05:57 字數:3367

  第二章醒來

  “那座古城是什么?那就是我爺爺父親甚至祖祖輩輩一直執著尋找的最終點嗎?為什么會是這樣?我是不是已經死了?死的感覺就是這樣嗎??”

  “那座城里到底里面有什么呢?”

  漸漸地,簫夜的意識回歸到了本體,黑暗中,他似乎發現了前方有絲絲的亮光,他努力的往前看去。終于慢慢的,他睜開了眼睛,但是刺眼的陽光讓他有著一些不適應。微微的瞇起來眼睛,過了一會兒,終于又再次睜開了眼睛。

  然而,映入眼前的卻讓他感到了迷茫。完全的另類的風格,沒有地球上的大床,透明的玻璃,甚至沒有電燈的存在。

  望著全木質的椅子,青石鋪設的地板,木質的房屋,一切結合起來,讓簫夜一時間感到有種回到古代的幻覺。輕輕的掀開被子,簫夜從不知道用什么木做的床上跳了下來。這是哪兒呢?見慣了用混凝土而做的房子,突然間見到這種完全還原了古代特色的房屋,一時間簫夜有點難以適應。

  他走到房門邊,小心翼翼地推開了木制的房門,踩著小步輕聲的走了出去。

  然而當他走出房間的時候,卻被眼前的一幕深深的震撼了。

  一顆顆參天大樹聳立在那兒,最小的也需要三人環抱才能抱的過來,各種嬌艷的花兒盛開在大樹之間,各種顏色編制成一種令人陶醉的美景,還有許多簫夜不曾見過的蝶類在花叢間不斷的飛來飛去,真是一片安逸與世隔絕的地方!

  “你醒了?”一聲清脆的如同黃鸝般動聽的童音從耳邊傳來,讓呆愣中的簫夜回過了神來,然而可惜的是簫夜根本聽不懂她說的話語。

  轉身看去,只見一個可愛嬌小的女孩乖巧靜靜的立在那兒。簫夜看到那陶瓷般的女孩,那可愛的肉嘟嘟的讓人忍不住去咬一口,空靈的眼神似乎看一下就能夠讓人寧靜下來,純白色的服裝更襯托出女孩脫俗的氣質。

  “這是哪兒?”簫夜懷著唯一一絲希望用標準的普通話問道。

  然而讓簫夜感到遺憾的是,小女孩可愛的臉蛋上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不甘心的簫夜試著用英語再次向女孩子問了一遍,然而遺憾的是小女孩似乎根本就聽不懂。小女孩圍著簫夜走了一圈,托著腮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突然,小女孩拉起了他的手往叢林邊的一條小徑跑去,簫夜懷著滿腦子的疑惑被小女孩拖著沿著小徑往前跑去,陡然間,他看到自己變小了的小手。或許震驚來的太多了吧,也或許那古城帶給他的震撼太大了吧,反正此時得簫夜已經有了種麻木的感覺了,只看著自己細小的手臂被小女孩拉著,往下看看自己的小腿,兩條腿跟著小女孩往前跑著。

  小腳丫跑呀跑,一瞬間,簫夜還是有一種快要崩潰的感覺。

  到底發生什么了?自從醒來,周圍場景變得那么陌生也就罷了,現在連身體竟然也變成了小孩的身體。終于前面的女孩停下了腳步,前方,有一條清澈的湖泊,流水靜靜的流淌著,湖面輕輕地泛起點滴的褶皺,之間一個身穿白服的老人坐在河邊,拿著釣桿,靜靜的坐在那兒釣魚,就像是一個樹立在那的雕像似得,一動不動。

  “爺爺,他醒了!”動聽的童音對著前方的老人說道,只是簫夜卻聽不懂小女孩在說什么,不過好聽的聲音再怎么樣都是一種享受。

  老人輕輕地抬起手,在嘴巴做了個靜聲的手勢,然后又一次一動不動的坐在了那兒。

  小女孩、輕輕地走了過去,她知道爺爺釣魚的時候不喜歡說話,于是走到了老人身邊乖巧地蹲了下來,靜靜的坐在那兒。

  簫夜看著女孩兒走了過去坐在了老人的旁邊,他也邁開腳步來到了河邊坐在了老人的另一邊。

  不知道為什么,簫夜很想去湖面照一下自己,從水面看一下自己的樣子究竟變成怎么樣了,但又有點不敢去看,一種心理的矛盾不斷的充斥著他。最后還是忍不住終于輕輕的挪了挪屁股,長折磨不如一痛,簫夜懷著緊張的心情往水里照了照。當他看到湖面上倒映出來的自己的時候,終于舒了一口氣。完全是自己小時候的樣子,而且似乎長得更精致了點。還好還好,他暗自舒了口氣。

  “原來我還蠻可愛的嘛!”簫夜看著水面倒映出的自己,心里暗暗的自戀想著。

  突然只聽到旁邊的老人輕輕的說了一句話,然后湖面一陣劇烈的波動,接著一條1米多長的紅色大魚被老人猛地拉到了岸上,魚兒在岸上不斷的掙扎著,尾巴不停的在地面彈動著,似乎想要回到湖里去。老人看著在岸上亂跳的大魚,拿起魚竿輕飄飄地在魚的頭部抽了一下。另簫夜目瞪口呆的是,那魚兒竟然瞬間失去了力量似得,一下子攤在了那兒,再也動彈不了了,仿佛死了似得。

  “這…這…這?”簫夜瞪大了眼睛,從始至終,完全不敢相信一個老人能夠隨手把一條1米多長的魚給拉了上來,而且只是輕飄飄的一下,根本就沒有什么力度的一下,那條魚竟然癱瘓在那兒了。他用力的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是真實的。

  “孩子,你醒了?”老人慈祥的對著坐在身邊的簫夜問道。

  老人的聲音終于把簫夜從呆愣中帶到了現實,然而雙方之間的語言無法溝通導致了簫夜依舊不知道該如何去跟老人交流,只能又再次呆立在了那。

  看著站在那一臉迷茫的簫夜,老人愣了一下,隨后慈祥的臉上露出了關愛的笑容,“哎,真可憐啊!原來聾啞了,你父母也是真不是個人,夠忍心的,連自己的親兒子都拋棄了。”說著,老人轉過身來,輕輕地摸了摸簫夜的頭。“果然還是人無完人啊,長得這么俊俏,卻是聾啞。我說雪兒,你一直在那笑什么?人家都這么可憐了,你還在那兒笑,爺爺平時怎么教你的?你這樣對嗎?”

  雪兒看著爺爺的語氣越來越嚴厲,雖然知道爺爺很多時候都很疼她,但是當爺爺生氣的時候可一點也不好玩,估計再不說出原因回去又要被爺爺找一堆的理由訓了,于是抿著小嘴,笑著回答老人:“爺爺,他聽不懂我們的話吶。剛才我和他交流過。”

  “胡說,大陸通用的話他怎么可能聽不懂?你當爺爺三歲小孩啊?三歲小孩都聽的懂呢。”老人立時吹胡子瞪眼睛起來,顯然,他覺得她孫女又在騙他了,不過這次,這古靈精怪的孫女的胡話似乎有點不高端啊,這可不是她的風格啊!不行,得防一下,不然一不小心入了圈套就不好玩了,說不得到時自己的寶貝庫又要少一件好寶貝了。他可深知自己這個寶貝孫女的眼光毒辣。

  “是真的啦,爺爺。”雪兒看著爺爺一臉防備的樣子氣急地跺了跺腳。

  “真的?”老人還是一臉的戒備地看著自己的孫女兒,雖然孫女表現出來是很努力表示著認真的模樣,但是老人心里還是存著不可不防的謹慎狀態。

  看著一老一少兩個人在那兒似乎辯論著什么,突然間簫夜感到一陣陣的頭疼,不禁嘆息,“哎,溝通不了真實煩惱啊!”說著使勁的抓了抓頭發,露出了一臉的苦惱樣。

  “額,好像是真的。”正在斗嘴的老人突然聽到簫夜說了幾句糊里糊涂聽不懂的什么話語,不由地轉頭看向了簫夜,不過此時老人還是有點不可置信,大陸通用語是大路上百族通用的言語,不可能有人不會啊。就算魔獸化人突破天劫以后,也可以從天道中獲得一些好處,語言更是被天劫直接貫通在了腦海里了啊,更何況簫夜看起來完全是人類啊。

  不過,不管老人怎么猜測都不可能猜到的就是簫夜根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如果讓老人知道,估計老人會有一大堆的問題轟炸而來。不過其實簫夜自己都還不清楚自己在哪。

  不死心的老人再次問了簫夜一些問題,然而悲劇的是簫夜根本就不懂老人再說什么。最終老人死心了,溝通不了的現實殘酷的打敗了老人。

  老人看著呆立在那一片迷茫的樣子,不由自戀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嘿嘿,這小子有老子當初小孩時的一半帥氣吖。”老人看著簫夜越看越喜歡,有著靈氣的眼神,無暇的臉蛋,孫女跟他在一起簡直就算金童玉女啊!可以說天作一對啊。

  “爺爺,有人跟我說你小時候10歲地時候還經常流鼻涕亂撒尿啊!”正當老人說完YY的時候,可愛的聲音從老人旁邊傳來,無情地打破了老人自戀的笑容。

  老人聽了孫女的話臉瞬間綠了,不由暗自慶幸簫夜幸虧聽不懂,不然,簡直無法想象啊。老人惡狠狠為自己辯駁著:“胡說,胡說,簡直是詆毀。到底是誰說的?你告訴爺爺,回去看爺爺不剝了他的皮。”

  “是祖爺爺說的。”雪兒乖巧的老實告訴了老人,然而老人聽到回答瞬間就癟了下去。

  “下次不許再胡說哦,不然…不然爺爺再也不帶你出來玩了。”老人想了想感覺似乎真拿不出什么可以威脅到這個小祖宗,只能露出哀求的表情用惡狠狠的語氣說道。

  “嗯啊,雪兒很乖的,保證聽爺爺的話。”說完拉起了簫夜小手向小屋走了回去,還不忘記地對著老人搖搖手。“爺爺,我們回去了,晚上雪兒給你們做一道好吃的菜。”

  小徑上兩小孩慢悠悠的走回了小屋,而至始至終,簫夜就像一個醬油瓶一樣,一臉的迷茫著打著醬油。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