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2 12:35:09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斑斕之羽
  4. 三、焚琴小筑

三、焚琴小筑

更新于:2018-03-16 19:25:49 字數:2597

字體: 字號:
  姬商沒有把唐天意帶去無虛宮,而是把他帶到了川東北的巴山中,即使現在已是深秋,滿眼的青黛層巒疊嶂,撲鼻而來的也是碧綠的清香,色彩單純到了純潔,氣韻委和到了崇高,看在心里皆是暢快,風吹過,山林中似乎有鳥雀迎風歡誦,唐天意看得心曠神怡,姬商走了過來輕輕說道:“先趕路,以后你天天看著,看不煩你。”唐天意這才跟著大家磨蹭著前行。

  快到傍晚的時候,一行人來到了山中一個小莊園前,唐天意看到牌匾的上的名號之后,馬上露出了一副吃了蒼蠅的表情,嘟囔道:“沒讀過書的人就是煞風景!”卻被姬商聽道,他抬了看了看牌匾,又看了看低頭翻著白眼的唐天意,聳了聳眉毛,嘴角輕輕揚了揚,繼續安靜地帶著唐天意朝前走,進了門之后,他停下腳步,對隨從說道:“你們帶天意少主去他的住處,好生招待,不準有任何怠慢!”隨從領命,便帶著氣鼓鼓的唐天意繼續朝里面走去,姬商則自顧著離開了。

  來到自己將來的住處,唐天意一見掛在外面的牌匾終于忍不住發作:“你們這群花孔雀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好好一個山清水秀的住處,卻叫什么‘焚琴小筑’,我住的地方叫‘煮鶴樓’,好東西全被你們給糟蹋光了,等會是不是也要架個大鍋把我扔進去,好好煮煮,當唐僧肉一樣給你們這群妖精好好逞逞口舌之快!”唐天意憤怒地指著牌匾跺腳大吼,可是他們似乎沒聽見,畢恭畢敬給唐天意把地方收拾好,安排了2個丫鬟,一個叫紫羽一個叫紅裳,又畢恭畢敬地對唐天意說道:“少主,地方給您安排好了,您就先歇會,過會姬司馬會來探望您,沒別的事我們先退下了。”說完行了個禮就轉身走了出去。

  唐天意想起在唐門發生的那幕,再看看周圍的環境,很幽雅的一個地方,2個丫鬟正直挺挺站在她面前,妖精就是跟人不一樣,她們風姿綽約,面容嬌好,氣質不凡,照理怎么說也是被那些大英雄所寵愛著,捧在手心里顯示他們鐵血柔情的對象,在這里卻只有當丫鬟的命,真不知道,作為無虛宮的宮主應該美艷到哪個份上。唐天意不開口,丫鬟也不說話,驀然間唐天意心生出萬分的厭惡,他感到自己被排斥,被無聲的折磨,姬商說不傷害他,可這種待遇比狠狠折磨他還難受,他氣呼呼地坐在那,干脆誰也不理,兀自發呆。丫鬟也跟雕像般一動不動,一時間房間內異常安靜,沒多久姬商換了身干凈衣服來到了“煮鶴樓”,看到唐天意氣呼呼的樣子,莞爾一笑:“誰得罪我們的唐門少主了?”唐天意翻了下白眼,仍舊不說話,丫鬟開口道:“司馬,少主嫌我們這樓的名字煞風景。”唐天意氣鼓鼓的說:“原來兩位姐姐不聾不啞,我還以為司馬小氣,給我安排兩個啞巴,不想我知道什么不該知道的東西。”姬商對唐天意惡毒的話語并不在意,微笑著說:“不破則不立,你要是實在覺得不好聽,我就把它換掉吧,你自己取個名字。”頓了頓,他又誠懇的說道:“天意,你記住,我是真心想幫唐門,至于是什么原因,我以后會告訴你。還有,你對這兩個丫鬟不滿意嗎,我馬上給你換掉,天意,這片山莊也是我給你的財產,你要記得,這一刻起,你就是他們的主人,誰要是對你不尊重,你可以任意處置,我姬商的東西,遲早都會變成你的,還有,你想知道什么東西,我絕對不會對你隱瞞。”唐天意狐疑的看著姬商沒說話,姬商見唐天意似乎毫無熱情,也沒想多說話,嘆了口氣:“這里的事,你不喜歡的自己看著辦吧。”說完轉身就踱出了門,剛出門他又站住,背朝著唐天意,不冷不熱的說道:“唐楓死了,三天前。現在接任唐門管家的是唐楓的兒子唐松,你是唐門少主,這個消息還是要告訴你。”

  唐天意看著姬商的背影,牙關緊咬,拳頭攥得緊緊的,指甲刺進了肉中生痛生痛,他知道唐楓死于傷勢過重,當天他與姬商決斗完之后,唐天意就發現他的五臟六腑基本被打壞,要想救活他,恐怕得把身體里的零件全換過一次。唐天意心里很難受,唐楓雖然一直板著臉,但他一直都在用生命維護著唐門,是唐門最德高望重的人,現在聽到他的死訊唐天意恨不得把姬商給撕了,但他也明白自己不是姬商的對手,更不明白姬商這樣對他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他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臉上依然是剛才那種不咸不淡的神色,心里暗暗發誓,絕對不讓任何人再傷害自己的親人朋友!

  吃過了晚飯,唐天意來到了自己的臥室,看到大大的房間里擺了兩張床,不解地問道:“為什么我的房間里會有兩張床?”紫雨道:“少主,一張是您的,另一張是奴婢的,少主在唐門難道沒有丫鬟照應著休息么?”唐天意打小就一個人睡,根本不知道還有這規矩,他愣了愣,對紫雨說:“叫幾個人把你的床搬出去吧,我不用人照顧,唐門從來沒這規矩,你住外間,至少晚上能睡好覺。”紫雨驚艷一笑:“少主,可您現在是在‘焚琴小筑’,不是在唐門,少主叫婢子搬出去,是嫌棄婢子么?”

  唐天意一聽到“焚琴”兩字就無名火起,惱怒地對紫雨喊道:“叫你搬你就搬,這里誰說了算?”

  紫雨依舊不惱,笑著拒絕了唐天意的要求:“少主,您也得為我們做下人的著想啊,這里您說了算,可我要真搬出去,姬司馬怪罪下來說婢子怠慢了少爺,奴婢可擔當不起這個罪名啊!”

  唐天意心里把姬商恨得牙癢癢,臉色也不大好看了,假心假意說自己是這里的主人,誰知道連個丫鬟都叫不動!他狠狠的坐了下來,解開自己的衣服,他的腰上扎著一排的小包裹,他解下來之后放到桌子上,把包裹打開,嘩啦一下把里面的東西全倒在了桌子上,看得紫雨和紅裳瞠目結舌,原來包裹里全是唐門的霹靂彈、流星鏢和飛刀等亂七八糟的玩意,她們實在想不通,一個十歲的小孩子身上帶有這么多暗器!唐天意示威般把玩著這堆東西,心里想著也許沒帶祝園園一道來是個錯誤,今后的日子也許連個說話的都沒有。

  姬商看著眼前驚恐不定的紫雨,好氣又好笑的說道:“天意只是個10歲的小孩!”紫雨咬著嘴唇,捋起了自己的衣服,姬商看到紫雨光潔的小腹上出現不少新鮮的疤痕,詫異的問道:“怎么回事?”紫雨撲通一下跪到了地上:“司馬,天意少主不喜歡有人伺候著睡覺,奴婢以您的名義強留在了他的房里,結果天意少主在房間里布滿了機關陷阱,奴婢每次提心吊膽的進去,結果還是會被算計到,您就讓我從他的房間里搬出來吧!再這樣下去奴婢總有一天會死在他手里!”

  姬商無奈地嘆了口氣:“唐門機關術在一個小孩手里都有這么大的破壞力,真讓人可怕,天意這孩子到底是怎么想的,一開始為了‘焚情小筑’和‘煮鶴樓’的名字不好大動肝火,聽到唐楓的死訊時他卻無動于衷,現在又對你們兩個丫鬟下這么重的手!罷了,你們都搬去外房住吧,以后天意吩咐你們的事,不用再來請示我。”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