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7 05:05:3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天渡八荒
  4. 第一章沈莫

第一章沈莫

更新于:2018-03-17 16:21:31 字數:3687

字體: 字號:
  “明梵大陸浩瀚無垠,人口數量近百億。”

  在明梵大陸人類族群中,有五大統治帝國,這五大統治帝國分別為,〝布蘭帝國、窮涼帝國、赤焰帝國、納萊帝國和明梵帝國。在這五大帝國中實力最強的屬明梵帝國,因此這個明梵大陸,也是根據明梵帝國而命名。〞

  在明梵王都的正南方,三十萬里處,有一座很富饒的城池,名為煙州城,煙州城的富饒!主要是以礦產和貿易而名傳于整個明梵大陸。

  然而!今日的煙州城,百姓們不像往常那樣,忙碌而奔波著,而是三五成群的結成隊伍,在往一大型交易廣場上趕,當人們三三兩兩趕到時,廣場上已經是人山人海。

  此時,最受矚目的,便是廣場上跪伏的一對夫妻,這夫妻二人的年齡不大!約三十多歲,而在這夫妻二人的身后,卻站著兩名半裸著上半身的彪型大漢,這兩名大漢胸前豎著明晃晃的虎頭刀,目光所過之處,都會讓人感覺身體猛地一寒。

  在圍觀的人群中,人們都開始紛紛的議論了起來,說:這夫妻二人是被人陷害有冤情,也有人說,因這夫妻二人私自販賣元靈石才有此下場。

  就在人們討論的熱火朝天時,陡然間,一陣急促的擊鼓聲,蓋過了所有的嘈雜聲。

  伴隨著鼓點走向末端,就聽有人大喊一聲。

  〝肅靜。〞

  〝肅靜。〞

  時辰已到,即刻行刑,隨著一聲令下,兩名大漢舉起手中的刀!便狠狠的落下……

  在刑場外圍的百米處,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此時,正站著一位老者,這老者懷里抱著一孩童,此孩童年僅六歲,名為〝沈莫〞。

  沈莫就是剛剛被殺的那夫妻二人,唯一的獨子。

  沈莫的父親,名叫沈秋陽、母親名叫暮怡芳,夫妻二人因遭奸人所害!才落此下場。

  當這老者的目光落到廣場上時,極力壓制著自己的情緒,說道!莫兒,你記住!你爹娘是被人陷害而死的,等你長大后,定要為你爹娘報仇。待這老者的話說完,才轉過頭來看向沈莫,可當這老者看到沈莫臉上的表情時,瞳孔不由的一縮。

  只見此刻的沈莫,一雙眼睛早已變得赤紅,就連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極其猙獰。沈莫剛要大喊出聲。就被這老者急忙掩住了口……!!!

  瞬息間,這老者就做出反應,抱著沈莫向后急退,待到達安全之地時,這老者才哀嘆一聲!很快這老者便帶著沈莫悄然的離開了煙州城。

  時間流逝!轉眼就去了一年,在煙州城的東南方,三千五百里處,有一大山脈,名為〝云夢〞,云夢山脈是明梵大陸中最大的山脈區域,同時也是人類生命的禁區。在云夢山脈的邊緣有一大湖,這大湖的面積約百里,水呈黃褐色,故名為暮色。

  在暮色湖的北岸,有一座小木屋,是一年前的一位老者所建,建造這木屋之人名叫冉松、冉松就是一年前抱著沈莫的那位老者。

  冉松本人個子不高,年約六旬左右,身材消瘦,一張布滿褶子的臉龐,似在訴說著往事的種種……

  春季的陽光,暖暖地散落在大地上,催促著萬物生長。

  時當正午!冉松則斜靠在木屋旁,在一下下的劈著柴,而沈莫則是坐在冉松的對面,手里拿著一本泛黃的書籍,正喋喋不休念道著。

  莫兒、來?冉松沖著沈莫招了招手道。

  哦、沈莫答應一聲,便快速來到冉松近前,忙問道,冉爺爺,叫莫兒何事?

  嗯,莫兒、你今天讀到那里了?冉松輕聲詢問道?

  噢、我今天念到煙州城主蘇項無大戰火魁獸〞,沈莫答道。

  那好,你念一遍我聽聽!冉松說著,旋即,又拿起一根木頭繼續劈了起來。

  聞言,沈莫嗯了一聲,當即!便拿著那本泛黃的書籍朗聲念道,在明梵歷的三百年,蘇項無獨自一人踏入云夢山脈歷練,在深入云夢山脈三萬里時,忽然間,遭到一頭成年火魁獸的襲擊,隨后,蘇項無就與其廝殺,廝殺盡一天一夜,竭力!才把那頭成年火魁獸給殺死,最終!‘‘蘇項無成功的取得了一枚化晶期的獸丹〞。

  嗯、冉松滿意的點了點頭,便繼續說道,莫兒!你今天就先讀到這里吧!待會我給你演練一套陣法,

  好、沈莫說著,當即便朝著屋子走去。

  剛剛沈莫所讀的,正是明梵大陸中的明梵歷,明梵歷上所記載的,都是在明梵大陸中,發生的一些重要事件,但凡是有著偉大功績的人物。或者是危害一方大奸大惡之人,都會被記載在上面。片刻之后、沈莫便從屋里拿著幾顆低介元靈石,在東南西北各個方位擺放好,靜等著冉松的口令。

  冉松放下手里的活,輕聲說道,莫兒,我今天就給你演練一下《藏龍鎖魂陣》吧。

  嗯,沈莫點了點頭,便默不作聲站在一旁觀看著。

  藏龍鎖魂陣,可大可小,此陣法一經施展,可瞬間隱匿陣內所有物質包括自身。

  盞茶間,冉松就調整好狀態,只見他雙手連動,口中低喝一聲,道,“乾坤一動,我欲蒼龍。”

  嗡......

  一個如磨盤大小的綠色光環,瞬息間,就被冉松給勾勒了出來,那綠色光環剛一出現!竟有一股奇異的波動,在向著冉松的四周擴散開來,而此刻的冉松也眨眼間失去了蹤影。

  怎么樣,莫兒,看清楚了嗎?冉松的身形剛一顯現,就轉頭向沈莫問道。

  而此時的沈莫,還沉吟在剛才冉松結印的手法中,一時還竟沒反應過來,依舊是在那傻站著。

  冉松向前踱了兩步,拍了拍沈莫的肩膀,道,莫兒……莫兒……

  嗯……沈莫一愣!而后就用手撓了撓頭,一臉尷尬的說道!冉爺爺,這也太復雜了,莫兒一時竟沒記住!

  冉松微微一嘆,旋即,就給沈莫細心的講解起來。

  三天之后,冉松把沈莫叫到近前,憐愛的撫摸著他的頭,道!莫兒、明日我要去煙州城一趟。

  沈莫疑惑的看向冉松,問道!冉爺爺,你去煙州城干嘛?

  嗯,我明日去煙州城,準備給你買一些功法與秘法,以備你將來所需,冉松平靜的說著。

  真的?沈莫的眼睛一亮。

  嗯,冉松微笑的點頭。

  呀吼~那太好了!我終于有功法修煉嘍!!!沈莫高興的直拍雙手。

  冉松一看沈莫如此高興,便認真囑咐道,莫兒,我不在的這幾天,你要照顧好自己,這屋里有我給你留的一些吃食,足夠你食用幾日,切記!萬不可出此方圓一里。

  是、莫兒記下了。

  深夜的煙州城,古老而又寧靜,在煙州城一古樸大宅的密室中,老冉、你來之前沒人跟蹤吧?一位身穿紫色華服的中年人,試探性的問道。

  放心吧!我此次是易容前來!他們發現不了我,冉松篤定道。

  嗯!身穿紫色華服中年人,這才放心的點了點頭,當即,又繼續道,老冉,你此次前來有什么需要?

  冉松輕咳了一聲,一時竟不知如何開口。

  這身穿紫色華服的中年人,見冉松一臉的憂色,便蹙眉道!老冉,以你我的交情,有什么事!你不妨直說。

  冉松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而后便微微一嘆道,唉,說實話!我此次前來,還真有一個不情之請。

  哦,這身穿紫色華服的中年人聞言,先是一愣,而后一臉疑惑的看著冉松?

  是這樣,我今天去了一趟“珍寶閣,”本來是想給莫兒買一些和功法和秘法,可等我去了之后,才知道,這珍寶閣對外開放的功法與秘法,都是一些普通的修煉法門!且稍微好一點的功法,價格都高的離譜,所以......

  冉松的話還沒說完。

  就被那身穿紫色華服中年人打斷道,嗨!我當是什么事呢!原來是這檔子事兒啊,呵呵,老冉,功法之事,你就不必憂心了,至于秘法嗎,我來想辦法,另外我家里也有一些功法秘法,你也一并帶去吧!

  冉松一看這身穿紫色華服的中年人如此慷慨,他二話不說,連忙起身抱拳深深地一拜!道,那老朽就先行謝過了。

  這身穿紫色華服的中年人,見冉松如此之舉,一把扶住冉松,微微一笑道,老冉、你這是干嘛,你這不是在折煞我嗎?再說,我和秋陽的關系你又不是不知道,說實話!我也是希望莫兒那孩子,能早日為他爹娘報得大仇。

  呵呵,倒是我見外了,冉松附和著。

  這身穿紫色華服的中年人灑然一笑,道,就是嘛,你和我還見外什么,來來來,喝茶。

  當兩人放下茶杯后,這身穿紫色華服的中年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當即,便對著冉松說道,老冉,我這里有一封推薦信,和一塊令牌,你待時機成熟時,就帶莫兒去試試吧!這身穿紫色華服的中年人說完,直接從袖口處取出一封信,和一塊散發著碧綠色玉牌遞向了冉松。

  冉松起身接過,可當冉松接過信封與令牌時,他那雙略顯渾濁眼睛,卻猛然一睜,神色也變得異常的激動,就連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道,這…“這不是天玄宗的接引令牌嗎?

  嗯!這身穿紫色華服的中年人平靜的點了點頭,旋即!便解釋道,老冉,此事你也不必驚訝,這枚接引令是我早年間在北疆得到。

  至于,接引一事,我想你也應該知道天玄宗的規矩,但凡超過了十五歲,將沒有資格參加考核,所以你還是盡早帶莫兒去試試吧!

  好、冉松感激的點了點頭,直接把接引令收了起來。

  兩人又說了一會話,便各自離去了。

  待第二天,天還沒亮,冉松就帶著一包裹功法與秘法,匆匆忙忙趕往云夢方向。

  咦!冉爺爺!怎么還沒回來啊,這都第三天了?沈莫站在一顆歪脖子樹上自顧自的說著,那稚嫩臉龐上,也略顯得有些焦急。

  就在沈莫說話之際,北方,便出現一個模糊身影,只見這模糊的身影忽左忽右,眨眼功夫就出現在沈莫的眼簾。

  沈莫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來人正是冉松,當即便飛快的向前跑去,待沈莫跑到冉松近前時,就一把抱住了冉松,嘴里埋怨,道!冉爺爺你怎么才回來啊?我以為你不要莫兒了呢!

  呵呵、傻孩子!冉爺爺怎么能不要你了,竟瞎想!冉松溺愛的摸著沈莫的頭,說道,走;咱們回去。

  嗯。沈莫親昵的挽著冉松的手,便朝朝木屋走去。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