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3 18:50:47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我和岳父
  4. 第二章岳母很妖孽

第二章岳母很妖孽

更新于:2018-03-16 21:44:20 字數:2293

字體: 字號:
  經過四個多小時的車程。我和未來岳父以及未來老婆趕到了父母所在的縣城。

  我母親一見面就拉著白蕊怡問東問西的。之后看了我一眼。悄悄的在我耳邊說道。“飛啊,你得趕緊抓緊時間弄個孩子出來呀?你看看你,都二十老幾的人了,你看你弟弟的孩子都大多了,你也不著急。”

  “我知道了,”我打著哈哈說道,對于母親我不想跟她爭論什么晚婚晚育的事,農村有好多的人都是剛滿十八歲就急著結婚。我理解母親的心里,所以沒什么在意的也就順著母親的話接了下去。

  經過一番交談,大家都熟絡了,我跟著眾人走進了一家不大不小的餐館。走進里邊,我看到一個跟白蕊怡長得很像的女人。我悄悄的拉了下蕊怡,在蕊怡耳邊說道“那是你姐姐嗎?不是說你是獨生子女嗎?”

  “她是我媽。你什么眼神。”白蕊怡白了我一眼。

  “你怎么才來。你這怎么辦事的,你不知道讓我等好久了嗎?”白蕊怡的老媽,也就是我未來的岳母,,對著自己的丈夫就一頓數落。

  “老婆,你分給我的工作不是有點特殊嗎,我這就來晚了,”白中云像只溫順的小貓一樣回答。

  “哼,叫你提前幾天準備,你就是不聽,一定是找你那些狐朋狗友去喝酒了是吧?”韓如夢很自信的說道。

  “老婆。當著親家的面能不能給點面子,我這不是沒誤事嗎?”白中云說完對著自己女兒擠了擠眼睛。

  “媽,你就別說爸了,今天是說我和飛的事。爸的事以后再說。”白蕊怡收到父親的求救信號急忙出來替父親說情。

  “哼。回去在收拾你。”說完轉身對我的父母說道。“真是不好意思讓親家見笑了”

  “沒事,親家公很幽默,很有個性,”我母親說道。

  “閏飛媽呀。你是不知道,這老頭子肚子里可是滿肚子壞水呢。”說完狠狠的瞪了眼白中云。

  “媽。人家剛剛下車,你讓我們好好先坐下說話行嗎?”白蕊怡不樂意了。

  “哦。你看我都忘了。來來來,大家先做。”韓如夢說著對我說道“飛啊。你們有孩子了怎么不早跟我說呢,我也好

  給你們兩準備婚房。現在急急忙忙的把我們作為老人的都弄的有點措手不及了”

  “伯母。其實……”我剛想表達自己的想法。

  “我知道。你是想說你想等你買了房子在跟我們說是吧?我知道你們男人要面子。不會跟家人說的,可是我就這么一個女兒。我怎么舍不得給她花錢呢?你們就安心的結婚吧。其他的事讓我們大人操辦就行了”未來岳母直接堵死我的后話。

  我正想說其實自己是想憑自己的能力買套房子,反正經過這幾年的努力自己也能買一套一般的三室房子了。可是這未來丈母娘好像知道我下一步要說什么,不等我說完就打斷自己的話。想想自己多多少少也在社會打拼幾年。什么銷售之類的工作也做過。怎么說說話的能力也不會太差。可到了這里,自己就像掉進了大海一般。使不上一點重力。

  “飛聽伯母的就是。”我無力的回答。

  “這就對了。我們做父母的圖什么呢。不就是希望你們過的好嗎?我想我女兒喜歡的人。一定錯不了。蕊怡的眼光和我一樣。”說著看了看旁邊的丈夫。

  “親家母這么說。我真是有點愧疚了。我們什么也沒幫上忙。為了飛的事還讓你們大老遠跑來一趟”我母親在韓在新西南百貨賣衣服嗎如夢說完以后接著說道。

  “老姐姐,你說什么呢,當年要不是閏大哥我家中云怎么會有現在呢,何況馬上我們就是一家人了,說這話不就顯得很見外嗎?”未來岳母說道。

  “是呀。大嫂你就別說這些話了。我當年要不是有閏大哥的幫助怎么能在那次任務中活過來呢”白中云這時插話了。

  “中云。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提他干嘛。來來來,我們喝酒。小輩的婚事交給她們兩女人說就是了”我父親開口打斷了幾人提到的事,。看樣子父親是很不樂意別人提及過去的事情。

  “呵呵。好好,我們喝酒。”白中云接話道。

  “蕊怡媽。那以后飛到了你們那邊就要你們多多費心了。蕊怡這孩子我很喜歡。聽說她在滇城師大附中教書,想來也是個文化人,就是怕跟了我們家飛讓他受委屈了。”我母親對著韓如夢說道。

  “老姐姐,你說什么呢?飛以后就是我女婿了,我們不就是一家人了嗎?別看蕊怡讀書多,做起事來還沒有飛一半成熟呢。飛可是自力更生在滇城也投資了幾家小公司的。”韓如夢說完看了看我。

  天哪。這都是什么人哪。我在心里嘀咕著。想想自己自以為隱藏的很好。自己把08年到現在開網店賺來的錢都投資出去了。而這些自己還沒跟其他人說過呢,雖然自己在那些公司都說不上話。但好歹也是個投資人,多少年底好有點分紅。現在被未來丈母娘一曝光自己以后有得受了。

  “老公啊!你還投資了公司呢,我怎么不知道呢?你不是說你一直都在新西南百貨賣衣服嗎?怎么一下子就有公司了”白蕊怡顯然對我隱瞞的事很不滿。

  “蕊怡啊。飛只是別人開公司時搭了個伙。屬于小投資人。沒什么實權的。只能年底分點紅。你說他不找份工作做,還是賴在那幾家不瘟不火的公司上呢。”白母替未來女婿解圍道。

  “飛啊。你怎么不跟蕊怡說清楚呢。兩個人過日子就得相互知道彼此都做了些什么,要相互信任相互幫忙,明白嗎”我母親開始訓起我來。

  “明白了。”我順口答到。

  幾個小時過去了。我終于逃脫了眾人的圍攻。一個可怕的岳父,還有一個妖孽的丈母娘。加上一個變化無常的老婆。想想自己就有點后怕。

  “小子。跟我來一下。”正當我心中不停的幻想著未來的悲劇生活時,未來岳父開口叫住了我。

  “什么事呀?伯父……”我走了過去站在未來岳父身邊。

  “哼。你小子。很不老實喲。有我當年的風范。你既然是閏大哥的兒子,我也就不為難你了。雖然看你這樣子沒什么能力保護我女兒,不過我以后會好好的訓練你,我現在以一個男人的身份歡迎你加入我的家庭,以后咱倆可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了。哈哈哈。”未來岳父說完笑著走了,。看著他那樣子,我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