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9 17:03:3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夜未央花滿樓
  4. 第二章 驚魂夢 苦無涯

第二章 驚魂夢 苦無涯

更新于:2018-03-16 20:27:35 字數:3113

字體: 字號:
  京城的繁華與揚州無異,多了更多的則是一些外國的商旅,夏玲歌做的最多的就是像一個小媳婦一樣到集市買一些菜和肉帶回來,在廚房里做好等著她的“未婚夫”回來品嘗。“小娘子越來越會做菜了,過兩天都能超過宮里御膳房的大廚了。”宮千影每天都迫不及待地下了早朝回來吃午飯,按常理來講的每日兩餐硬是改成了三餐,兩個人偶爾還回去廟會上吃一些夜宵,看上去好不默契。京城里面人人都說,”帝師找了個好老婆,兩個人的小日子過得比神仙還舒坦。“只是隨著京城中野貓的增多,夏玲歌漸漸感覺有些不安,宮千影發現了她的不安,于是要下令將帝師府外的野貓清理干凈。“大人,外面的野貓......它們......”守門的侍衛慌張地跑進來,“它們......”“說!”宮千影微怒。“它們把夫人圍在了中間,夫人現在進退兩難。”宮千影早已跑了出去,只見數十只野貓圍著夏玲歌,個個都擺出了要攻擊的架勢,夏玲歌的手里拎著剛買回來的鴨子和白菜,不知如何是好,看宮千影跑了出來,趕緊把鴨子跟白菜扔給了宮千影,“別管我,拿廚房去把鴨肉用鹽水泡上!”“大姐你有沒有智商,你都自身難保了還管那些干啥啊,今晚出去吃能死啊。”宮千影手中運出一團墨氣,打向夏玲歌身邊的野貓,之間數十只野貓紛紛望向宮千影,似乎是約好了一樣,一起撲了上去。只看見一陣血霧之后,數十只野貓早已七零八落,沒有一只留下了全尸......“哇塞,相公最棒了,干凈利落......”夏玲歌欲撲上來給宮千影一個擁抱,卻被一句”做飯去“瞬間定格了。”你個臭婆娘我叫你做飯去,今天晚上吃完了還有要事呢。“宮千影把已經傻了的夏玲歌抱了起來,帶回了帝師府。待二人吃過晚飯后,宮千影遣退了所有的下人,”小娘子,我這幾天觀察了一下,帝師府貌似被人下了陣法,這種陣法,是針對你的,你這幾天有沒有什么異樣?“”發現了一些端倪,所以這幾天我已經避免了做油膩的東西,不過效果不大,今天的鴨子我剁下來一半順著墻外扔了出去,外面不僅是野貓,還有很多野狗在爭著搶著,最后它們彼此互相殘殺起來。“夏玲歌笑了笑,”看見它們互相殘殺,我只是感覺有點擔心。“”我說的不是這個,你別騙我了,你天天晚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是因為什么?我們雖然沒有睡在一張床上,但是我睡在地上也能感覺你的靈力在不斷波動,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夢?“宮千影藍色的眼眸如海一樣深不見底,下面隱藏著的是無限的波瀾。”我不知道,但是既然被你發現了我就不瞞你了,我只能將我看見的告訴你。每天晚上我都會夢見自己掉下懸崖,我發現下面是一條河,河里面不是水,而是血,我是被一個穿著紫衣、戴著苗飾的女人推下去的,就在血河要吞噬我的時候,我就會醒過來。這附近難不成不是中原的陣法而是南疆的毒蠱陣?“夏玲歌發髻上面的簪子閃著淡淡的綠光,似乎帶著一些不祥的氣息。”這簪子是誰送給你的?“宮千影望著這只閃著綠光的簪子,不禁生疑。”這是幾天前太后差人送來的,說是給咱們成親送一份禮物。難不成是因為她知道了咱們調查蕭妃娘娘,對了,太后是不是就是淑妃娘娘?”夏玲歌趕緊將簪子拔了下來,“她是不是南疆的人?”“娘子愈發聰明了,那太后的確是淑妃,而且她的確是喜歡穿紫衣的南疆女人。她在進宮之前是南疆的公主,如果說以這枚簪子為媒介下蠱的話,憑她的能力是可以的,那么這強大的毒蠱陣也就不足為奇了。只要另一個人能進入你的夢中破了陣眼,那這外面的毒蠱陣也就自然解開,換句話說你也是她下蠱的媒介,想必......”宮千影竟然哈哈大笑起來。”想必什么?你別賣關子。“”她的真正目標是我,只要咱們圓房,蠱術就會到我身上,屆時咱們兩個都會死無葬身之地,她這一步棋下的真妙。“宮千影笑了笑,”今晚是十五,恰好可以借助帝師府中明月閣的力量來施展回魂仙夢之術,屆時破了陣眼之后咱們直接殺到太后寢宮去,我就不信她不會招供。“”皇上那邊呢?”“皇上巴不得她早死呢,你沒什么可擔心的。”宮千影藍色的眸子閃著淡淡的光芒,“走了,去明月閣。”明月閣內檀香繚繞,一盆清水擺在房間的正中央,一輪白月映在水中,顯得尤為寧靜,但是夏玲歌剛進去就發現,明月閣內早已圍繞了四重陣法,已經將這里圍繞的密不透風。“站在那盆清水中,讓月光遍布你的全身。解開你的頭發,然后靜靜調理自己的靈力,相信我,沒事的。”宮千影指了指清水,在月光的映襯下,他的眼睛閃爍著比夜空還要燦爛的光彩,讓夏玲歌的心里微微一怔,臉上泛起一點桃紅。夏玲歌如宮千影所說照做,靜靜站在水中,那一刻,她如同女神降臨人間一樣,圣潔而又讓人覺得渴望而不可及。施法開始了,遠處的貓叫聲和犬吠聲一瞬間消失了。在夏玲歌入睡后,宮千影也站在水中,靜靜抱著夏玲歌,感受著她的心跳,只是一瞬間,回魂仙夢就生效了。夢境中的景象是在南疆。夏玲歌被綁在懸崖邊的柱子上,一個穿著紫色祭司服裝、帶著苗族頭飾的女人手里拿著祭祀的法杖,像夏玲歌走去,那法杖上面盤著一條金色的蟒蛇!“原來她的真實身份不是南疆巫王的女兒,而是巫王的妹妹,那個南疆蠱術的最強者!”宮千影不禁有些擔心,憑他們的力量,真的能夠將她擊敗么?“不要,我還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夏玲歌的白衣已被汗水打濕,幾縷頭發粘在脖子上,顯得尤為狼狽。“宮夫人,千不該萬不該,不該你長了一張這么漂亮的臉,不該你跟宮千影一起調查我,不該嫁給宮千影,不該戴上我給你的簪子......呵呵,今天晚上便是你的死期了,下面是南疆練成降頭術之后的死尸血液,劇毒無比,你能死在我們南疆的圣河里面也是萬幸。”淑妃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說罷催動蟒蛇向夏玲歌攻去!說時遲那時快,宮千影早已憑借著墨氣的傳播來到了夏玲歌身前將金色蟒蛇截為兩段。淑妃看見宮千影,臉上有種說不出的表情,似乎是一種懼怕,又帶著些許的憤恨,”是你,宮千影。“”相公快走,她是南疆的長公主,她會降頭術的。“”這就帶你走了。“宮千影連帶著綁住夏玲歌的木柱子,一起跳下了血河!”我們不會死么?“夏玲歌有些許擔心,”下面是毒血。“”傻娘子,我們不是人類,又怎么會死,進入血河以后想必會有無數冤魂襲來,你身上具備的靈力,帶有些許混沌之力,或許你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操縱這千萬冤魂。“宮千影淡淡笑了笑,”如果沒能降服這些冤魂的話,我就算拼死也要保你周全,到時候你就是步花樓的老板了。”“少說瞎話了。“夏玲歌嘴里念著咒語,之間兩人身上被覆藍色的光芒,血河漸漸由血紅色變成淺紅色、再淡淡轉成了無色,只見水面上泛起淡藍色的光,無數淺藍色的光球向上飛出,圍繞在兩人的周圍,無數光球更是將兩人平安放在了河床的一塊大石頭上。”圣女大人,我們期待您好久了,終于您為我們解開了降頭之術。”水中緩緩出現一位老者,“我們身為這里的人,真是受夠了那個女人啊。”“圣女大人?此話怎講?”夏玲歌疑惑不解。“在咱們羌族的歷史中,能夠解開苗族降頭咒術犧牲的怨靈的人就是圣女,因為苗族練就的降頭術,用的都是咱們羌族人的命啊,而今咱們羌族已經搬走了,我們這些怨靈卻無處可去,只能靜靜等待著圣女的到來啊,而今圣女到來,我們這些怨靈已經積累了大量的靈力,我們將這些靈力傳給您之后我們就能入輪回道了。”老者手中突然出現一塊淡藍色的玉,這塊玉如同有意識一樣,自動掛在了夏玲歌的頸間,而且是摘不下來的,“這是我們用靈力煉成的聚靈玉,您身上具備著冥界的氣息,所以這聚靈玉便能吸附周圍的靈力,讓您時刻保持靈力充盈的狀態。我們已經等了好久好久,現在該是入輪回的時候了,哈哈。“夏玲歌手足無措地道了謝,只看數萬藍色光球向上飄去,漸漸消失在天際,“咱們接下來該去哪?”“好了,咱們回去,然后進宮殺了那個毒婦。”宮千影啟動咒語,只看兩人腳下瞬間出現一個用墨氣建立的陣法,一瞬間兩人就回到了明月閣。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