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2 06:39:0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陰曹使者
  4. 相識

相識

更新于:2018-03-18 10:44:25 字數:4412

  家旭與黑爺的相識是一件很巧合的事,那天屋外下著瓢潑大雨,雨水雜亂的拍打在清冷的路面上,街上并沒有幾個行人,家旭說的個,確實是個,他不喜歡用位這個詞,因為現在的人給他感覺更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或者說,感覺他們,并不像個人

  家旭開著一家不大不小的零食店,就是一般女孩子比較愛吃的那種零食,果凍巧克力什么的,偶爾帶一些小點心,下酒菜,用來對付那些無奈的陪著女友逛街的男同胞們,

  店面不大,一眼就能看得清楚全貌,有一個里屋,是他平時累了休息的地方,還有一個洗手間,簡單,必定是一個男人獨自生活,誰會在意有沒有舒適的沙發和柔軟的床呢?

  時間的指針慢慢劃過了下午一點鐘,家旭看了眼墻上的掛鐘,無奈的嘆口氣,看今天的情況,估計不會有什么客人了,頂著大雨出來買零食吃的女人,一定是個吃貨,還是有吃不要命那種,剛剛吐槽到這里,玻璃門被人一把拉開,來人用的力氣很大,門旁的彈簧發出難聽的咔咔聲

  歡迎光臨,請問有什么需要么?家旭將自己屁股從椅子上抬了起來,一個渾身濕漉漉的身影幽怨的站在我的面前,他感覺的出來,他的內心很狂躁,這一點在他皺褶的眉頭和誰都欠了他幾萬塊錢一樣的老臉就看得出來,

  家旭依然保持著職業性的微笑,我是專業的,我就該笑因為我在為客人服務不是么,

  進來的男人拖著滴答滴答流著雨水的衣服在我的店里走來走去,眼睛瞟了一下他走過的地面,不由得嘴角抽了抽,我那干凈的地面啊,被這可惡的男人蹂躪的遍體鱗傷,不買個百八十的,你都對不起我的地面,心里默默的想著這些對話,那個男人幾個跨步走到售貨臺前準備結賬,家旭掃了一眼,都是能吃飽的東西,面包餅干火腿腸等等他抱了一堆過來,看樣子他是真的餓了

  一共四十二塊,您是刷卡還是現金?現金,男人低沉的回答我的問話,隨手開始在口袋里翻找他的錢夾

  看他找的辛苦,最主要是弄的我柜臺上面全都是水讓家旭心情特別不爽的情況下,隨口提醒他道:右側上衣外口袋,

  男人忽然抬起頭,雙眼瞪的緊緊的盯著他,雙眼皮里那雙烏黑的雙眼閃爍著莫名的味道

  我沒帶錢包,你怎么知道我錢在哪里?這男人莫名其妙的眼神和問話讓某個男人心跳瞬間快了百分之三十以上

  對不起,是我唐突了,他微笑著回答,你的全身都濕了,上衣的右口袋里有方形圓邊的輪廓,我瞎猜的,說完輕輕的呼了口氣,這個男人給他很大的壓力,也許是因為他有點神經質吧,

  男人按照指示拿出錢來付賬,一邊笑容詭異的看著他,這是我第一次看他笑,并且,也是記憶猶新的那種笑,

  家旭再次回到一直躺著的的躺椅上,手里握著玻璃杯,一股股的熱氣在半空中凝結,消散,腦海里不由自主的回憶起他臨走時說的那句話,

  我們還會見面的,并且,時間不會很久,很久

  空蕩街邊的零食小鋪里,一個男人躺在搖椅上,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地上的一攤水跡,那攤水跡,由起初的透明,一點一點的,顏色變黑,變得粘稠,就像一灘濃稠的液體一樣,

  你,到底是個什么樣的東西…空蕩的小店里,只有喃喃的自語聲,不斷的回蕩,仿佛在訴說著,它的主人的內心,漸漸升起的那一絲,名叫恐懼的東西……

  連綿的陰雨天還在繼續,暖色調的零食店內,家旭坐在吧臺邊喝著熱茶,哦,對了,我就是家旭,每次回憶起當初經歷的事情總是久久無法平靜,以為自己經歷的一切都是夢,所以就當成是一個故事來講吧,

  他特別的喜歡喝茶,尤其是綠茶,很清新

  這幾天連續的陰雨讓整座城市都陷入一絲的昏暗當中,給人的感覺十分的壓抑,我清楚的記得那一天的一切

  不過家旭卻非常喜歡這樣的天氣,窗外下著細雨,朦朦朧朧的,

  一個人坐在零食店里喝著熱茶,抽著香煙,讓煙草的味道充滿整個店鋪,很香,卻并不嗆人

  家旭一直在等,他相信那個男人一定會來,并且他自己本身也有一些問題要問他,比如,那一灘濃黑色的液體是什么,他到底是誰?

  這些都是他想要知道的問題,時間過得很快,鐘表的指針緩緩的走向了中午的十一點鐘

  那男人還是沒有來,不來也好,就算來了,我也許還是什么都不敢問吧,必定,那個男人太詭異了。家旭喃喃自語到,起身去翻找訂餐電話,他不打算等了,他要吃飯,恩,今天就定外賣好了

  家旭拿起電話叫了一份快餐盒飯,兩葷一素,足夠他中午的午餐了,

  送餐的人很快,也許是今天下雨,沒有多少人訂餐的緣故吧,一邊琢磨著一邊打開飯盒開始吃飯,

  正當家旭吃上盒飯還沒到第三口的時候,店門被暴力的一把拉開,

  進來的人,正是昨天來過的那個男人,他,真的來了...

  你來了?家旭放下手里的筷子,招呼男人坐下,臉上依然是一副歡迎光臨的模樣

  男人看上去有些邋遢,眼角還帶著一小塊眼屎,領口微微褶皺,腰帶里的白襯衫有些凌亂

  他走到椅子邊坐下,直接端起桌上的外賣大口吃了起來,順帶的,還搶走了家旭手里的唯一一雙筷子

  家旭頓時無奈,翻了個白眼,起身去打電話叫另一份外賣,

  慢點吃,別噎著了,放下電話的家旭隨手給男人到了杯茶,依然是飄著嫩葉的龍井

  走過去放在他身邊的桌子上,兩個問題,你是現在回答我還是吃完再回答?

  男人邊吃邊點頭嘴里發出嗚嗚的聲音,

  那好,我問了,第一,你是誰,你叫什么?

  男人總算停下了往嘴里塞東西的動作,抬起頭對著家旭說到,你這應該是兩個問題,

  家旭愕然,無奈的道;那你一起回答吧,

  第一;男人邊吃邊回答家旭的問話,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第二;你可以叫我黑哥

  這也算回答問題么?說心里話,家旭對這個男人好奇,僅僅只是因為那一灘黑色的液體,會動,會變色,除了對這一點的好奇之外,他對眼前這個剛剛搶走了他午飯的男人沒有任何好感

  算,男人,哦,從現在開始他叫做黑哥,黑哥簡單干脆的回答了家旭的問話,現在該我問你了,

  家旭很難想象那個滿嘴盒飯塞得滿滿的男人是怎么發出來的聲音的,卻只能輕輕的點了點頭,順便還吞了吞口水,看著眼前的黑哥吃飯他才忽然感覺每天吃的快餐是有那么的美味,

  你為什么在這樣一個小地方開一間小小的零食店,對于一個男人來說,難道不應該有點什么更高的追求的么?

  聽到這里家旭笑了,你以為我不想嗎?錢啊,錢是個好東西,沒有錢,我拿什么去搞我的追求?靠嘴么?

  對,就是靠嘴,黑哥三兩口吧飯盒里最后剩下的那點飯全都吞進自己的肚子里,滿足的打了個飽嗝,你需要錢,我可以給你錢,但是前提是,你要為我工作三年,三年內,你不能離開,也不能辭職,必須時刻跟在我身邊,有特殊情況在特殊對待,如何,你同意么?

  他剛剛說到這里家旭猛地跳了起來,大哥,我真不好那個,真的,你看你條件這么好,長得這么帥,應該很有市場才對,干嘛找我這么個不是同好的啊,對不對,嘿嘿,家旭一邊揮手一邊趕快澄清自己不好男色這個事實,他算是看出來了,原來這男人是個死基佬,怪不得昨天那么看著我,原來是看上小爺了,趕快把這男人弄走,也不知道他身上會不會有病啊,會不會傳染啊

  想到這里還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黑哥正在享受的那一杯龍井茶,早知道就不給他泡茶了,浪費了我的好茶啊,肉疼

  誰知道黑哥仿佛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一樣,一臉的不屑,

  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齷齪么?黑哥我也不好那個,看中你是因為你的人品,你以為就你那長相,黑爺我能為了你換了口味么?我也就直跟你說了,三年之內給我當助手,幫我處理一些小事情,放心,不是你想的那些違法亂紀的事兒,也不是傳銷,黑爺我是先生,專門作法驅邪看陰宅風水的,

  哦,神棍,家旭腦海里第一時間i想到的就是這個詞,滾蛋,黑爺飛起一腳奔著家旭的下盤就踢了過來,黑爺我是有真本事的,別廢話,你就說你干不干吧,

  那不就是騙人嘛,我不干,說完家旭扭身坐回了椅子上,確實,讓家旭騙人這事兒難了點,從小到大就連撿到一毛線都想著交給老師的人,讓他騙人當神棍去確實難了點,更何況是跟眼前這么個明顯三十多歲,一身名牌還邋里邋遢的冒牌神棍,在家旭心里,就這個造型就是個不專業的神棍

  黑爺微微一笑,好,就看好你這種一臉正氣的感覺,誰看都覺得你實在,好賺錢啊,

  家旭一臉的怪異啊,橫著我長這一張正兒八經的臉還有當神棍的潛力了?

  黑爺那邊不管家旭想的什么,又開口說話了,別的不用你管,你只負責幫我開車拿東西就可以了,放心,黑爺我是周易協會的正式會員,正經的官家出身,不是騙子的,小伙子,不要怕

  家旭現在心里直打鼓,這玩意要誰誰不怕啊,好好地在家開店,進來個男人就說你骨骼驚奇,是個拯救世界的好苗子,現在就要帶你出道,你能信么?反正家旭是不信,更何況是周易協會這種地方,靠,老騙子集中營啊,雖然家旭也知道還是有一些老人家,老前輩是有真本事的,但是,眼前這個明顯不是啊,

  家旭這邊正在排腹黑爺,那邊黑爺小眼睛一翻,嘿嘿一笑說道;

  月薪百萬,月初開工資,先拿工資在上班,簽合同,第一手先給你開一年的,咋樣?

  本以為家旭會激動地要死,結果家旭坐在那一動不動,一種看傻,逼的眼光看著他,這種條件誰信啊,你以為天上掉餡餅么?真當我傻?

  誰知道黑爺直接拿出錢夾子,明顯今天是帶了的,還有可能是為了在家旭面前顯示實力,故意帶的,

  打開錢夾里面真心晃瞎了家旭的眼睛,一排一排的金卡一閃一閃的,隨手抽出一張遞給家旭到,拿去刷,什么時候錢到你賬上什么時候你跟我上班,那姿態,說不出的瀟灑,就好像土豪***一樣,拿去刷,不夠爺這還有,

  誰知道家旭翻了個白眼,一點都沒給他面子,你這又是在哪偷來的卡?等我去銀行刷的時候警察集體沖出來給我按倒說我盜竊?我說黑哥,咱們別鬧了,我其實就想知道您那一灘黑水兒是怎么弄得,

  黑爺聽到這里本來想發火的表情直接平淡了下來,把卡往桌子上一放,問道,你想學么?

  想,家旭坦言承認道,這東西跟魔術一樣,挺神奇的,他當然有好奇,可誰知道就這么一學,就徹底壞了事兒,

  只見黑爺把手往桌子上一放,一灘水跡緩緩的出現在桌子的正中央,水機不斷地擴大,眨眼功夫就覆蓋到了黑爺手掌大小,黑爺抬起手,說到,你現在想讓它干嘛他就會干嘛,不信你就試試,

  家旭兩眼一直盯著黑爺的手沒動過,他很確定黑爺的袖子里沒藏東西,并且,黑爺的手在抬起來以后就干的,根本就不濕,這玩意很神奇啊,家旭不由得好奇心猛漲,盯著那一灘黑水說道;我讓干嘛就干嘛?我讓他站起來給我磕個頭它能起來是怎么的?話音剛落,只見那一灘黑水快速凝結成一個小人的形狀,站立起來直接對著家旭跪下磕了兩個頭

  家旭呆了,這完全毀掉了他二十多年的人生觀啊,水跡不但變形了,還聽他的話,起來磕頭了

  這不可能,這太不現實了?此時此刻家旭覺得他是瘋了,昨天來了個瘋男人,今天被傳染的自己都瘋了,這一定是幻覺,絕對是,

  黑爺見家旭蒙在了那里,趁熱打鐵說道;你也不用驚訝,這類的小玩意自古民間就有,只不過從來都不讓大眾知曉,你知道的,群眾都是愚昧的,被他們知道了這些玄門的東西,對他們是沒有好處的,難道你覺得讓群眾遇到問題就去求神拜佛這合適么?

  說完,還一臉詭異的盯著家旭的臉看著,嘴角那縷嘲笑,傻子都看得出來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