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3 06:31:00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構天高校
  4. 第二章 構天高校

第二章 構天高校

更新于:2018-03-15 21:08:14 字數:1690

字體: 字號:
  “哐當、哐當。”馬車行進中。

  “&*……&……*……%%#¥%……”安琪語言折磨中。

  不過葉昱根本沒在意安琪講的是什么,他的眼光只在安琪的鎖骨下和小腹上游蕩,‘好大,有D了吧。’

  注意到葉昱目光的安琪停止了語言折磨,只是靜靜的看著葉昱。

  可葉昱根本沒注意,還在繼續欣賞。

  “葉昱你知道嗎?在光系魔法中有一種叫強光術,是一種用強光使對手暫時失明的魔法。”臉上掛著一絲笑意也沒有的微笑的安琪說。

  “嗯?”葉昱略微抬頭,看到了安琪的“笑”。

  ‘有不好的預感。’

  咽唾沫。

  “強光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whereismyeyes?!!!!!!”

  “好了,繼續聽我說吧(笑)”

  “那個(笑)是什么意思?!!!照顧我的眼睛嗎?!!!”

  “安啦安啦,不會一輩子瞎的,大概。”

  “永別了,myeyes。”

  “不要用那種‘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感覺說那種話,你的眼睛不會有事的。”

  “誒,你聽得懂‘myeyes’是什么意思?”葉昱突然反應過來,按理說天月大陸的原住民應該是不懂英語的。

  “那是大陸最低等獸人——蟲人的官方語言,大陸人都會的。”安琪用一種‘這有什么問題嗎?’的語氣回答。雖然葉昱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他想象得到那種復雜的神情。

  “你會這語言但卻不知道這是大陸人都會的,你不會是蟲人與人類的……那個吧?”

  “不會的,我也只會一點這種語言而已。”葉昱連忙否認。

  “你知道‘carriage’(馬車)的意思嗎?”安琪問。

  “不,不知道。”

  “誒!!!!??”安琪大叫,想必是因為葉昱對這種簡單的語言都不太會而感到驚訝。

  ‘我終于明白他們說的看完指環王的感想了,他們的英語水平低于半獸人,而我的水平低于全天月大陸人類(包括獸人)’

  搖頭,搖頭,哭。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我這九年都干了什么55555”

  “沒關系的,這種語言不常用,我也會為你保密的。”安琪的聲音傳入葉昱的耳中如同美妙的琴音,不,是天使之音,天使,angle。

  正當葉昱準備進一步聆聽天使的教誨時,馬車突然一個急剎車,根據葉昱學過的初中物理,葉昱因為慣性被甩了出去,正好撲進了安琪的懷里,葉昱的面部正好挨在了安琪胸前隆起的產乳的腺**官上。

  簡單地說就是就是:撲、臉貼胸。

  安琪已經吃驚的說不出來話了,而葉昱因不知道怎么了而動了動腦袋。

  安琪,臉,爆紅。

  “安琪,我就知道你在這里……什么情況?”薇薇安拉開車門,看到了這一幕。

  “公主,這個犯人交給我好嗎?(笑)”安琪又露出了那種一絲笑意也沒有的微笑。

  “好……好啊。”薇薇安臉上流下一滴冷汗。

  “那就不執行死刑了,也不審了。”安琪依然是那種語調。

  “哪……?”薇薇安和葉昱同時問道。

  “宮刑吧。”

  葉昱下半生(身)大危機。

  ——————————————————宮刑的分界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葉昱從噩夢中醒來。

  “醒啦,公主請你去一趟。”一個身著白袍的人向葉昱說。

  葉昱沒理他,向下看。

  ‘還好還在。’葉昱松了口氣。

  “公主說你若不醒來馬上去就馬上行刑。”白袍再次提醒葉昱。

  “還不快走!!!!!”

  ———————————————————帶路中

  穿過一個大花園,就到了公主面前。

  “你這廢物,安琪剛說完你就嚇昏了。”公主開了嘲諷。

  “是啊,我很膽小。”雖然無奈,但這是事實,葉昱也扛得住這嘲諷。

  “你叫什么來著?”

  “葉昱”

  “哦,葉雨。”

  “葉昱”

  “葉語?”

  “你是故意的吧。”

  “失禮,咬到了一下舌頭。”

  “你一定是故意的。”

  “抱歉,真的咬到了舌頭(淚)”

  “原來不是故意的,抱歉。”

  “開玩笑就到這里吧(擦淚)”

  “果然是故意的(驚)”

  “再用這個梗就行刑了”

  “我再也不敢了”聽到這話葉昱如條件反射一般跪下了。

  “切,還以為你會一怒為下面呢”

  “對了,能問你個問題嗎?”

  “本公主心情好,問吧。”

  “這是哪里,你家皇宮?”

  “當然不是,這里可是大陸中心的中心。”

  “????”

  “構天高校。”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