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4 13:32:2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血衣少年郎
  4. 1 蘇醒日退婚時

1 蘇醒日退婚時

更新于:2018-03-16 10:23:57 字數:2294

  “放肆”

  “父親,這些話就是放肆我也要說。當年小弟的婚約不是二叔討來的,而是他古家上門求的婚事。現在,居然上門悔婚,欺人太甚。”

  秦諾峰的話看似在理,可在秦戰的心里,他簡直是迂腐。

  “皓月已經躺了十年了,秦家十年里該做的都做了,他還是沒有蘇醒的跡象,古家的大小姐又豈能嫁給一個不知何時能蘇醒的人。”

  秦諾峰絲毫不退讓“那又如何,二叔當年就說過世事難料,不想誤了古家小姐的未來。古晨卻說,不管以后如何,他女兒古晴都會是皓月小弟的媳婦,是古晨出爾反爾,背信棄義。”

  敢這樣評價朱雀國四大重臣之一的古晨,秦諾峰是第一個。

  秦戰大怒“你想如何,我秦家是青州的一方霸主,古家卻是帝國的龐然大物,以卵擊石,簡直愚蠢”。

  “活著的人若是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還不如死”秦諾峰不想再與自己的父親爭執,轉身離去。

  秦戰看著二兒子轉身離開的背影,是憤怒、是心酸、更是無奈。

  帝都,古家府邸。

  “夫君,長風總管什么時候能回來?”

  “不知道。”

  “那你催催他,晴兒這幾日茶飯不思,就是等著長風總管把解約書帶回來。”

  古晨不語,家里的每個人都認為這樣是對的,誰又知道他心里有多苦。

  秦君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十年前秦君戰死沙場,自己非但沒有照顧好他唯一的骨血,讓其昏迷至今,甚至還要解除婚約。

  他不知道有多少個晚上,從噩夢里驚醒,夢中秦君一聲聲的質問,讓古晨無地自容。

  多少次,一嘆再嘆,只嘆,天意弄人。

  秦子謙是秦戰的大兒子,素以智謀出眾被人稱道。

  兩人是兄弟,可是性格相差甚巨,秦諾峰坦率,耿直。秦子謙卻是圓滑,狡詐。

  長風無盡看見秦子謙,心中的大石落下了,他知道今日若是秦諾峰來了,必定不會有善了。

  “古家今日解除婚約,乃是不信不義之舉,就算家父可以理解,可這天下人又要如何看古家呢?”

  “一百萬兩黃金,三本玄階功法”長風無盡沒有和秦子謙兜圈子的心情,直接開出價碼。

  “兩百萬兩黃金,清風回舞劍法”秦子謙開出的價碼,他自信古家不會拒絕。

  長風無盡不在意那多出來的一百萬兩黃金,只是清風回舞讓他有所遲疑。

  思量再三,長風無盡還是答應了秦子謙。

  他欣賞秦戰、秦子謙識時務,懂得利用機會為家族換取更多的利益,卻更敬佩秦君、秦諾峰那樣的血性男兒。

  “兩百萬兩的金票,我現在就給你,只是清風回舞劍法,要等一個月。”

  “無妨,解約書一月過后定當奉上”秦子謙現在一點都不相信古家的信譽。

  送走秦子謙,長風無盡輕松不少,終于不辱使命。

  秦家,止武院。

  秦家人曾經的驕傲,二爺秦君的住所。

  床上的秦皓月,面色紅潤,氣息平緩。

  “小弟,十年了,你為什么不醒一醒”秦諾峰聲音里只有悲愴。

  止武院或許不是秦家的禁地,卻是秦諾峰的禁地,他不允許有人褻瀆這里。

  秦諾峰忘不了二叔臨走時對自己的叮囑,照顧好皓月。他也記得自己信誓旦旦的承諾,辜負了二叔對自己的信任,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原諒自己。

  沒日沒夜的不停的修煉,不是證明自己有多出色,只是不愿再讓任何人有機會踏入這止武院,傷害自己十年來,都沒再醒來的小弟。

  秦君是怎樣的人,他是名動天下的奇才,是玄功修煉上不能被超越的高峰。

  三十五歲的玄圣修為,足以笑傲天下群英。

  十年前,玄武國大舉侵犯,猝不及防的朱雀國頓時陷入無情戰火之中。

  是他秦君在天狼城設下奇陣,一人力戰三大成名已久的玄圣,借著陣法之威,秦君誅殺三圣,自己也力竭而亡。

  很多人有接受死亡的勇氣,可有多少人,有明知必死而不退的氣概。

  秦戰坐在高位,其左手邊是長子秦子謙,次子秦諾峰,右手邊是長風無盡。

  “清風回舞拿去吧!”

  同時,秦子謙拿出解約書,交給長風無盡。

  一切在秦諾峰的眼里就是一場無恥的交易,秦諾峰很怕自己會控制不了自己,殺了眼中的三個人。

  自小跟在秦君身邊的秦諾峰,對秦君有盲目的信任,有近乎瘋狂的崇拜。

  秦戰很滿意手中的劍譜,長風無盡將解約書放進懷中,大家都有了滿意的結果。

  可秦君說得對,世事難料。

  “城主。”

  秦諾峰一看是止武院的侍衛,心中猛然一驚,沖著止武院飛奔而去。

  秦戰也不解“止武院出什么事情了?”

  “秦皓月少爺,秦皓月少爺醒了。”

  晴天霹靂,秦戰第一反應就是不相信,十年了都沒醒,怎么現在就醒了。

  他怎么可以醒,他若是昏迷著,自己同意解除婚約那就是深明大義,不愿耽誤古晴的一生,可他醒了那自己的行為成了什么,出賣自己侄兒的婚約換取利益?

  長風無盡呆了,他不知道本就自責萬分的家主古晨,在得知這個消息后會是怎樣的心情。家主常說天意弄人,他現在已經能明白了。

  秦戰、秦子謙、長風無盡,緊跟著秦諾峰沖進止武院。

  “哈哈哈哈哈”秦諾峰開懷的笑聲讓三個人放棄了最后僥幸的機會,他們多么愿意相信一切都沒有發生。

  “我的小弟,你終于醒了。”

  恍恍惚惚的秦皓月,頭痛欲裂,莫名其妙被人稱作小弟,讓他這個孤兒有些不適應。

  他只記得就在自己試驗將要成功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而引起了大爆炸,那如同雷霆的聲響和猛烈的沖擊波,只是瞬間就讓他失去了意識。

  看著眼前的陌生人,秦皓月強忍難耐的疼痛。

  “請問你是誰?我這是在哪?”

  秦諾峰愣了片刻,大聲喊道“袁老,袁老快來呀!你死哪去了!”

  袁老除了對秦皓月,他可以發誓。

  自己從沒對第二個人如此仔細的把脈。

  頭痛,讓秦皓月時不時發出慘絕人寰的叫聲。

  “到底怎樣?”

  “身體沒有問題,至于不記得事情,可能是因為沉睡太久,忘記了。”

  “啊”秦皓月痛苦的聲音。

  “快,袁老,不要再讓小弟頭疼了。”

  “頭疼,只能忍著”袁老為自己的無能為力,很是尷尬。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