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19 15:20:27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始祖的召喚
  4. 第一章 蘇醒(第二章 探山

第一章 蘇醒(第二章 探山

更新于:2018-03-17 19:42:24 字數:3178

字體: 字號:
  第1章蘇醒

  “已經是第5天了,病人心跳、呼吸、體溫、血壓等生命體征一直很平穩,但一直昏迷,大約10分鐘前,腦電顯示異常活躍而且一直持續。”醫生邊說邊把一份腦電圖遞給了早上查房的主任。

  “嗯,這個病例很少見,我已經向院長匯報了,院長建議,明天如果該患者還是不醒,就全市會診,哎!”神經外科的王主任遺憾的搖著頭說。

  下午,雨漸漸地小了,淅淅瀝瀝的。

  天還是霧蒙蒙的,沒有開晴的意思。

  F市中心醫院的急救室里來了兩男兩女,四個學生模樣的年輕人。

  “阿靜,你回去休息一下吧,我和大歡今晚陪護好么?”一位穿白衣裙的女孩,拉著略矮點的黃裙長發的女孩說,“你看你都三天沒回去了,再這樣就垮掉了啊。”

  黃裙女孩搖搖頭,羞澀的臉上有著一絲執著,“不,謝謝你們,我要等他醒來。”

  零點15分,漆黑寧靜的窗外,小雨依舊在下,打在樹葉上發出沙沙的聲音。急救室里,床上躺著一位大概十八、九歲的男孩,白凈俊朗的臉上有著一絲痛楚。一位黃裙長發少女坐在床邊的小凳上,頭向左趴在他的的床邊,大概是連日的精神打擊和疲勞,讓這位女孩處于沉睡的狀態。

  “我這是在哪里?我不是和同學去九龍山了么?恩,好像是遇到了大雨,然后一道閃電擊中了我、、、、、、哦,我的頭好痛啊、、、、、、嗯?我得頭腦里怎么老是有三幅地圖在閃耀、、、、、、”緩緩的,年輕男孩睜開了眼睛,看到周圍的環境,同時也看到了少女,輕輕的掙脫了少女抓在手里的衣襟,小心的拿過一件衣服蓋在了她的身上,看著熟睡的女孩,陷入了沉思、、、、、、

  “老爺爺,您這是去哪兒啊?這么大的年紀,怎么不讓家人陪著出門?”

  解(音:謝)放此時正坐在去九龍山旅游區的火車上,對著對面的一位老人笑著說。

  老人大概有60多歲的樣子,很矍鑠,穿著一件老式中山裝,洗的有點發舊,頭發和一小綹山羊胡子都有點花白,聽到問話,慈祥的看一眼旁邊的小女孩。女孩大概十一、二歲的樣子,帶著個乳白色框的小眼睛,正在看一本漫畫書,也聽到解放的問話,抬起頭來,搶著答道:“我陪著我爺爺呢,你別打壞主意啊,”回頭又對著老人,像小大人似地說道,“媽媽來電話說了,火車上不要和陌生人說話,現在騙子可多了!”

  “呵呵”老人摸著女孩的頭,笑著說:“哪有那么多的壞人,媽媽那是怕你貪玩,打攪別人。”

  “媽媽才不是怕我貪玩呢,”女孩拉著爺爺的手,搖晃著說,“我的暑假作業都寫完了。”

  “小孩子說話,別介意。”回頭又對女孩說,“大哥哥是個大學生,你信么?我們的妞妞以后也要上大學的,對不對?”

  解放和女孩聽到老人的話,都望向了老人,兩張臉上都畫著問號。

  老人笑著說,“小伙子的書卷氣很濃啊,一看就是讀書人,”回頭對女孩說,“你看大哥哥都上大學了,妞妞也一定要好好學習哦。”

  一路上隨著和老少兩人的聊天,老人對解放很是欣賞,解放也知道了,老人是送孫女去看父母的,老人的兒子是中華醫科大學的教授,兒媳是附屬醫院的醫生,兩人是大學同學,因為工作緊張和老人想念孫女,就一直在老人身邊上學。

  其實,解放差點告訴老人的,今年他就是被這所大學錄取的,下個月就去那里念書。不過,解放是一個很自立很傲骨的人,不想給別人添麻煩,也不想讓人覺得是在套關系,所以就沒有告訴老人。

  列車轟鳴著,窗外的田地越來越少,山林越來越多,進入山區了,離九龍山也近了,解放就越來越覺得,那種心靈上的召喚就越強烈。就像要投入親人的懷抱。

  老少二人的旅程還要繼續,隨著列車員甜美聲音的報站,黃甲屯站到了,九龍山就屹立在黃甲屯的南方。列車緩緩的停了下來后,解放從貨架上取下自己的背包,又把老人的包裹放到了貨架方便拿的地方。

  “老爺爺,再見!”解放向老人揮揮手,又摸了摸女孩的頭,笑著說,“妞妞也再見哦,一定聽爺爺的話,好好學習哦!”

  背起背包,解放順著人流走出了站臺。

  列車又慢慢的離開了站臺,老人看著漸漸遠離的站臺,喃喃的到,“這小伙子的根骨好清奇啊,呵呵,是個好料子,可惜了,這個時代誰還在乎修煉也不容易修煉了啊。”

  第2章探山

  前天,大學錄取通知下來后,解放就和老媽商量,借口說跟同學去旅游,在與同學楊歡、朱建軍串通好,和一系列不平等條約的簽訂下,終于事情有了突破,促成了今天的出行。

  九龍山是一座歷史悠久的,集道教、佛教一體的名山,但是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旅游還不太發達。

  據說,明朝的時候,有一個大臣帶兵路過這里,看到了此山如九條龍盤臥,而最大的龍頭,就臥在了這個叫黃甲屯的地方。就上書給皇帝,說此地風水奇佳,可能要出帝王,建議皇帝在九龍頭上建塔,以鎮壓龍氣,免出帝王亂世。

  于是,皇帝就派人在九龍頭建了一座石塔,后來又派道士在塔旁建道觀,以看護寶塔,因是皇家興建的道觀,香火逐漸鼎盛,又引來佛門弟子,在此修建廟宇。一時間佛道兩教互相促進,此山名氣漸大,香客紛紛,香霧繚繞,似為仙境一般。

  走在山腳下的田間小路,伴著婆娑的樹影,解放終于到達了山腳下的小村,找到了一戶農戶住宿。

  由于九龍山開發的不好,商業還不是很發達,村民還都很樸實。所以,這里的老鄉很好客,住上一宿也非常的便宜,要是趕上老鄉家里打到野兔,山雞,還能一飽口福。

  “小伙子,要想明天上山,就早點睡。”住戶的張老漢在鞋底上磕了磕煙袋鍋,沖著解放說道,“山上的霧大,你就一個人,還是早去早回的好。”

  “哎,謝謝張大爺。”解放雖然還想再走走看看,但想到明天還有重要的事情,就笑著答應,回到屋里,上炕休息了。

  月光照在了炕上,解放卻難以入睡。

  自從上次來這里,被雷擊傷后,腦海里就像刻進了三幅地圖,一開始還閃來閃去,到后來只要一想,就非常清晰的出現在腦海。

  其中就有一幅,就好似這九龍山的龍頭下面的小山包。

  “我的腦袋里怎么會有地圖呢,而且到了這里,還有一種親切的感覺?”

  “其他的兩幅地圖是哪里呢?”

  “這是靈異事件?還是奇遇啊?”

  、、、、、、

  天漸漸地熱了起來,看了下表,快10點了,“努力、努力再努力,”擦了把汗,解放艱難的向上爬著,心里鼓勵著自己。

  “要是平時再多鍛煉鍛煉就好了,嗯,至少比上次遠了一倍還多呢,”樂天的解放想著心事,心里卻更加的熱切了起來。

  “跑第一就遭雷劈啊,跑第一就遭雷劈啊。”哼著小調,滿頭是汗,還真是樂觀。不就是上次上山爬了個第一么。

  “快到了,”喘了口氣,直了直腰,小山包就在前面了,“哎,山包上怎么有一朵黑云呢。”

  “嗯?有古怪,進去看看,難道還有妖怪不成?”想到就走進黑云。

  “呦,哎呦,這哪里是什么妖怪啊,好像是過電了啊。啊,可別是再遭雷電劈了啊。”

  邊蹦邊跳著,想逃出黑云,“我跳,我跳,我不接地,我就能絕緣。”

  這廝的物理學的還挺好的,可是,黑云就像是活了過來,跟著也飄了過來。

  “啊······”終于黑云發出了一絲電流,射向了解放的大腦,雖著一聲慘叫,軟到在地······

  “我們到達這里,已經305個日出日落,我們舟船能量已經消耗殆盡,這個星球的能量不適合我們吸收。但,我預測如果我們的族人,能在這里生存。就可能進化,進而可以吸收這里的能量······

  我們到達這里的有三個族,分別是:白族、黃族和黑族。我作為黃族長老,已經發出腦電波,向其他兩族長老建議,聚合強力腦電波,留下磁場團記錄,為族人進化后,提供修煉方法。唉,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功法分三層,練體、聚氣、修神······

  練體:又分九期,以修煉肌肉骨骼為主······

  聚氣:也分九期,以修煉內府臟器為主······

  修神:再分九期,以修煉大腦意識及全身生物電為主······

  至于,你們能不能得到這個磁場記錄,能不能修煉到足夠的能量,返回母星,唉,盡人力而聽天命吧······”

  黑云漸漸地散去,只留下昏迷在地的解放,表情痛苦,一動不動。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