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5 02:31:0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永無修真
  4. 第一章 傷離別

第一章 傷離別

更新于:2018-03-17 09:43:42 字數:3156

字體: 字號:
  “吾所向之處,殺無赦!!”他身著黑色獄巖鎧甲,左手持著一把古老的雙刃斧,右手拿著一面刻畫山河的盾。在洶涌而來的妖魔戰場上,他展開了與之相同的力量,惡魔的身軀。無數惡獸慘死在他的斧頭之下,無數凌厲的攻擊被他的盾所擋下,當他沖入戰場,所向披靡,無人能擋。可是很快,情況轉瞬而變,他越戰越勇,越殺越瘋狂,到最后卻把斧頭對準了后方,他之前所保護的人類。一名英姿颯爽的女子忽然出現在他面前,他沖刺的腳步略停一會,然后一斧頭揮了出去……可是我只想問,他究竟是誰?為什么會不定時出現在我的夢中……………

  “額…“撫摸著異常疼痛的頭,無名感到這個夢快要把自己腦袋給撐破了。他揉了揉太陽穴,另一只手手指在凌亂的弄著,看似繁雜卻有規律,少許,頭痛的感覺慢慢消退,這時無名才慵懶的再次躺下閉著眼睛,只是才過了些會,他就一躍而起,快速穿好衣服,隨手把那在床頭的一劍一刀背在肩上,就沖了出去。

  喧鬧的街市之中,有一隊馬車正拉著一箱箱的絲綢、財寶出城去,周圍百姓們都圍在哄搶馬車隊里下人打賞的碎銀,只見那馬車隊頭前有一馬車插著面金光色旗,紋有青龍,左角少許印著個”尹“字。這是當年百國之亂時東方國來清風城避難的云王伊興之,當年各大國為了保住皇室血統紛紛派出宗親尋地避難,而戰亂過后所勝之國還要整治疆土、內政之類,所以這些當年避難的皇室宗親遲遲未得回國,前天不久,當年來清風城避難的云王收到了來自東方國皇宮的圣旨,宣其一家早日歸國。

  而云王歸國今天,一路上清風城百姓們有些人自主敲鑼打鼓,舞龍舞獅,清風城自然是熱鬧非凡,而讓百姓們自作主張的原因是因為這云王十分平易近人,為人正直公道,當年來到清風城對百姓十分友善,還曽拔刀殺死了為禍清風城的城主,然后從百姓之中推選出一名賢德之人繼承城主之位。

  正值熱鬧的清風城之中,沒有人會想到還有人在西城門外的小樹林里。

  一名身著青衣的女子坐在樹頭雙手托腮的望著樹葉,一頭烏黑順滑的長發,滾圓的黑寶石眼睛,以及鮮紅誘惑的嘴唇,可謂妖艷動人。等了許久,女子賭氣似的踢了一下樹頭,喃喃著,“無名這家伙不會來了吧,怎么能這樣,明明都說好了的……”說罷,就起身要離開的樣子。

  “誰說我不會來?我可愛的清雨妹妹要走了,我怎么可能不來?”女子聽言,頓時眼睛咪起一個彎月,十分開心的轉頭,卻只有看到幾顆茂盛的樹以及散落在地的枯葉。

  “無名,你在哪?快出來,別鬧了沒時間了。”這女子就是云王之女,在清風城所生下,當時正下著小雨,所以取名為伊清雨。

  “我乃世外之人,像你們這種世俗之人怎可輕易相見?不過看你一片心誠,我就勉為其難的現身吧。”無名的聲音不知道從何處傳來,此時伊清雨上方忽然被一塊黑影所遮蔽,她帶著幾分嗔怒的眼神望上面去,依稀看到幾張正在飄落下來的青葉,沒有看到黑影,爾后正當她疑惑之時,一只手從后面搭在了伊清雨的清瘦的肩上,“哈哈,被我嚇到了吧!”

  伊清雨鼓著嘴巴轉過身,氣得瞪圓的眼睛望著面前的俊朗男子,一頭清爽的短發,星辰般的瞳孔,淡淡的酒窩,笑起來眼睛咪咪的,有一種淘氣小孩子的感覺。

  伊清雨直直的望著無名,卻發覺自己之前想好的一番話語竟哽在胸口,說不出來。而無名被一雙像寶石一樣的美目注視,笑也慢慢凝固了起來,也沉默了,場面頓時尷尬了起來,甚至能聽到兩人呼吸的微弱聲音。

  “你要走了嗎?”作為男人,無名覺得自己有必要打破這個僵局。

  “嗯,要走了,回家鄉,東方國。”伊清雨淡淡的說著,盡量不讓自己語氣帶有一絲悲傷。

  “這樣啊……”然后場面又尷尬了起來。伊清雨看著沉默不語的無名,只知道無名心中肯定也是很難受,看著少見這樣的無名,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問了無名不可能同意的話,“無名,你為什么不跟我們一起回去東方國,我們回到那里,讓父王推薦你入宮面圣,以你的本領一定能當一名將軍的……”

  沒有說到一半,就被無名打斷了,“當了將軍然后呢?我又能怎么樣?清雨我跟你們不同,你有個好父親,有個好家世,你們一直都是很快樂的,這兩年我在你們家當侍衛過的很開心,真的我從來沒有這么高興過。但是我還有我的使命,我還有我的夢想,在我沒完成我的夢想之前,我是不可能安定下來的。”

  “那好吧,我們不說以后了,無名,還記得這里嗎?“伊清雨心中噔的一下,卻還是苦笑著轉移了話題。

  “這里,我怎么會忘?”無名看著比起兩年前更粗壯了的樹木,不由得回憶起了他們初見之時……

  那時,師父剛死不久,自己走出深谷為尋找名動天下的九劍,那是師父的遺愿。結果當年涉世未深,千魔萬妖從未怕,卻屢次遭到了同樣身為人類的黑手,九劍的盛名太廣了,自己本來就背著師父當年所尋到的九劍之一,泰阿劍。天下認得泰阿劍的人多的數也數不清,自己一介少年卻背著九劍之一,這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滿,結果幾次公然出手想奪取泰阿劍,但是自己跟隨師父學藝多年,這些人根本不是對手,可是勝在蟻多咬死象,自己無從下手,只能逃跑。

  那一次逃到這里,剛好自己舊疾發作,那個古老神秘的噩夢,結果自己當場暈倒在地,等醒來之時發現自己在一個簡潔的廂房之內,泰阿劍也不在身邊,自己頓時泊然大怒把王府弄了個雞飛狗跳,無人能阻。所幸的是云王持劍雙手奉還,并鞠躬道罪聲其是愛劍之人,只因一時忍不住便拿來欣賞一下,不過當時自己對王府也沒多大好感,取了劍便走,結果才出到街口就遇到了追殺過來的人,迫于無奈又折路返回王府避難,王爺不計前嫌收容自己暫避風頭,后來才了解到當時在樹林救走自己的是王爺之女,伊清雨。在王府躲了近半個月,其中和伊清雨有過幾次接觸,頗有好感。

  后來一次晚宴之中,遇到了清風城舊城主余孽刺殺,被自己單手擋下,一并誅殺,云王當場懇求自己留下做一名侍衛來保護他女兒安全,為答謝王爺對自己收留的恩情,無名決定在這里做兩年侍衛,等風頭完全過去然后再出發尋找九劍。兩年內發生了許多的事,他在王府也感受到了不一樣的溫暖,云王待每個人都很好,而伊清雨古靈精怪的性子也漸漸走入他的心中,還有那個伊清雨的弟弟淘氣包伊不平也帶給他很多歡樂,他有時候甚至會想,如果沒有九劍之事,他會不會一直留在這里,只可惜世界上沒有如果。

  “在長安找個人嫁了吧……”無名張開了嘴,沙啞的說道。

  “不!我不要,你要知道我喜歡的一直是你!你也是喜歡……我的吧…”伊清雨激動的跑到無名前面抱住了他,把頭埋在了無名的胸口。

  無名低頭看著的在微弱抽泣的伊清雨,內心十分痛苦,眼神變幻幾次,可是他還是要繼續尋到九劍,畢竟師父是他最后一個親人了,在他心里他一把師父當成父親一樣,父親臨死前所托付之事,怎么可能不完成。

  “我從來沒有喜歡過你……“說著,無名一把推開伊清雨,伊清雨措手不及的倒在地上。

  “你在騙我,我知道你也喜歡我。”伊清雨抬起頭,眼眶滿是晶瑩的淚珠,顯然她被傷得不輕,自己一介女流主動表白難道還不足夠了嗎?

  無名只是整理了自己的衣衫,然后冷漠的從伊清雨身邊走過,說著:“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在一起不會幸福的,清雨,你在長安一定要找一個很愛你的男人……”只聽見風聲一起,無名的身影已經消失無影無蹤。

  “沒有愛過我嗎?我真傻……從看到他第一眼的時候就傻了……”在樹林里,只剩下伊清雨的哭泣聲……

  離樹林不遠處,無名正在以極快速度飛馳著,那速度快的嚇人,肉眼依稀只能見到影子,他跑著,似乎在宣泄什么,很快就到了離清風城不遠的清風崖。

  “哇吼吼!!!”他對著山崖大吼著,山那邊也傳來回應,他眼睛睜得滾圓,全身氣血翻騰,拔劍,一劍就斬下山崖上無數山巖,頓時沙石紛飛,泰阿劍,不愧是九劍之一。

  待山石散盡之后,無名已經背好了泰阿,憤怒的喃喃道:“師父……究竟是為何?你要我尋找這九劍?”然后沉默少許,等略微冷靜之后,只留下一句“對不起,清雨,我配不上你。”就緩慢的離開了清風崖。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