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4 13:10:1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月之蒼穹
  4. 第二章 天火

第二章 天火

更新于:2018-03-16 11:29:59 字數:2172

  從石谷到小溪不到一里路,隔的老遠就能聽到嘩嘩的水流聲。這條小溪是從兩座山的夾縫中流出,蜿蜒向下,直通山腳。這水不僅清澈見底,而且非常解渴。因此,番陽城中的農戶經常到這邊擔水煮食,山林中也有飛禽走獸偶爾到這來飲水小憩。

  此刻林青陽走到水邊,水面波光粼粼,看著水中倒映著自己的影子。解下繃帶,露出雙手,兩只手上滿是傷痕。有多年前的舊傷,也有近日的新痕,有的都已經凝出血痂。但在今日,盡數裂開,甚至有的依稀能見到白骨,血肉模糊,讓人不忍直視。

  林青陽緊咬牙關,不讓自己發出聲音,良久之后,終于將兩只手上的繃帶全部解下,把雙手侵入水中,任由溪水從傷口劃過。

  一片落葉落入水中,如同一葉輕舟,隨著被染紅的溪水,向下流去。

  林青陽看著那片樹葉若有所思:“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若就此放棄,停滯不前,那我之前的努力豈不就白費了。我到底為什么想要變強?我怎么可以忘了一開始的初衷。”

  “不能修煉的人是廢物,是垃圾,那么就此認命的人連垃圾都不如。”

  捧起溪水洗了把臉,又喝了幾口,隨著清涼的溪水下肚,心中不快頓時去了幾分。他抬頭看了看天色早上出門的時候,太陽當空,現在卻已經陰云密布,當中隱隱伴有雷電閃爍。對于這種現象他早已經習慣了,并未過多在意,轉身向著石谷的方向走去。

  天空中雷云變換,沒有打雷的聲音傳出,倒是有一種東西劃破長空的聲音。林青陽也發現了不同,駐足向天上看去。只見天空中有一處雷云不同,居然呈紅藍二色,兩種顏色交替閃爍,極為詭異,破空之聲也是從那里傳出。

  “奇怪。”林青陽眉頭微皺,面露疑惑之色,這種情況,自己從小到大從未見過。

  破空的聲音越來越大,顏色交替越來越明顯,雷云劇烈翻涌,看上去竟有幾分猙獰,像是有什么被困千年的絕世兇獸,要突破牢籠。

  轟……有火焰在燃燒的聲音,噗……如同一張紙被捅破,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音。

  一團火,一團奇怪的火,足有一顆人頭大小,紅藍二色糾纏在一起。沖破云層,顯露人間,劃破長空,帶著呼嘯之勢,直奔大地。

  番陽城中有人看到這一幕,驚呼:“啊,快看那是什么?”

  “啊,天火,是天火,哈哈哈,老子活這么大歲數終于看到天火啦,哈哈。”“誒,奇怪,怎么會有兩種顏色的天火。”

  一時間不管是茶樓還是平常人家,紛紛打開門窗,探出半個身子向天上望去,大街上亦是擠滿了人,嗞嗞稱奇。更有甚者,以為是神靈降世,跪在地上膜拜,以求保佑。

  林青陽看著那團天火,瞳孔迅速放大,下一刻,已經把腿向身后跑去。因為他看到,這團奇怪的火,不偏不倚,正好是沖著他這個方向來了。

  林青陽心驚肉跳,這么奇怪的東西,這么生猛沖擊速度,要是被砸中,后果不堪設想。所以,不管會不會被砸中,先跑,跑的越遠越好,越遠就越安全。所幸,這些年的修行總算得到了發揮。林青陽奮力向前跑去,身手敏捷,在樹林中迅速奔走。

  “應該差不多了,那東西也不大,這里應該不會被波及到。”林青陽道。奔走了大概七十米,一個空翻,踩著樹枝飛身上樹,扶著樹干半蹲這向那塊被砸到的地方看去。

  轟,話音剛落,就聽到一聲巨響,天火以驚雷之勢撞上大地,砸出一個巨坑,以天火為中心,深度有一丈多深,方圓三十幾米完全塌陷,同時還帶著一股可怕的勁風,席卷四方。

  林青陽蹲在遠處的樹干上,長大嘴巴,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下一刻,雙手護住嘴臉,可怕的勁風帶著枯枝碎葉還有被掀起的泥土呼嘯而來。慌忙之中,那只扶著樹干的手已經松開,自己還是低估了這道風的威力,“唔”林青陽只發出一聲奇怪的聲音,就隨著枯枝碎葉如同垃圾一般被吹飛。

  噗噗噗噗,林青陽被吹飛四十幾米,落在地上滾了幾圈。艱難的爬起來,頭上還有幾片樹葉和一根斜插著的樹枝,身上衣服多處已經被劃破,有的地方甚至掛了彩,狼狽之極,跟一個乞丐差不多。他左手緊握住右手關節的地方。剛才落地的時候想用右手撐地,誰知道整個手臂直接脫了臼。

  林青陽把頭上的葉子甩掉,吐了吐嘴里的泥土,剛才慌亂中還是有狡猾的泥土進入口中。咔,一聲響,直接用手把脫臼的關節掰回原位,痛的自己眼冒金星。做完這些他才定睛向巨坑那里望去,汗水匯成一條線從額頭滾下來,打濕衣襟,他卻渾然不覺。

  遠處那天火不知時候有坑里飛了起來。,起起伏伏,離地三尺,懸在半空中。顯得不僅奇怪,還很詭異。

  林青陽不敢停留,后背發涼,以緩慢的姿勢開溜,像是怕被神么東西發現。

  唰,果然,那奇怪的火像是有靈性一般向自己沖來。

  一團只有一顆頭顱大小的事物,砸出一個三十多米的坑,這也就算了,就連搞出來的風都能把自己吹成重傷。林青陽不在躡手躡腳,撒腿開始狂奔,比剛才速度還快。但后面破風之勢不減,筆直的向他沖來,沿途經過的地方,落葉紛飛,土地都被掀起一層皮,前方的樹木視若無物,直接攔腰撞斷。

  林青陽向后瞄了一眼,眼皮直跳,這等奇異的事,他何曾見過。只記得印象中爺爺曾經提過,只有一些修為到深處的大神通者可以驅使靈物與人交戰。

  “這難道是有人想要殺我?能驅使這怪火的相必是位大能,既然是大能,想殺我只需動動手指,何需搞出這么大動靜。”心中這樣想著,腳上卻不留余力。但是,這樣并沒有拉開兩者間的距離,頭也不回,就這樣跑著。

  很快,怪火便進入距離他一丈之內,速度卻漸漸慢了下來,紅色的火焰在悄然發生變化,慢慢收縮,表面劇烈涌動,化為一直紅色的大手,向前面奔逃的身影抓去。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