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3 07:33:04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山賊的故事
  4. 第三章 初見雪兒

第三章 初見雪兒

更新于:2018-03-16 15:04:16 字數:2169

字體: 字號:
  豫州城,王家大宅。

  “大少爺,不好了。二頭山的山賊給咱們下帖子了,說是咱家的人被他們壓下了,讓咱們去贖人。”

  “哦,有這事?我看看。”王臨川從管家手里接過帖子,“哼,這二頭山的山賊是活膩歪了,連咱們王家的人也敢動。”

  “哈哈哈哈哈,這些人是腦袋被驢踢了吧。扣下李家那小子關咱們王家屁事。去,告訴那姓安的。李家那小子他愛放不放,以后少招惹我王臨川,小心我讓何參將平了他的二頭山。”

  “哎,好嘞。”管家答應著退出了房間。

  二頭山,安勀仁剛走進自己的房間就聽見一聲嬌喝:“爹爹,看招。”只見從側面斜刺過來一柄利劍直奔面門而來。安勀仁微微一笑,身子微側,右手一抓就捏住了劍柄。這時從門后蹦出來一個少女俏皮的吐了吐舌頭,笑道:“爹爹,沒嚇到你吧。怎么樣,我的劍術還有進步吧。”

  安勀仁寵溺的摸了摸少女的頭:“你這丫頭,老大不小了,還這樣瘋瘋顛顛的,以后怎么找婆家。”

  少女一聽這話抓著安勀仁的胳膊撒嬌道:“爹——,我不找什么婆家,我就一輩子在你身邊照顧你。再說了,就算要找,也要找一個能打的我的。要不然找一個成天被我欺負,傳出去了您老也在別人面前沒面子,是不。”

  “哈哈哈哈哈”安勀仁聽到這話開心地笑道:“那我可要趕緊給你找個婆家了,要不然變成老姑娘嫁不出去了,那我豈不是更沒面子。”

  “哎呀,爹——不和你說了。”少女聽了這話害羞得一跺腳跑了出去。剛跑出門又探進頭來問道:“爹,我聽說咱們抓住了一個王家的人是嗎?”

  “嗯,是抓了一個人。是不是王家的人還不知道。咱們山寨的人只看見他從王家出來,黑子正在給王家送帖子,是不是王家的人等黑子回來就知道了。”

  “哦,這樣啊。哼哼,和王家認識即使不是王家人也不是個什么好東西。爹你先忙,我玩去了。”

  安勀仁看著女兒走遠了寵溺地笑著搖了搖頭:“這小丫頭。”

  李剡正和柴叔在房內焦急地等著山下的消息。看著桌上神龕里的觀音像,李剡在心里默默念叨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觀音大姐,雖然我一向不太信神,可這次真的要你幫忙了。求求你千萬保佑那個什么王家別發善心,千萬別啊。盡管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穿到這兒來的,可我實在不想死啊,求求你了,保佑保佑啊。

  就在李剡十二分誠心地祈禱菩薩保佑時,門被砰地一聲踹開了。嚇得李剡一個哆嗦。

  抬頭一看,是一個十分漂亮的少女。臉上還帶著沒有完全褪去的淡淡的稚氣,正睜著一雙大眼睛好奇地看著自己。白皙的臉配上一雙大眼睛看著嬌憨可愛,一身鵝黃色衣服顯得清純活潑。以前看慣了現代女孩那些所謂的美,現在突然一見古代這種天然美,把李剡深深的震撼了。

  什么是美,這才是美。這種美才是中國的美。才是古語中美人如玉的美、才是出青漣而不妖的美、才是……

  李剡的心里還正在“才是”的時候,面前的這個“玉”動了。

  只見這個玉的一只腳朝自己飛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李剡急忙向后退,喀喇——撞翻了身后的凳子才堪堪避過那只腳。

  偷偷地搽了把冷汗。原來古代女子也有如此火爆的一面啊,李剡心想到:一見美女就得意忘形,差點挨頓揍。趕緊先弄清楚情況,保住小命要緊。

  “這位姑娘,咱們素昧平生,互不相識。你為什么一見面就動手。”

  “哼”只見少女露著小白牙咬牙切齒地說道:“王家沒一個好東西,你從王家出來,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快過來讓本姑娘我揍一頓出出氣。”

  李剡聽了不禁苦笑道:“姑娘啊,王家沒一個好東西這句話是不錯。可我從王家出來就不能說我也是壞人啊。再說了,我跟本就不是王家人,這個我早上就對安寨主說過了,等山下的兄弟回來就知道了。你怎么能說我也不是好人呢?”

  “哼哼,這個我不管。你是從王家出來的,就算不是他們家的人,也和他家有密切的關系。先過來讓我揍一頓,我就權當我揍王家兄弟了。”

  李剡聽了頓時大感頭疼。遇到這種不講道理的小魔女,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辦。講道理吧,人家不聽。拉下臉來動手吧,別看只是個小女孩,就憑剛才那一腳,自己還真不一定打得過這小妮子。李剡的心里暗暗叫苦,這才剛把小命保住,又要莫名其妙的挨頓打。

  “哈哈,李公子,委屈你了。”這時,李剡的救星安寨主終于來了。剛進門,一看這架勢就明白過來了。準時自己的女兒也將這李公子當成王家的人了,便說道:“雪兒,不得無禮。這位確實是李剡李公子,是咱們山寨的兄弟搞錯了。”

  “哼”聽了這話,安雪兒不甘心地退到一邊。李剡趕忙走過來拱了拱手說道:“呵呵,安寨主。現在相信我了吧,從今天開始我主仆二人就跟著安寨主討口飯吃了。

  “哈哈哈”安勀仁大聲笑道:“李公子這是說的哪里的話,公子是個讀書人,只怕公子和我們在一起于公子的名聲有礙啊。”

  “寨主言重了,大丈夫行事當無愧于心,寨主俠肝義膽、扶危濟世,李剡從此以后唯寨主之命是從。”

  “好,既然如此,我就命兄弟們給你擺接風酒,給你接風洗塵。雪兒,不許對李公子無禮。”說完,就對李剡拱了拱手走了出去。

  現在,李剡算是徹底放下心來了。暫時算是不用為生活發愁了。看了看眼前這個小美女開口說道:“雪兒姑娘,這個、咱們現在算是一家人了吧。你看是不是……”

  “呸,誰和你是一家人。就你這樣,連個小頭目也當不上。哼!”說著話一扭頭就走了出去。就好像一只驕傲的小孔雀。

  “呃……我”看著走出去的雪兒,李剡好一陣郁悶。剛遇見個小美女,差點被揍一頓就不說,還被人家鄙視,真是恥辱啊。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