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6 01:26:4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之最
  4. 第一章 如此自傲

第一章 如此自傲

更新于:2018-03-18 19:44:18 字數:3397

字體: 字號:
  我看著手中黝黑發亮的劍,沉默良久。已經不知道已經呆在這里幾個年頭了,好像已經過了很久了,但又好像就是昨日。其實我應該是記得很清楚的,因為那我人生中最不幸也是最幸運的時刻,但是現在我確確實實的忘記了。可能是我太興奮,也可能是我本身就已經沉溺在這里了吧!喜歡嗎?可能我是喜歡吧!但我又沒有喜歡它的理由,那么隨它吧!

  輕松的上了望滅崖。其實我是知道的,以前的記憶我是有的,但很多事情我都忘記了,無由來的忘記。我知道單憑斗氣的反推力就能使一個人上崖那是需要斗氣達到一個很高的程度的,而這種程度的斗氣則是一個無比榮耀的存在。而現在就是時候回去享受榮耀了。

  遠離榮耀的日子讓我過得很不開心。在這個實力就是一切的世界里,有實力的人榮耀將會伴隨著你,直至你的實力已經不能享受這份榮耀時,偉大的主神才會收回那以前屬于你的而現在應該屬于別人的榮耀。沒來由的沖動,我現在就要去剝奪別人的榮耀。我知道現在的我已經可以這么去做了。

  望滅崖的下方就是望滅谷,這是一個偏僻的地方,地處望天國的西南角,再往西一點就是一些其他的國家。這塊大陸有八個國家,而望天國則占據著這塊大陸三分之一,從各國高手的實力和數量來說更是遠超各國,當今天下的第一劍就望天國的,名副其實的第一強國。

  迷茫的歲月里常常充斥著未知的世界,但是當這未知的世界已被你熟知的時候,那這個世界就不會給你帶來任何恐懼。

  其實我是有家的,雖然在外這么多年,但是我知道我是有家的。我家就在望天國的首城感天城。經歷了一個多月的跋涉我終于回到家。當我望向門楣上“殘府”的時候,我知道我對不起他們,僅僅就是因為一本書的緣故就離他們遠去,而一去到現在才回來。我很慚愧,但也僅僅是慚愧罷了,我自認為我的思想修為是沒有漏洞的,是不會出現讓我無法控制的情緒的。

  跨進大堂,看見他們早以坐在那里了。“爸!媽!”我喊了一聲。

  我明顯看出老爸那嚴肅的外表下使勁壓抑住的高興,母親則是已經淚留滿面了。雖然高興,但我走的那么突然,是做父母的就不會不生點氣。“現去自己的房間,洗個澡換套衣服,看你現在都臟成什么樣了。洗完澡去睡一覺,明天你得老老實實得給我交代這幾年都上哪去了。”

  向他們投了個微笑,表示知道了,我就徑直回我自己的房間了。

  我們是一個很平靜的家庭,沒有什么太大的煩心事,也沒有什么太開心的事。作為一個一般的貴族家庭,我們有著一座在首城也不算小的府第,一塊世襲下來的封地。我有個弟弟,也就是一般的貴族小子,在帝國掛一個文職,然后也時不時的出去玩一玩。不過他和一般的貴族子弟也很不一樣,只有我出去的時候他才會跟著我一起出去的,我不在的時候一個人也就很少出去過。也算是貴族子弟中比較好的一種吧!也不知道這幾年他怎么樣了。

  貌似我這次回來的剛好湊對了時間。

  聽他們說再過兩天就是望天帝國舉行的五年一度的選拔大賽,分別決出武和魔兩個第一。只要在大賽上表現突出的話,以后的前途就不用擔心了。因為帝國很看重人才,只要是有實力的,而且愿意為帝國效力的,都會在帝國中擔任要職。但我要的并不是職位,我要的是證明自己。多年的孤獨寂寞,讓我自信沒有人可以做到,就算是第一劍迷塵以前也不會做到的,那自然擁有世界上最強魔法師稱號的艾語也不可能做到。我很自信,甚至有點自信過了頭,我自信我和第一劍的差距就是一步之遙。他們努力過,付出過,而且應該是付出得超過絕大多數的人,所以他們才有今天的成就。但當獲得榮耀的那一刻起他們都完了,他們的一切都將在那一刻起開始停歇。人非完人,之所以自信得過了頭,是因為我有這點認識,要不是我認為他們畢竟再怎么說以前的努力和付出都比自己來得長來得多,那我現在就已經去挑戰第一劍了。

  弟弟現在在三公主手下做事,現任月夜女王是三公主的大姐。雖然是女王,但也僅過三旬。因為望天帝國前任帝王,也就是月夜的父親,去世較一般帝王都是早許多,所以月夜上任也是極早。三公主是什么樣的人,我卻是不甚清楚,不過這兩天聽弟弟說起,看來應該是個比較聰明的人。女人聰明不是說不行,不過太聰明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事,更何況是事事都表現出自己聰明的女人。聰明可以,但要知道什么時候要聰明什么時候不要聰明。

  我自己覺得我的心很平靜,好像我以前不是這么看不起人的,但現在我確實是看不起他們。站在比武場地看著面前瑟瑟的敵人,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在發抖,但在我眼中的敵人都是這么瑟瑟的。比賽開始的那一剎那,我一加速,提劍平放,簡單的平刺。撲哧一聲!劍刺進了他的肩膀。隨之而來的是他滿臉的驚恐,可能是因為沒見過如此可怕的速度,也可能是認為這一劍已經深深的扎進了他的胸膛。沒管他一臉的驚恐,我抽出了我的劍并同時把他揣下了場地,要不是比賽規定不能造成死亡,可能我早就用無人可以匹敵的斗氣把他斬成兩段了。

  “這人是誰啊?怎么以前沒聽說過有這么樣的一個人,竟然不用斗氣,直接用駭人的速度解決了對手。”充滿了困惑和疑問,隨之來的是全場的贊嘆聲。沸沸揚揚的贊嘆聲直接導致關于我的消息的傳播,現在人們都知道了有這次比賽出現了一個實力超凡的選手,也在互相打聽到底這個人是何方人氏。

  畢竟我是貴族,雖然已經好幾年都不見他了,但也是有幾個認識他的人的。所以關于殘依的事例一度被別人翻起。

  現在開始的是預賽,評委介于我的實力和其貴族的身份,讓其直接進入決賽。

  對于這種安排,我很冷漠,我不會感激評委的安排,因為我有那個實力。甚而我都覺得這幫評委實在是沒那個實力當這個評委。評委一般都是具有一定實力又有很高聲望的人,一般那些頂級高手都是不屑于當這種評委的。就算是這樣,那些評委的實力也肯定是介于一流和頂級高手的。

  但我看不起他們,就連迷塵也看不起的人我又怎會看得起這種小角色呢?

  人總是有孤傲的瞬間,假如孤傲膨脹的超出了你所能承受的極限,那等待你的就有可能是毀滅。

  在他們眼中我是強大的,因為我的強大超出了他們的想象。我不知道他們心里會不會認為我可以和第一劍想比擬,但我知道他們是不會真正懂的,他們的不懂造就了他們的不理解,造就了他們的莫明猜測,有時候竟也會造就他們的莫明嫉妒。我心中的神蘭帝說過的,此就是所謂的不懂,我也是知道的,雖然我隱隱的認為我的修為有地方不對,但我是知道的。

  不懂的說了也是不懂的,我能做的也只是帶領著他們走進這個世界。但,我會嗎?呵呵…很明顯,我不會。我不是一個同情心泛濫的人,不可能為了無關的人耗費精力,更何況那些無關的人在我眼中猶如螞蟻。可笑啊!可笑!我現在竟是如此的自傲,但自傲又怎樣?呵呵!呵呵!

  接下來的比賽我是沒興趣看的。贏得了比賽更贏得了名聲,我一直以為我的心會永遠這么平靜下去的,但現在心里莫明的躁動讓我很不安心,我的心性修為是不會有漏洞的,但為什么我會感到很興奮呢?我竟會為了贏了一場微不足道的比賽而興奮!不安!

  帶著不安的心不知覺的竟是來到了忘念湖一個首城里的小湖!湖雖小但是這湖卻是極為有名的,湖的四周是綠柳成蔭的,湖中心則是一個巨大的平臺,沒有橋架過去的,人們只能跳過去,或撐船過去。以前的望天帝是為了顯財,也為了美觀派人造了這么一個平臺。平臺是用世界上最昂貴也是最堅硬的茗晶石相當于半個城市的價值,就是當今首富都沒這個財力,更是動用10000位高級魔法師和高級劍士耗費3年造就而成。不僅因為它是城中湖,它的湖中臺,更多的是因為這里是造就第一劍的地方。并不是因為規定如此的,因為顛峰的對決者都喜歡到這么一個地方決斗的,這么一個絕佳的決斗地更是難找的。所以自然而然他們都是選擇了這里的。最著名的一戰則是現任第一劍造就的,迷塵和當時的最強者雨滅打到關鍵的時候,雙雙發出最強斗氣,兩股斗氣經碰撞后切向了平臺一角。事后人們發現平臺朝西南的一角被切掉了拳頭般大小的一塊。如此更是造就了迷塵的神話和茗天臺的聲望。

  不知覺的走到這里,本來是想回去的,竟是無意之中看見湖邊坐著一個眼神空洞,并且佝僂著背的老頭,此時更是在喃喃自語“那時候我們沒有選擇,不是太害怕,也不是有希望,只是只能這樣停留下去,延續生命,慢慢麻木的等待天亮。生命就是一場夢啊,就是一場夢……”

  真的只能這樣停留下去?夢嗎?呵呵!那就讓我繼續這樣停留下去吧!這是一場精彩的夢,呵呵…呵呵….

  突然醒悟過來,我這是干嘛呢我這是!跟一個瘋老頭子認真什么?

  沒作停留,朝著弟弟現在工作的地方走去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