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5 04:08:29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惡魔調酒師
  4. 第二章 日子照樣過

第二章 日子照樣過

更新于:2018-03-18 21:23:31 字數:2098

  “爸爸,我們去哪里呀?”肥嘟嘟的小手被一張大手牽著,一雙明亮的眼睛像星星一般眨著,揚起一張肥嘟嘟的小~臉天真無邪的問道。

  男人低下頭看了小男孩一眼,眼睛里沒有一絲~情感,如一汪清水萬年也驚不起波瀾,聲音略帶些沙啞:“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上山的路很難走,坑坑洼洼的土坑一個接著一個,小男孩走得非常吃力非常吃力,可愛的臉蛋上汗珠像是斷了線的珠子落不盡。

  但是他也沒有要抱抱,只是目光看著遠方眼睛里有堅毅也有快樂,跟爸爸在一起就是快樂。

  登到山頂,男人抱起小男孩登上最高的一塊巖石上眺望遠方,遠方是海,從男人的角度來看這只是海的的入口。

  一道被兩座大山夾出來的海口,與自己所在的大山呈三角之勢,所有的水源都會經過那道被兩座‘山神’夾雜出來的縫隙流入大海,頗有‘三萬里河東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的氣勢。

  就這樣男人抱著小男孩靜靜的站著,山風偶爾吹過撩起男人身上穿著的黑色風衣,當然也會帶起小男孩因為流汗沾濕的額發。

  小男孩也會偶爾打個噴嚏,剛剛因為爬山流了這么多的汗水再經山風吹,小孩子不感冒才怪,但是大人聽見小男孩的噴嚏并沒有做出什么關心的舉動依然如磐石一般站著。

  從懸掛在天空中的太陽慢慢下沉,與海呈水平線,照射~出來的光輝也從金黃色慢慢變成了橘紅色,男人說話了,嗓音仍然沙啞:“小飛,你能看到太陽公公一會兒要去什么地方嗎?”。

  小男孩微微思索了一陣兒才用黃鸝般稚~嫩的聲音說道:“它是不是躲進水里面去了!”。

  男人微微一笑,點點頭:“那你想去找太陽公公嗎?”。

  男孩眼睛里散發一陣光彩,急忙點點頭:“好呀好呀!”。

  男人對男孩童趣的回答呵呵一笑:“小飛,為什么你這么聽話,為什么你會給我叫爸爸呢?”。

  男孩有些疑問:“我本來就給你叫爸爸呀,你本來就是我爸爸呀!”。

  “不!我不想做你爸爸!”男人瞇了瞇眼搖搖頭聲音堅決的說道。

  男孩聽到爸爸的回答有些慌了,兩只粉~嫩的胳膊用力攬主爸爸的脖頸聲音有些哭腔:“為什么你不想做我爸爸,你就是我爸爸呀!”。

  男人聽見男孩的哭腔并沒有著急,將男孩往外抱抱,使自己能夠看到男孩的臉蛋,伸出一張大手抹去男孩眼角的淚水,聲音慈祥:“孩子,你以后要聽話,你!千萬不要活下來!”。

  說完這句話抱著男孩的兩只胳膊輕輕一抖,男孩像是一個小氣球一樣飛高了幾米,雖然這是小男孩以前最喜歡要爸爸把自己扔高高的方式,但是總覺得這次高高有點不一樣。

  因為這次小男孩總感覺爸爸不會再像以前那樣接住自己,但也真的沒有接住。

  小男孩在升起的空中看著爸爸的眼睛,眼睛里的神色竟然是一種從未見過的神色,第一次見總感覺好嚇人。

  小男孩在下墜的空中看著爸爸的眼睛,眼睛里還是那種神色,竟然沒有跑過來接住自己,小男孩不再看爸爸的眼睛了,因為已經看不到了,下墜的速度太快了,烈風使勁拍打著自己的臉蛋。

  小男孩臉疼,可能就是因為烈風吹動臉頰的疼痛讓小男孩因為風大睜不開的眼睛從眼角處流出了眼淚,可能就因為疼的吧。

  ‘撲通!’一聲,可惜瘦小的身體驚不起一點浪花。

  “爺爺!爺爺!我回來啦!”扎著朝天辮的小姑娘蹦蹦跳跳的回到家中,推開木門發現屋子里靜悄悄的。

  就連那個早已經習慣推開門就會有一個比自己還矮一些的小個子站在面前的也稀罕的沒有出現。

  許曼有些疑問的走進灶房,走進偏間,走進正房,就連屋外用石塊壘起來的茅房都一個人沒有,小丫頭再次走進灶房掀開鍋蓋,發現里面早已經冷卻的白米粥,默不作聲的蹲下~身體將柴火點燃,一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來。

  昏黃的燈泡勉強照亮整個房間,桌子上就一盤油炸豆腐、一盤綠油油的青菜和三碗白米粥,許曼坐在桌子上做著作業。

  直到打了個哈欠才停下來,看著桌子上再次失去熱氣的幾盤菜眼睛里滿是哀傷。

  ‘吱’的一聲,屋門被推開,小丫頭眼睛里頓時煥發歡樂的色彩急忙迎出去,可是就一個人呢!

  那個永遠形影不離的小男孩并沒有跟在老人的身邊,而老人從未駝過的背竟然有些彎了。

  還有永遠帶著慈祥笑容的風霜臉龐也沒有笑容了,全是黯然與是失落,小丫頭睜著大眼睛走到老人身邊將自己的小手放進那雙粗糙的大手里,試圖讓老人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但是老人沒有!

  只是麻木的渾然不覺的拉著那雙小手走進屋子。

  頹廢的坐下,老人兩眼無神的指了指屋子的一角,小丫頭立即小跑過去拿來一支有些上銹的煙桿兒替老人用火柴點上。

  老人深吸一口吐出濃濃的煙霧,未曾等到煙霧散去又深吸一口,就這樣屋子里昏黃的燈泡為兩人襯托著背景。

  老人抽煙與吐煙的聲音在寂靜的房子里有些刺耳,小丫頭眼里全是擔心,偶爾左顧右盼看看房子里還會不會出來那個小個子。

  期望太大了,所以失望也不小,小丫頭已經趴在桌子上睡著了而老人還是一如既往的抽著煙,滿是皺紋的眼角流出幾滴渾濁的眼淚。

  側過頭看見趴在桌子上眉頭有些微皺的小丫頭,起身將她抱起放到炕上,一雙大手一遍又一遍的撫摸女孩的頭,以前自己習慣摸得頭比這個還要大點,感覺也比這個好點。

  一直到東方泛起了魚肚白,老人的煙葉也抽的一干二凈,看了看小~嘴微張,嘴角掛著幾絲液體的小女孩下炕走進灶房,炊煙再次升起,一如既往的升起。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