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 > 奇緣仙路 > 第一章 少年田寒雪,玄玉青極道
第一章 少年田寒雪,玄玉青極道
作者:眷戀煙花  |  字數:2695  |  更新時間:2017-08-11 18:53:06
在中原之東,有座青極山,山頂上有個不起眼的青極派。清晨,青極山雀躍歡唱,靈獸繁忙。微風拂過,一縷陽光透過了小窗,照進了青極派的一間臥室里,臥室中的少年迷離著雙眼,懶散的嘟囔著:“怎么這么刺眼啊?”說罷掄起被子把自己就捂在了里面。

如此還不到兩個呼吸的時間,少年驀然間跳將起來,一邊摸著褲子一邊急道:“壞了壞了,昨天晚上睡的太晚,今天晨練要遲到了,都怪大師兄,騙我說后山的蟋蟀又肥又大,翻了半夜草皮一只也沒抓到,待會兒晨練結束后看我不找他麻煩,哼哼……”

說話的功夫,居然已經穿戴完好,雖然有些凌亂,卻終究沒有跑偏。只見他仍顯稚嫩的臉上,已經透露出些許英氣:瓜子臉,臥蠶眉,耳適眼大,鼻挺嘴正,英姿昂揚,煞是逼人。這少年麻利的收拾妥當,快速的梳洗一番,就‘嗖’的一聲出了房門,沒了蹤影。青極傳功場,一位仙風道骨模樣的老者端坐在上方,正閉目養神,似乎世間所有的事,都不再與他相干一樣。先前那個少年,在暗處觀察多時,見到老者似乎睡著了,躡手躡腳的溜進人群中來,找到自己的位置,就坐了下去。然而屁股尚未挨著蒲團,便聽見老者威嚴的聲音悠悠傳來:“寒雪,為何遲到?”

原來這少年便是青極派掌門田風云之子——田寒雪。

田寒雪訕訕的站起來,一副委屈至極的樣子,道:

“稟師伯,寒雪本應早就趕來,無奈經過‘碧竹林’時,發現一只受傷的靈鶴只存一息。寒雪自認不是那種見死不救之人,所以將靈鶴救了起來,喂下本門治愈丹,待其痊愈之后,已經放飛天地,是故來遲,望師伯海涵……”

“寒雪如此心腸,倒是我誤會了。此次遲到就不做處罰了,但下不為例!”

老者嘴上說道,其實心下里直翻白眼:我風青陽就那么好騙么?分明是昨夜去后山抓蟋蟀,今日起來晚了。你那大師兄昨夜回去,被我訓斥一頓之后,早就把你賣了,還說什么救治受傷靈鶴?你說靈鶴被你救了之后,就已經放飛,這等查無可查的事情誰說的清?你又不是第一次遲到了……

“多謝師伯!師伯向來明察秋毫,公正嚴明,我等眾弟子們心下甚是佩服得緊!”

田寒雪毫不猶豫的將一頂高帽扣在了風青陽頭上,說這話的時候,臉不紅,心不跳,想來確實不是一次兩次這種情況了……風青陽對田寒雪的溜須拍馬無動于衷,板著臉道:

“寒雪,你的‘玄玉青極道’如今修煉到什么層次了?”

田寒雪頓時蔫了,苦著臉道:

“稟師伯,寒雪目前是玄極三重境界。”風青陽面色微怒道:

“我青極派開山祖師玄玉真人,曾是驚世絕倫的人物,一身道法出神入化,比之三大宗門的祖師們也毫不遜色!可惜后輩子侄無能,未有一人修至青極境界,宗門一日比一日破敗,茍延一千余年,實在愧對祖師。現在希望全都寄托于爾等一輩,切記萬不可玩物喪志,早日修成神通,復我舊時風采,揚我宗門威名!”

“弟子記住了!”眾弟子齊聲回答,“復我風采,揚我威名!”

一時間傳功場上震耳欲聾,響徹九霄,風青陽臉上終于露出一絲微笑。無人注意到,田寒雪的臉上竟然閃過一絲緋紅……

晨練過后,各弟子自行散去,田寒雪并未去找大師兄麻煩,而是徑直奔向了玄玉堂。

從傳功場到玄玉堂,需穿過一片松林小徑,松林盡頭,有一條溪流,溪上有座小橋,過了小橋,前面是一片墨竹林,(其實青極山有兩片竹林,一處是面前的墨竹林,另一處是田寒雪住處不遠碧竹林)再過墨竹林,便是青極派掌門田風云的住處——玄玉堂了。

玄玉堂中,田風云與妻子蕭玲兒正用早膳,見一少年風風火火闖進來,不由臉色威怒,定睛一看,竟是自己的兒子田寒雪,頓時七竅生煙,將碗筷拍在桌上,惡狠狠道:

“站住!干什么?整天一副火急火燎的樣子,成何體統?瞧你那吊兒郎當的德行,被鬼追么?大清早的不去吐納修煉,跑到我這來作甚?許久沒有收拾你,皮癢了不成?”

要說田寒雪最怕的人,非田風云莫屬,田風云對田寒雪要求極為嚴格。所謂望子成龍,為了能讓田寒雪早早獨立,便狠下心來,在他七歲那年,就讓其搬去了碧竹軒獨住。

田寒雪被突如其來的一頓爆喝震在當場,呆若木雞,愣在原地,半晌一個字也說不出了,心下委屈不已,低下頭去。雖然平時頗不著吊,到底是少年心性,兩行清淚不由得奪眶而出,想轉身離去,心下卻又害怕引來田風云更大的怒火,像個木頭樁子似的杵在那兒。蕭玲兒也將碗筷放下,白了田風云一眼,眉頭輕皺,似是對田風云的訓斥有些不滿,和聲對田寒雪說道:

“寒雪,大清早的跑到我們這里來,是有什么事么?有事就跟娘說,不要噎在心里,你父親脾氣有些暴躁,不要往心里去。”

田風云哼了一聲,看了看蕭玲兒,端起碗來繼續吃飯,并沒有再次言語。

田寒雪微微抬起頭,望著蕭玲兒溫柔的目光,心中似乎升起了一絲暖意。又看了田風云一眼,見田風云不再望他,鼓起勇氣說道:

“娘,是這樣子的,今天晨練,風師伯講道時,曾言道我青極派已有數千年未有人修至青極境界,門派日漸式微。孩兒雖頑皮,卻也知道自己是青極門人,孩兒想問,這到底是為何?是功法的緣故嗎?還是其他什么緣故?”

田風云詫異的“咦”了一聲,臉上也泛起了嚴肅,正在扒飯的雙手也慢了下來。

“你是想問這個啊!呵呵,難得你對修煉之事上心,我就跟你說說吧。”蕭玲兒欣慰的笑了笑,道,

“我派功法玄玉青極道,共有三大等級,分別為玄極、玉極、青極。每三大等級又分為九重,是開派祖師玄玉真人傳下,但究竟是不是玄玉真人所創,就不得而知了。玄玉青極道易學難精,若非當前等級精通,不可晉級!修煉至青極層次,傳說可御劍飛仙,移山填海,翻云覆雨,引電御雷!然而越高深層次越是困難重重,晉級青極境界,對于天地的感悟更加苛刻,更需要一種神秘契機的牽引才可晉級,至于是什么契機,就沒有人知道了,玄玉真人仙去時,并沒有交代。所以這一千年以來,雖然有不少前輩參悟出了玉極九重,卻終是沒有人參透青極一重!你風師伯是玉極九重,我和你爹都是玉極八重,門派里其他長老則都是八重以下。”

“不是玄極四重就可以御劍么?為何娘又說青極層次方可御劍?”田寒雪疑惑的問道。

“我說的是御劍飛仙,玄極四重可以御劍不錯,但是充其量也只能說是御劍飛行,不可稱之為飛仙!御劍飛行,只是可以駕馭仙劍飛行罷了,速度與千里良駒差不多,而御劍飛仙,則可以憑借修為之精深,駕馭仙劍瞬息千里,速度相當于御劍飛行的十倍!”

“原來是這樣!”田寒雪無比震撼,吶吶道,“青極境界竟然有這么大的力量么?不知道我能不能修煉到青極境呢。”

“若是將來你有機緣,或許能沖破玉極境,攀上青極境。只是以你眼下這種修煉勁頭,沖破玄極境都是問題,以后可要好好抓緊修煉,不要再貪圖玩樂了,知道了么,寒雪?”蕭玲兒輕笑。

“知道了,娘,我回去修煉了。”田寒雪鄭重道。

剛轉過身去,肚子“咕咕,咕咕”的叫了起來,田寒雪生怕父親疑心自己遲起,沒吃早飯,伸手迅速捂住。蕭玲兒見狀莞爾一笑,道:“吃過早飯再走吧……”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