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8 16:17:5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血破虛空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7 13:25:03 字數:3355

字體: 字號:
  黑色的天空烏云密布,天空昏沉沉的,一絲絲死氣流露而出,為這片大地平添了一份詭異,如大兵壓境一般,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小心點,辰。”一個衣著樸素的女子對一個身著麻衣的青年說道,關切的情感流露而出,充滿了溫馨。雖然衣著樸素,可是還是掩飾不了女子那絕美的風姿。女子有著一頭金色的長發,飄逸至極,樸素的衣物反而將女子妖嬈的身姿襯托得更加完美,女子是青年的妻子,名叫蕭萱,是一個實力達到了大劍師,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女強人。而男子名叫皓辰,是占星大陸上的一個無名小鎮上的獵人,一身斗氣已達劍靈的恐怖(這里的恐怖僅指這個小鎮)境界(解釋一下,本書的等級劃分:劍者、劍士、劍師、大劍師、劍靈、劍王、劍皇、劍帝、劍圣、劍神),在這種無名小鎮上除了一些輩分極高的老妖怪,已經算是一個巔峰人物。“別擔心,我只不過去殺一只魔獸而已,別太擔心了哦。”皓辰安慰道。其實他的心里也沒底,這次是去獵殺五階魔獸嗜血魔猿,劃成人類的斗氣,級別跟他也差不了多少,所以這次也沒什么把握。

  告別了蕭萱,皓辰也是帶領自己組建的獵隊朝深山走去。走了約莫一個時辰,終于是進入了大山深處,此處便是四階魔獸及以下的魔獸出沒地。“所有人原地休息,搭帳篷。”皓辰有條不紊地發布著一系列的命令。而獵人們速度也是不錯,僅兩分鐘便是搭好了帳篷。

  “啪。”樹枝斷裂的聲音響起。皓辰已經感到了一股危機感,于是大喝道:“所有人拿起武器,戒備!”聞言,獵人們也是迅速沖出帳篷進入警戒狀態。過了一分鐘,皓辰已經隱約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血腥味,而那個東西也是緩緩步出。“咻!”所有人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頭魔獸有著近四米的高度,一雙血紅的眼睛在夜里閃爍,散發著嗜血的光芒。全身的毛發為棕色,尖利的牙齒閃閃發光。

  “嗜血魔猿!”皓辰驚訝道,“這不是五階魔獸么?怎么在這塊區域?”皓辰迅速凝聚了一下心神,便是冷靜下來,淡淡道:“大劍師出列,其余人靠邊站,以免誤傷!”隊伍中的大多數人漸漸退至一旁,躍到大樹上站立,靜靜地觀察著場中的一切,也整個場上除了皓辰和嗜血魔猿,僅僅留下了寥寥五人而已。皓辰的話音剛落,一把通體雪白的長劍在手中出現,和著月色在夜色下閃著寒光。“雪神之吻!”獵人們驚訝道。“上!現在沒時間說這些了。”皓辰說了一聲,便是揮舞著手中的雪神之吻攻向嗜血魔猿。雪白的光華在虛空中劃出一道淡淡的劍影,魔猿一聲狂嘯,巨手已經揮來,帶起隱隱的破空之聲。皓辰一驚,身軀微側,險險避過這一擊,而雪神之吻卻是狠狠地刺進了嗜血魔猿的龐大身軀。嗜血魔猿吃痛,仰天長嘯一聲,本就龐大的身軀竟是再度膨脹,達到恐怖的六米之高,棕色的毛發也是蛻變成為了血色,瞳孔的血色竟似濃得快要滴出。“糟了,嗜血狂化!”皓辰不可思議的叫出聲來。嗜血魔猿的等級已是達到了五階上級魔獸,比皓辰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獵人們也是再也不停留,手中長劍抖動出幾朵美麗的劍花,各色的斗氣瘋狂地灌入其中,長劍亦是發出歡快的劍鳴。獵人們一擁而上,瘋狂地朝魔猿身上砍去。“幫我擋一下。”皓辰道。獵人們回過頭來,朝皓辰點了點頭。皓辰苦笑一聲,閉眼開始凝聚力量。

  “偉大的斗氣之神啊,請您賜予我這卑微的小人一些力量吧!”說完,一道雪白色的光柱從天而降,將皓辰籠罩在內,皓辰緩緩飄離地面,雪神之吻輕輕地劃破他的皮膚,一滴精血從皓辰身上流出,飄上無盡的蒼穹,皓辰也是將這些暫時的力量毫不客氣地吸入自己的身軀內,隱隱有著達到劍王之境。“唉,隊長真是為我們著想,不惜犧牲精血來為我們戰斗。”一個獵人說道,隨即獵人痛呼一聲,退至遠處,全身散發著淡淡的光華。“保護他!他要晉級了!”皓辰說完,便是飛快投入戰圈,劍王的實力頓時展露無遺。

  這片土地不再寧靜,劍花、劍氣漫天飛舞,魔猿也是猛地怒吼,原本達到了近半米長的利爪再次延長,生生變成了一米長度,獵人滾燙的血液順著爪尖滴落。“殺!”皓辰大喝一聲,他的斗氣也是第一次地展示在了眾人面前。雪白色的斗氣在體表漸漸呈現,月光與斗氣遙相呼應,直直照灑在那個握著雪神之吻的男子身上,為皓辰平添了幾分神圣的氣息,原本劍王初期的實力再次高漲,達到了劍王后期。“我讓你理解一下何為差距!”皓辰說道,雪神之吻發出歡快的劍鳴,月光似乎為這把雪神之吻增添了一分尖利。雪神之吻抖出幾朵劍花,帶起隱隱的破空之聲。皓辰將雪神之吻橫在胸前,指尖輕點劍刃,劍刃抖了幾下,發出嗚嗚的劍鳴聲,劍刃上雪白色光華大盛,將整把雪神之吻連帶皓辰完全包裹了起來,有著幾分神的感覺。

  “雪月決之斬月!”皓辰大喝道。皓辰體表與劍刃上的光華迅速褪去,逐漸匯聚到一處,一道模糊的月形在雪神之吻的劍刃上漸漸成型,發出淡淡的乳白光華。“決殺!”隨著這道低喝話音的落下,那道模糊的月形也是脫離劍刃,暴飛而出,幾乎是瞬移的速度到達了魔猿身前,將魔猿攔腰斬斷。“噗~”血液飛濺,隱約可見魔猿體內的那些內臟。魔猿瞪大了那雙血色的眸子,隨即生機迅速消逝,不甘地倒下。皓辰用匕首輕車熟路地劃開魔猿的頭顱,取出了那顆青色中帶著無數縷血絲的魔核,輕輕掂了一下,滿意地點了點頭。“走吧,回去。”皓辰淡淡地說道,獨自一人徑直朝著來時的那條路上走去,而那隊獵人面面相覷,也是跟了上去,畢竟皓辰付出了自己的精血,才換來全隊的存活,村上的獵人是十分重情義的,他們承認皓辰的強大與無私。而這次戰斗,竟是出奇地沒有人員傷亡,而在歸村的路途中,倒是遇到了不少的三階、四階魔獸,而它們的魔核也是集體充公,所以說,這次除了皓辰損失了一滴精血之外,其他還是沒多大損失,可以說收獲頗豐。

  回到家,皓辰的劍王實力已是消失得無影無蹤,余下了一臉慘白。“沒事吧?辰。”蕭萱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面走了進來,關切地問道。皓辰看了看她,輕輕搖了搖頭,說道:“沒事,還是家里好。”說完,

  十個月后。“哇哇~”嬰兒的啼哭聲在皓家響起。“恭喜你啊,辰大哥,是個男嬰。”接生婆道。皓辰淡淡笑了一下,說道:“謝謝。”說完,便是不再搭理接生婆,朝屋內走去了。接生婆看了看皓辰,低下頭嘟囔著什么,隨即慢慢走開了。

  這個嬰兒也是繼承了皓辰的優點,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地,如蝶翼一般輕輕閃動,比女孩有過之而無不及,那雙雪白的瞳孔有著一種異樣的魅力,依稀可見頭頂那星星點點的雪白色的頭發,可以說如果這個嬰兒長大后一定是一個妖異之美的男子,定可迷倒萬千花癡。“嗯,不愧是我兒子。哈哈!”皓辰滿意地點了點頭,哈哈大笑道。經過了這十個月的恢復,皓辰基本上已經將那滴精血的損失補回來了,實力也是步入了真正的劍王之境,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村上巔峰。要知道,斗氣的修煉到后期來了,天賦好的晉一級都要幾年,甚至一輩子停留在這道坎前,從劍靈到劍王是一道坎,以后每晉一級便是需要極大的努力,而如前所說,那么從劍皇到劍帝則是一個懸崖,如此,日后的那些晉級便是困難至極,有些人窮其一生也無法跨越,而從劍圣到劍神則更是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

  “辰,給寶寶取個名字吧。”蕭萱說道,還是有些虛弱。皓辰看了看寶寶,說道:“寶寶看起來氣宇軒昂,叫皓軒怎么樣?又有氣宇軒昂的意思,又與你的萱字諧音,我覺得不錯。”蕭萱沉思了一下,說道:“呵呵,可以。辰,你俯下來,我對你說點話。”說完,竟是露出了一種可愛的表情。皓辰俯下身子,將耳湊到蕭萱的嘴邊。蕭萱狡黠一笑,迅速在皓辰的臉上親了一下,笑道:“嘻嘻,獎賞你的。”皓辰摸著被親過的地方,裝作不好意思地說道:“嘿嘿,萱兒還是那么可愛。”(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一個大男人,還是熱血大男人撒嬌的樣子...)蕭萱臉上浮上一抹緋紅,嗔怪道:“就知道欺負我。”皓辰看著蕭萱,哈哈大笑道:“好好好,不欺負你。”一時間,歡聲笑語在房間中回蕩。

  ********************作者的話*********************

  我不知道我能在寫作在條路上走多久,可是不管怎樣,我一定會把這本書完本,這是我對大家的承諾,感謝有你們。有你們的支持,我相信我可以將自己的寫作之路走到底。我懂,我屬于那種三分熱情的人,基本上過了就沒有什么激情了,我鐘愛寫作,但是對于寫長篇這種工作對我來說是一種奢望,我沒有耐心的,但是為了讓自己得到鍛煉,我一定要把這本書完本,這是我對大家的承諾,也請大家多多支持我,讓我在這條道路上不再孤單!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