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6 13:09:5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星火之燎
  4. 第一章 歷城乞丐

第一章 歷城乞丐

更新于:2018-03-16 12:54:03 字數:2698

字體: 字號:
  雨夜。大雨打在過往人的油紙傘上,發出“啪啪”聲,歷城的人從來沒有見過那么大的雨。歷城在帝國的北面,本來一年內也下不到幾次雨,卻沒料到,這場雨竟是如此的迅猛和持久。泥土都被雨滴打出了坑。

  天亮了,隨著太陽的升起,雨勢漸漸的小了,雨漸漸的停了。人們開始開門做生意,原本仿佛被大雨淋跑了的人氣兒又回來了。

  “老王,你看看,咱們這歷城總算沒被這大雨給澆回了。”

  “是啊,要是這雨在下下去,咱們還做不做生意了?”

  “就是,別說咱們這生意,單單是咱們歷城也會叫這雨給淹了啊,你看看,這水都排不出去,都淹到哪兒了。”

  “你說,咱們北國和南國在云城的大戰贏了嗎?這下大雨,消息也來不了啊。”

  “誰知道啊。不過咱們北國,泱泱大國,國力強盛,哪能說敗就敗了?”

  “但是……南國啊……一向厲害的很……難說啊!”

  人們都沒有注意到墻角縮著的小乞丐。也是,干嘛要關心著無用的小乞丐。直到了中午,那小乞丐在陽光的照射下,才醒了過來。他靜靜地躺在地上覺得身上暖和了才慢慢的站起來。他的頭發還滴著水,泥水順著脖子慢慢的流下,留下條條的黑痕。他叫盧雅。

  盡管這很丟人很窩囊,但為了活下去的希望,他還是要去討飯,要不然,誰知道這雨再來的時候,他還能不能好命活到雨停。盧雅用臟兮兮的小手抹了抹臉,倒干自己裝滿雨水的碗,走到街上,一家一家的討飯。

  “閃開,你這臟叫花子。晦氣。”

  “走走走,沒有,什么都沒有,剛下完雨,我可不想招霉運。”

  有些人罵得很是惡毒,但又有什么法子?天黑了,剛下完雨的夜很涼很涼,盧雅縮在墻角的麥稈堆里,手里捧著討來的半塊饅頭,盧雅去掉長毛的部分,狼吞虎咽的吃著。他要活著,他要等待一個機會。吃完之后,盧雅閉上雙眼似乎是在認真思索著什么。

  突然盧雅睜開雙眼,凝神聚氣,颯颯有聲的舞起了一套腿法,開始還會偶有停頓,但是漸漸的流暢起來,舞得是颯颯有聲,渾然不是那個瘦弱的小乞丐了,那氣勢竟好像是一個修行多年的武者!雙腿旋起引動風中破裂聲,小巷子兩邊的墻又剝落了一層墻灰,已經出現了幾條深深地溝痕。假如此刻有人經過,肯定會大吃一驚,因為他會發現他看不清盧雅的腿,無數腿的疊影在月光下顯得神秘而強大,只讓人覺得一陣眼花繚亂,而又何談破解之法。誰說盧雅單單是無力蒼白的小乞丐?兩柱香過后,盧雅收身,感受著最后一章的精妙腿法,認真思索片刻,才慢慢的盤起腿坐在地上。他看著月光,又想起了從前。

  父親在歷城開了一家酒壚,雖說生意不是每日滿人,但是對于一戶平民人家維持生計倒也是夠的。母親長得極美,在歷城這種地方,小戶人家的家眷長得美并不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也許哪天就會招來了狼。父親總是讓母親帶著面紗,倒不是因為吃醋而是為了保護母親。雖說偶爾也會有人看到面紗下夫人那張絕美的臉,倒也沒有生過什么大事。父親是歷城本地人,世代賣酒。父親人緣很好,憨厚本分,每逢過節總是會讓盧雅捧著自家埋在后院的酒去給鄰家送些嘗嘗,這可都是父親的命根子。盧雅總會有些不舍,因為聽母親說,有些甚至是從父親小時候埋下的,盧雅小時不懂事,總是會問:“那為什么要把這么好的酒給那些人送過去?他們又不懂品酒。”母親總是會笑著說:“那么說小雅會品酒啦?”父親賣酒,偶爾也喝酒但是從不醉酒。

  母親說,懷著盧雅的時候本以為是個女孩,不想生下來卻是個男孩,但那想好的名字卻是沒有心思改了,所以盧雅不僅繼承了母親的美貌還有一個女相的名字,不過這對男孩子來說并沒有什么用,反而成了盧雅小時的一種變相的恥辱,因為總是會有小孩子挑釁的喊著“小娘子!小娘子!”盧雅一開始很是氣憤,覺得這是侮辱自己男子漢的氣概,時間一長,也就那樣了。倒是周圍的三姑六婆總是會在盧雅的身后邊用羨慕的眼光盯著人家邊細細叨叨為什么人家生了這么好看的一個孩子,而自己的女兒怎么也比不上人家半分。盧雅的母親是從來不參與這些巷頭巷尾的老媽媽的討論的。大家不怎么見到盧雅的母親,不知道盧雅的母親是哪兒的人,反正不是本地人就對了,要是本地人有那么漂亮的還不得打出娘胎開始全城就都知道了。對于他們,盧雅的母親是神秘的,按道理說,這么貌美又神秘的夫人不應該隱匿在歷城這個偏遠的地方的,而且還沒有引起多少的轟動,這是不可置信的。這全靠了盧雅的父親,那些酒可不是白送的,既然有這么好的酒喝,那那些鄰里的男人們自然管住自家婆子的那張嘴。

  在歷城的日子就這么平靜的過著,直到有一天。

  “你知不知道京城傳來消息了,陛下好像要征壯丁了!”

  “不會吧?又要征壯丁嗎?這和南國的戰爭要打到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啊!你消息準確嗎?”

  “千真萬確啊!我家那小姨子告訴我那婆娘的,人家可是上面的人。”

  消息迅速在大街小巷傳開了,無一家不憂愁。征壯丁,這征去的可是人命。盧雅看見母親坐在后院里偷偷抹淚,父親走過去,輕輕攬住母親的肩頭。

  “雅兒,你別哭了。既然如此,以后你要好好照顧小雅。”父親的聲音很是低沉和無奈。

  “展哥,你不能去。你忘了你的父親嗎?你父親就是被征了去戰死沙場,母親在家相思而死。你怎么能這樣?這北國已經帶去了我們家的兩條人命,難道還要再送去三條嗎?”母親的聲音哀婉而凄厲。

  盧雅愣愣的站在那里,怪不得從來沒有見過也從來沒有聽父親提起過自己的爺爺奶奶。那父親是不是也要像爺爺一樣了?那母親怎么辦?

  “小雅,你怎么站在這里?”父親摟著母親走了過來,母親臉上還掛著幾道淚痕。

  “我……我……我聽到你們說的了。父親,你……要去應征嗎?”盧雅心中有些忐忑。

  父親深深地看著盧雅,看著盧雅期待而又不安的眼神,慢慢的閉上眼,表情痛苦,“小雅,你不要擔心,這是大人的事。”

  一夜無眠。

  父親還是如往常般賣酒,盧雅坐立不安的看著父親與往常無二的神情,開始懷疑自己昨晚聽到的那番話是不是真的。鄰里間都開始躁動不安,街上的官兵也開始多了起來,亂哄哄的一片。盧雅心中的不安被漸漸漸漸的放大,仿佛有一只無形的大手始終扼住自己的脖子,無法喘息。母親也不到前堂來了,始終坐在后院的石凳上,呆呆的看著那棵長得還不算茂盛的樹。

  晚上了。父親站在盧雅的房前,看著兒子在燭光映照下打在窗上的側臉,推門進去。

  “小雅,明日就要征兵入伍了。”父親不知道為什么并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眼眸里好像升起了霧。

  “父親。我們為什么不逃?”

  “逃去哪里?”

  “即使逃到城外被強盜抓取,我們好歹也是一家人。”

  “你真是這么想?”

  “我想母親也是這般想的。”

  父親慌慌張張的轉身離開。盧雅想起明日父親可能就要去送死,心里便一陣惶恐不安。沒有父親,母親該怎么辦?這個家又該怎么辦?我能像父親那樣支撐住整個家嗎?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