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9 06:12:0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太虛紀
  4. 第二章 海上遇險

第二章 海上遇險

更新于:2018-03-18 20:00:21 字數:2963

字體: 字號:
  海上,太陽正懸掛在頭頂,日光并不熾熱,柔柔的灑在緩緩起伏的海面上。風暴已經過去,李漠和風陽早早的便出海,兩人輪替著劃了三個時辰,如今站在小船上看去,陸地已成一線。

  “休息一會吧,我聽墨叔說過,這季節雪蟹活躍的區域至少要往東劃上一整天才能到。”

  風陽放下船槳,拍拍手坐到艙內,喘了口氣道:“這會兒風太小,但愿到了下午能刮起西風來,這樣我們便省事多了。對了,昨天早晨大家回村后,我和叔叔說了去淄城的事,天陽也吵著要去呢。”

  李漠笑道:“那小子也不是個省油的燈,他今年有十七了吧?”

  風陽道:“嗯,比你我要小上四歲。我叔叔問為何要去淄城,我只說墨叔吩咐的,他已經先一步趕去了。”

  李漠點頭道:“嗯,這樣倒是省去一番口舌,他們也放心些。”

  風陽神色有些猶豫的問道:“李漠,墨叔有跟你提過他以前的事么?我父母尚在世的時候,聽他們說,那一年我剛出生不久,墨叔抱著你,自稱是由趙國為避禍而到這里來的,從此便在村里安下家來。”

  李漠神色一黯,道:“我有問過,他說我父親死在戰亂中,他是父親的好友,我母親找到他,將我托付給他,便撒手離世了。而當時他亦有禍事在身,便帶著我避到這里來。”

  風陽道:“這些我也聽父母說起過。你知道墨叔自你知事后,每年都要外出一個月,你有問起過嗎?”

  李漠道:“問了,他只說是出去做些生意。”

  風陽道:“這樣看來,你也不了解墨叔的一些隱情了。”

  李漠奇怪道:“什么隱情,此話怎說?“

  風陽并未搭話,而是起身用水壺倒了點水在掌心,然后坐到李漠身旁,道:“你知道的,墨叔曾教過我一篇練氣的經法,當時他只說照著運氣可以強身。”

  李漠看著風陽伸到眼前的手掌有些不明所以,道:“對,他說你天生寒體,練氣有助于健身,后來你果然不再生寒病了。我記得你小時候可是常常咳嗽。”

  風陽晃了晃手,道:“我現在運氣,你看好了。”

  李漠便仔細的盯著,只見那掌心里的水竟快速的凝結起來,然后便被拍在自己臉上。

  “冰!凝水成冰?風陽你怎么做到的?”李漠感受到臉上的涼意,驚呼起來。

  風陽笑道:“我也是這幾日才無意中發現這個能力的,只要貫通氣勢,釋放出來,便有這種效果了。所以我才問起墨叔的過去,我想他一定是個隱世的修士。”

  李漠慢慢的從驚訝中回過神來,道:“他也教過我練氣的方法,怎么沒見有什么效果?”

  風陽笑道:“墨叔走的時候不是給了你那支笛子么?你拿出來吹吹看,說不定音波發散出來,能炸出水柱,我們便用不著撒網去捕魚了。”

  李漠真的取出笛子,饒有興趣地吹了半天,只是發出一堆沒有節奏可言的噪音,兩人便相視大笑起來。

  風陽有些激動的站起身來,對李漠道:“想不到我們竟能有機會踏上修士之路,此去淄城,便是你我改變命運的第一站。”

  李漠道:“真是越來越好奇墨叔的事了,日后見面一定要問個清楚。對了,聽說軒轅學宮廣布天下,集天下學識于一家,奇才輩出,門人遍及五國。我倒是迫不及待的要去見識一下了。”

  風陽走到艙外,邊查看風向邊道:“是啊,只不過門檻太高,若不是有墨叔的托付,你我如何有機會踏足。”

  李漠也起身來到艙外,道:“正如你所說,那是我們的第一站!”

  過了正午,漸漸刮起西風來,李漠二人將帆升起,免去了劃船之苦。小船漸漸提速,如此又過了一個時辰,已經不再能看見陸地,四周是如同荒漠般的蒼茫海水,幾只海鳥盤旋在空中,注視著下方的一葉孤舟,不時地幾聲鳴叫,在風中蕩漾開來。

  這一陣風也并未持續多久,到了傍晚便持續減弱,終于變成一絲微風,輕輕的拂著。嫣紅色的太陽如同喝醉酒一般一頭墜下海面,留下漫天紅霞,映在如鏡般光滑平整的海面上。小船如同在天空上滑翔,又好似在一片火焰叢林上穿行而過。李漠實在不忍破壞了這一幅傾世的天然畫作,停下劃槳,叫出風陽,一同欣賞起來。南邊的海平面上,多出一叢黑影來,風陽指著道:“看,那里就是天柱林,我們趕緊劃過去,今日天朗氣清,可是觀摩天柱的絕好時機。”

  風陽口中的天柱林,是一叢方圓千里的石柱群,屹立海中,直插云霄,故被稱為天柱。但因為柱林太廣,附近暗流洶涌,內中水下又有無數暗礁,船只有進無出,漁民們便敬而遠之,看見了都早早避開。

  雙月同升,銀光傾瀉,小船已經駛近了石林,風陽放下船槳,讓船隨著水流飄蕩。遠處,一根根巨型石柱錯落有致,矗立著直達天際,縱然月光下天空通透的猶如一塊青玉,仍然看不到頂端。依稀能看見許多白色大鳥在柱群間滑翔,這樣的險地,也只有飛行才可探索。每根石柱都有百畝粗細,小船在其腳下猶如螻蟻般渺小。

  李漠站在船頭,一臉震撼道:“以前遠遠的看過,感覺此地也沒什么特殊的,現在距離近了,才能感受到它的鬼斧天工!”

  風陽道:“我們現在離石林只有兩里不到,再近恐怕就會被暗流卷進去。不過,能目睹如此奇景,冒點險也值得。這些巨柱每一根都一眼看不到盡頭,不知究竟有多高,你說會不會真的撐著天呢?”

  李漠仰頭極盡目力,笑道:“真要通天的話,上面估計住著仙人,總有一天,我要上去看一看。”

  風陽道:“能上到那種絕地,你不也成仙人了?”說完便去調轉船頭,朝著東北方向劃去。而李漠仍意猶未盡的盯著那些通天巨柱。過了半刻鐘,李漠忽然感覺有些怪怪的,巨柱在眼前竟然呈著放大的趨勢,轉念一想,立刻反應過來,大喊到:“風陽,糟糕,我們恐怕真的被卷入暗流了。”風陽此時也是越劃越覺得不對,手中的船槳慢慢有些吃力起來,大叫道:“那還不快過來幫忙!”

  兩人一同發力,小船也愈行愈快,只不過是朝著石林的方向。到兩人力竭趴在船尾時,小船已被暗流帶到不足巨柱一里的范圍內了。

  “風陽,得想想辦法,以我們這破船,進去了就不要指望出來了。”

  “不用白費功夫了,這種暗流,靠兩個人加這條小船,要劃出去簡直妄想。留些力氣,等它減弱了再一舉劃出去。”

  李漠無力的擦了擦額頭,道:“不能坐以待斃,萬一船被暗流帶到深處,迷失了方向那就完了。”

  風陽也明白事情的嚴重,站起身察探四周情形,漸漸的將目光聚集到漸漸靠近的巨柱上,此時已經不能稱之為柱了,它正如小山一般橫亙在眼前。

  “李漠,看到那些樹沒有?若我估計的沒錯,暗流應該會擦著距我們最近的那座巨柱而過,到時候我們將船調整好方向,待經過的時候,扔出鉤子勾住那些樹,只要能貼上巨柱,我們就有機會擺脫暗流。”

  李漠打起精神來,聽風陽將計劃說完后,點頭道:“好辦法,那我們現在就準備起來吧,先把船頭掉過來。”

  暗流愈發激烈起來,帶的小船飛快前行,沒多久便接近了巨柱,到近處才看清它表面亂石突兀,亦有許多不知名的樹木頑強的在石縫中盤虬扎根,雖矮小卻結實。李漠一手提鉤,一手提著繩圈,緊緊盯著前方,船速太快,機會只有一次。

  風陽早已算好最適合的一棵樹,當船進到恰當距離時,大喝一聲“拋”,李漠用力甩出胳膊,鐵鉤越過水面,準準的纏在樹干上,兩人正松一口氣時,繩子砰一聲繃緊,帶得船身一陣顫動,然后竟斷裂開來。小船沒了牽力,又箭射出去。

  風陽呆呆的看了看拖在船后的斷繩,苦笑道:“這下真的要聽天由命了。”

  李漠皺著眉頭道:“你之前說石林里有暗礁,從現在開始我們要盯緊了,船在,就還有希望,船毀了,我們才真的完了。”

  風陽打起精神來,道:“說的對,那我去前面盯著,你掌船。”

  兩人頂住疲倦,各自分工,時刻準備著應付未知的危險。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