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18 02:38:32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辦事
  4. 1

1

更新于:2018-03-16 13:19:13 字數:4917

字體: 字號:
辦事目錄
共1章
  辦事

  1

  順子他爹今天運氣不好,忙里抽閑來城里賣趟菜,叫交警把三輪車給扣下了。打從買了這輛舊三輪,沒交過養路費,不常來城里,農村也沒查車的。天公不做巧,今天碰上倒霉事了。一千多的罰款,夠再買一輛的了。一車的菜,加上車,也不值一千塊錢。沒辦法,想辦法吧!

  有個表哥在城里有點權勢,只是多年不常往來,人家會幫忙嗎?死馬當成活馬醫,走一步算一步吧!買了條煙,順子他爹挺心疼,五十呢!趕上俺半年的煙錢了,可是找人辦事總不能空手吧?

  還記得表哥的家門,前幾年來過一次,舅母去世的時候。中午十二點了,樓道里飄滿了飯菜的香味。順子他爹也餓,可是沒心情吃,先辦事要緊,晚上還得趕回家,明天小麥要澆水了。天旱,村里的水井忙,明天再不澆,怕是又得等到猴年馬月才能輪的上。

  表哥的門牌號好像是13號吧?記得是花木做的門,怎么換鐵做的了?砰砰,順子他爹敲了兩下門,“誰啊?不是有門鈴嗎!”屋里傳來了女人的聲音,嘩啦,門開了,“是嫂子吧?我是......”“啊!順子爹啊!今天怎么有空來竄門了?快進屋吧!”嫂子還是那么熱情、會說話。“啊啊!”順子他爹應著,進了門。“把鞋拖了吧!這有拖鞋。”嫂子說道,“哦哦,”順子他爹邁出的腳又縮回來了。“誰來了?”屋里響起洪亮的男人聲。“順兒他爹!”嫂子回聲道,“哦!好久不見了啊!快讓他進來!”表哥只見其聲不見其人。進了客廳,順子他爹打量著這間房子,變樣了啊!比前些年來時漂亮多了,地毯、天花板、彩電是新的吧?大啊!擱地下,都齊腰高了。表哥正坐在飯桌前吃飯,也沒起身,“坐吧!好些年不見了,那有沙發。”表哥努努嘴示意,“啊!”順子他爹坐下,真軟活!能把人彈起來似的。“有五、六年沒見了吧?”表哥接著又問。“嗯,快六年了,今年臘月初十,就六年了,俺舅母去世六周年。”順子他爹道。“是嗎?挺快的,都六年了。”表哥嘴里嚼著飯說。“順兒他爹還沒吃飯吧?坐下吃點?”嫂子關了門,轉回身道。“吃了!俺吃了來的!”順子他爹眼撇著飯桌上的菜說。“再吃點吧!昨天你哥他單位上發了點魚,再吃點吧!”嫂子走到飯桌,坐下說。“不了!俺飽了。”順子他爹強咽下口水道。“是嗎?那你不吃,俺倆吃了,”嫂子拿起筷子道。“吃吧!吃吧!甭管俺,你倆吃吧!”順子他爹道。“今天來有嘛事嗎?”表哥撂下筷子問道,好像是吃完飯了。“那個,那個......”順子他爹不知道怎么張口了。“有嘛事說,別吱吱唔唔的!”表哥還是那么心急,有些不耐煩了。“那個,俺車叫人家扣下了。”順子他爹聲都軟了,不知道表哥能給幫忙嗎。“車?車叫人家扣了?”嫂子問道。“嗯,叫交警扣了,讓俺交一千罰款。”順子他爹委屈道。“這......有點麻煩,”表哥有些無奈。“你給辦辦,一千塊錢,順兒他爹得忙活小半年,”嫂子道。“下午吧!這晌午交警隊里恐怕沒人,”表哥道。“下午你給找找人,順兒他爹不急吧?”嫂子問。“不急!不急!下午就行!”順子他爹忙道,表哥答應了,這事就有戲。“行吧!下午我去找交警隊的王局長問問看,能少交點嗎,現在上面這事查的緊,一分不交是不可能。”表哥道。“行行!能少交點也行!”順子他爹嘴上說著,心里不太樂意,怎么還得交錢啊?“那行,下午我去看看,我得睡會覺,昨天打了一宿麻將。”表哥打著哈欠道。“你睡吧!睡醒了咱再辦!”順子他爹道。“你看電視吧!我先回里屋了,”表哥起身向臥室走去。嫂子也吃完了,收拾好飯桌,道:“我也得睡會,這兩天身上乏的慌,你看電視吧?順兒他爹?”“不看了,別噪著你倆。”順子他爹道。“中,你要是累了,就躺在沙發上瞇會,”嫂子道。“你倆睡吧!甭管我。”“中,我回里屋了啊!”嫂子轉身也進了臥室。

  偌大的客廳,只剩下順子他爹自己了。仔細從新打量這間房子,真漂亮,真好看!這才幾年啊,變大發了,什么都是新的,電視、沙發、家具......連吊燈都錚亮錚亮的。表哥就是本事啊!比自己強了多少倍。自己這些年什么變化也沒有,倒是饑荒拉下了不少,還不是順子上大學上的。其實想想也值,上大學不就是為了有出息嘛!

  肚子餓的發慌了,抬頭看看掛表,快兩點了,表哥還不起來嗎?下午還想早點趕回去呢......辦事(2)

  兩點半了,表哥從里屋出來了,抬頭望了一眼掛表,看了看順子他爹道:“你沒瞇會?”“沒,俺沒睡,不困。”順子他爹回道。“也是,心里有事哪能睡的著,走吧!我領你去趟交通局,把事辦了!”表哥睡醒了覺,倒是精神了。順子他爹一聽,滿心歡喜,道:現在就走嗎?你不喝口水?”“走吧!早辦早利索,省的你也沒心思,”敢情表哥看出來了。“嗯!嗯!對了!這條煙......”順子他爹還沒忘了買的那條煙。“拿著吧!你哥他不抽這煙,嫌嗆的慌,你拿著,待會說不定能用上。”嫂子也從里屋出來了。“這怎么好意思呢。”順子他爹倒是抹不開面了。“拿著吧!怎么和俺倆還講這個呢。”嫂子總是通情達理。“行了,快拿著走吧!別晚了耽誤了事。”表哥又不耐煩了,穿上鞋先出了門。“那嫂子,俺先走了啊!”順子他爹急忙攆著往外走。“走吧!完了事,回來吃晚上飯啊!”嫂子站在門口沖順子他爹道。“嗯!看看再說吧!”順子他爹顧不得和嫂子說話了,緊跟著表哥身后往樓下走。

  下了樓,表哥推出輛摩托車,點著了火,努努嘴道:“坐后面。”“嗯!”順子他爹答應著,跨上了摩托車。這車也好,不用蹬,像汽車似的摁鈕就行了,不比俺的破三輪,得使大力氣搖,順子他爹心里惦記著他的三輪車。

  表哥騎著摩托車帶著順子他爹往交通局走。半路上,表哥突然扭過頭問:“你身上帶了多少錢?”把順子他爹問結巴了,“俺...俺...俺身上......俺身上還有五十多塊零的。”“就五十?”表哥有些驚訝。“俺早上帶了五十,買菜得了五十,還買煙了。”順子他爹還沒忘了手里拎著的煙。“五十好干什么呀?”表哥好像生氣了,扭回頭再也沒搭理順子他爹。五十還不夠嗎?再加上條煙,一百了都,順子他爹不明白辦個事得花多少錢算數。

  到交通局了,放好了摩托車,順子他爹跟在表哥后頭往大院里走。進了交通局大院,表哥徑直來到傳達室,問值班的民警:“張啊!王局長在局里嗎?我找他辦點事。”“劉科長啊!王局長在呢!在二樓辦公室,您現在去就能找著。”值班的民警似乎和表哥挺熟,說話也客氣。“那行,我先上去了,你忙吧!”表哥說完,往樓上去了,順子他爹緊跟著。“劉科長你有事先忙吧啊!有空了,過來喝杯茶!”民警在后面大聲道。

  上了二樓,表哥來到寫著“辦公室”的牌子門口,輕敲了幾下門,“請問有人在嗎?”“請進。”里面有人。表哥推開門,進去了,“喲!王局長忙著呢!”“哎呀!劉兒啊!什么風把你給吹來了,快坐吧!今兒這有好茶,鐵觀音,你不是愛喝嗎?”局長起身迎道,滿熱情的。“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表哥進了門就坐在沙發上道。順子他爹頭一次來這種政府辦事的地方,進了屋,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哦?還有難道劉兒的事,說來聽聽,要我幫忙嗎?”局長沏了杯茶給表哥端在面前,這才注意到順子他爹,“這位是?快請坐吧!”“嗯!”順子他爹唯唯諾諾的坐下了,靠著表哥。“王局長,上次跟您說的,我那兒子工作的事......表哥喝了口茶道。“就這事啊!劉兒你還用來嗎?等你兒子畢業了,直接過來上班就行了。”局長回身坐下了。順子他爹聽著糊涂,今天不是給俺來辦事要車來了嗎......辦事(3)

  表哥笑笑道:“那就麻煩王局長了。”王局長擺擺手:“沒什么麻煩不麻煩的,舉手之勞而已嘛!對了!劉兒啊,上次那筆裝修費的事......”王局長想起了什么事,表哥趕緊道:“批了,我批的!蓋了財政局的章了,放心吧!”王局長臉上都快笑成花了:“謝謝劉兒啊,改天德順樓,算我的!”“這怎么行呢!還是我請吧!蓋個章還用王局長破費嗎?”表哥無所謂似的道。“行,誰請都一樣,咱倆誰跟誰啊!”王局長打著哈哈道。“哎呀!今天來還有件事要麻煩王局長給辦辦。”表哥似乎想起來了。“還有什么事啊?能幫的上忙的盡管說!”王局長打下包票。“我這位表弟的車,叫局里給扣了,您能給通融一下嗎?”表哥算是還沒忘了這檔子事。“是嗎?”王局長道,“你等會,我打個電話問問。”王局長拿起電話播了個號碼。“喂,今天查車了嗎?”電話里傳來細小的聲音,順子他爹也聽不清。“哦!有輛車你看看在嗎?”王局長說完又問表哥:“什么車啊?牌號呢!”“三輪!6440”順子他爹搶著道.“三輪車,6440,你給看看吧!不行就放了吧!”王局長對著電話說。順子他爹聽著,心里一陣竊喜。“沒交養路費?還違規擺攤?”電話那頭好像有人告訴了王局長什么。“好吧!一會再打個你。”王局長撂下電話,有些無奈,道:“有點麻煩啊!車是在,可是讓張副局長扣了,那家伙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啊!”順子他爹一聽這話,心里立馬涼了半截,看樣還得花錢啊!“這樣啊!”表哥若有所思,“要不給他點好處?”這話也不知是向誰說的。“也只有這么辦了。”王局長也贊同道。表哥接著又道:“王局長看,多少合適?”王局長瞅著順子他爹道:“這個嗎......”“你先出去一下,等一會我。”表哥對順子他爹道。“那個......嗯,俺先出去了。”順子他爹不太情愿,俺的車,怎么不和俺商量呢?

  出了辦公室的門,順子他爹站在門口等,心想:表哥,俺可擺脫了!可得讓俺少花點!約莫過了五、六分鐘,表哥拉開門出來了,“王局長,就這么說定了!您給辦辦這事,別起身了,不用送了。”“那好,你倆這就去領車吧!我手頭有點事,就不遠送了!”屋里王局長道。“好!改天德順樓見!”表哥說完,隨手關了門。“走吧!領車去吧!”表哥挺痛快。“嗯!現在就去?”順子他爹遲疑道。“現在,馬上就能領!”表哥道。“嗯!嗯!走!”順子他爹有些欣喜若狂了。

  下了樓,表哥領著順子他爹來到交通局的后院,指著不遠處一溜汽車問:“那輛是,現在開走就行!”順子他爹東瞅瞅西瞧瞧,終于在一溜汽車里發現了自己的破三輪,跑過去道:“就這輛!”“開走吧!”表哥道。“嗯!”順子他爹剛拿起搖桿子,表哥又道:“忘了!這次辦事,我給你墊了五百塊錢。”“五百?”順子他爹手拎著搖桿子,張大了嘴臉上寫滿了驚訝......辦事(4)

  表哥望著順子他爹驚訝的臉道:“怎么了?嫌我辦的不利索?”“不,不是,哥你看是不是花的多了點?”順子他爹放下搖桿子道。“五百還多?要不你得交一千!”表哥不屑道。“你不光沒交養路費,還擺小攤賣菜,這也不行!人家沒把你送稅務局就不錯了。”表哥越說越生氣:“我費了好大的勁才給你把事辦好了,你還不領情,好心當成驢肝肺!要不你自己去整吧!”表哥真發火了。順子他爹確信自己沒這個能力,看著表哥發火的樣子,只得道:“俺沒愿你,哥!俺身上今天沒帶這么多錢。”“我還不知道你沒帶嗎?改天趕緊給我送來!真是的,給你辦事,我還不賺著好!”表哥還生氣。“哥!要不你把煙拿著吧!”順子他爹到底沒忘了這條煙。“自己抽吧你!煙!煙!就知道煙!”表哥氣還沒消,“我要馬上回單位了,你要是去我家你就去,不去你就回家!別忘了把錢給我送來!”表哥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順子他爹望著表哥的背影心里說不出什么滋味來。

  把車開出交通局的大門,順子他爹心想,別去了,去了還惹人家生氣,怪難受的,自己也真是的,怎么惹的表哥發火了呢?往家走吧,明天還得澆麥子。

  趕了幾個小時的路,到家都黑了。順子他爹開著車,進了大院,順子他娘從屋里迎出來。息了火,順子他娘走近一看道:“咋了?咋菜還有這么多啊?不好賣嗎?呀呀!都奄奄了!咋了今天?回來的咋還晚?”順子他娘一口氣問了這老些。“煩人!要不你去賣去!個臭老娘們,瞎嚷嚷啥?”順子他爹叫順子他娘一通疑問,給問火了,沒希得理會,推開門,就進了屋。

  進了屋,順子他爹卷了一袋旱煙,叭嗒叭嗒的一口接一口的抽,邊抽邊看著白天買的那條煙。順子他娘后頭跟著進來了,見順子他爹發火了,沒敢再絮叨。“順子來電話了嗎?”順子他爹默了半晌,開口問。“那個,還是上個月來的!”順子他娘回道。“兔崽子!不知道還有個家啊?給他打電話,給他說,學不出個東西來,叫他別回家!”順子他爹吼道。“你今天這是咋了?咋火氣這么大呢?”順子他娘從沒見過順子他爹發過這么大的火......(完)

字體: 字號:
辦事目錄
共1章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