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4 13:30:0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兄弟我們一起過一生
  4. 第一章 入學風波

第一章 入學風波

更新于:2018-03-15 19:08:18 字數:3080

字體: 字號:
  周村坐落在我國的南部江雪省,這里的人們勤勞勇猛,故事里的幾個主角便是出生在這里。

  太陽剛剛升起,在周村,“揚揚,起床啦!”幾聲雞公嗓音的叫聲響起,聽聲音是一群正在發育的少年。

  聽見聲音,一個少年睜開眼,看見四個少年正在他房里沖著他笑著。

  “起床啦,你不報名啦!”幾人對著那個叫做揚揚的少年說著。揚揚穿起衣服,牙都沒刷就被幾人拉出家。

  “還沒吃飯呢!”一個女人聲音從家中傳來,看情形是揚揚的母親。

  “不吃了,到雪松城里去吃。”幾人擅做主張的替揚揚回答,那婦人只好無奈的搖搖頭苦笑。

  幾人來到路口,這時正好來了輛公交車,眾人快速的上了公交車。

  說是公交車,其實只是一輛私人開的大巴。因為周村地處偏僻,距離最近的城市雪松城都有二十公里,所以城市里的許多快捷都還沒有惠及這里,交通便是其中一個。

  “揚揚,去哪里啊!”一個長相可愛的女孩子手中攥著一個錢包問道。

  這女孩叫做程瑤,比揚揚小一歲,從小便跟著揚揚們玩耍,不過她的母親在她很小時便去世了,于是她從小便跟父親相依為命。前幾年她父親借了錢買了這輛大巴,于是她有空時便幫著父親當賣票員。

  揚揚看著程瑤,說道:“今天去雪松一中報名啊,你今天不報名嗎?”

  程瑤不禁失笑說:“你看我,我忘了你們考上了雪松一中了,你們只有一天報名,我們報名有三天呢,我爸說了,今天報名的人多,讓我明天再去。”

  揚揚聽后笑著點點頭,程瑤又說既然你們考上了雪松一中,那今天的車錢就免了吧,就當做是給你們的慶祝。

  揚揚說那怎么好。這時班車司機回過頭來,說瑤瑤說的對,今天車錢就不要了,你們幾個要好好念書。那是一個挺拔魁梧的漢子,而他正是程瑤的父親程國龍。

  那就謝謝程叔了。跟著揚揚的幾個少年搶先說道。然后長得白皙身材健壯的少年輕聲的沖揚揚說這次可真是托你的福了,你什么時候把程瑤拿下啊。

  什么拿下?揚揚疑惑的看著那個少年。

  少年翻了翻白眼,說你少裝了,誰看不出那程瑤喜歡你啊。

  揚揚苦笑著說你們別瞎說,我只把瑤瑤當妹妹看。

  那白皙少年沖另外三人說道:揚揚說他只把程瑤當妹妹看待。”然后眾人哄堂大笑。

  揚揚只能無奈的看著他們,而程瑤則疑惑的看著眾人。

  終于,車到了雪松城,眾人一同下了車,徒步走向雪松一中。走時幾人還不忘和程瑤以及程叔告別,當然,那是因為程瑤先和大家說再見。

  其實這個揚揚便是我,全名叫程揚軒,而那白皙少年叫程超,他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好兄弟。另外三個少年也是我從小到大的好兄弟,那個頭發總是亂糟糟拉里邋遢的叫做李強,還有個肥肥的但皮膚黝黑的叫做程生,最后一個是個挺拔的少年,叫做胡忠。

  我們五人來到雪松一中門口,雪松一中是一所省級重點中學,是雪松城的最高學府。

  能夠進這所學校的大部分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和家中有權有錢的關系戶。

  我們幾人并不是這大部分中的人群,而是考中考時臨場發揮考上的。所謂臨場發揮,便是作弊。

  “走吧!”程超有力的說道。

  于是我們幾人跨進了雪松一中,跨進了改變我們理想的雪松一中。

  雪松一中不愧是雪松城的最高學府,我們以為我們幾人已經夠早了,哪知道,校園里已經人頭攢動了。

  絕大部分學生都是跟著家長一起來報名的,但我們幾人都是獨自來的。因為大家都覺得這么大了早該自己獨立了。

  雪松一中每個年級都有一千多人,有二十多個班,分班是隨機的。而我很幸運,和胡忠分在了同一個班——十三班。程超他們就沒這般運氣了,程超在七班,程生在九班,李強在十四班。

  “走吧,我們分頭去報名,報好了在學校門口集合。”我說道。

  眾人點點頭,于是大家分道揚鑣,各自找自己的班主任去了,而我則和胡忠一路。

  不多時,我們找到了十三班報名處,一個看上去四十多的中年男子坐在那里,矮矮的,頭上掛著一根煙,桌子上也擺這幾根散煙。

  我和胡忠快步走去,我們這個班竟然還一個人都沒有,也或者有早來的走了,我和胡忠走到桌子前,說道:“老師,我們是來報名的。”

  那中年男子抬起頭,看著我們,滿臉堆笑道:“哦,我叫雷孝峰,是你們將來三年的班主任,你們兩個的通知書呢?”

  我和胡忠將口袋里的通知書給了雷孝峰,接著他在收據上寫寫畫畫,收了錢,將收據交給我們,告訴我們宿舍在學校東面,而具體房間上面寫了十三班的就是。

  我和胡忠點點頭,便離開了報名處,來到學校門口,過一會兒,其他三人也到了。我們幾人商量著先去看下宿舍,于是眾人向宿舍走去,我們當時不知道,一場惡戰就在宿舍等著我們。

  我們幾人肩并著肩,一路打鬧,一路歡笑的走向宿舍。

  不多時,我們便看到一棟房子,五層樓高,墻上貼著的瓷磚有些都已經脫落了,墻上掛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高一宿舍樓。

  我們一行人走進宿舍樓,從一樓一個一個的找去,在二樓我們看到了七班也就是程超的宿舍,上面寫著七1,我們猜想這應該是七班的一號宿舍,肯定還有二號三號類似的,因為全班那么多人總不能都擠在這一個宿舍內。

  宿舍門沒有鎖,房間里已經有一個人了,他正躺在床上擺弄著手機。我們走進宿舍,他抬頭看了我們一眼,我們說了聲你好,可是他卻像沒聽見般,又自顧自的低下頭擺弄自己的手機。

  我們也沒放在心上,跟著程超看選哪張床。宿舍一共有四張床,分上下鋪的,也就是說一個宿舍里最多能睡八個人了。最后程超選了一張在房間最里面靠在窗戶的上鋪。他在上鋪上刻著自己的一個超字,然后和底下的人說道:“一會兒要是有人選這張床你就告訴他有人選了的,好嗎?”

  那人又是抬頭看了一眼,便又低下頭去擺弄自己的手機。沒說好也沒說不好。

  “走吧,我再陪你們去找宿舍。”程超也不知道怎么和他溝通,便和我們說道,并走出宿舍。

  好巧不巧的,程超正好撞到了那玩手里少年的腿,程超忙說對不起,那少年狠狠的瞪了程超一眼,一副要打架的模樣,但似乎是忌憚我們人多,最終一句話都沒有說。我們一行人便有驚無險的走出了七1號宿舍。

  “剛才那人有病吧!”李強想起剛才的那個人。

  “沒病也是個啞巴。”程生附和道。

  “好了,沒發生沖突就好了,咱們大家第一天來,別惹事,這里不是咱們周村,這里可沒有咱們認識的人。”我提醒他們道。

  于是眾人便跳過那話題聊起了其他的事情。

  然后我們找到了程生的宿舍,同樣也是在二樓,寫著九1,程生宿舍里還沒有人,于是程生也懶得進去了,他說隨便睡哪張都行,現在來只是認認門。

  大家又繼續走,這次看到了我和胡忠的宿舍了,上面寫著一三1,我們也是選了靠窗戶的一張,我睡上鋪,胡忠睡下鋪。

  李強的宿舍就在我的隔壁,他和程生一樣,并沒有進去選,只是看了看。

  我們都沒有帶東西來,這些都還需要回去拿。我們下樓準備出去買些吃的,現在已經大概十點了,我們連早飯都還沒有吃。

  走到七1號宿舍時,那個玩手機的男生已經不在了,我們也沒在意那么多,便走開了。

  剛來到宿舍門口,就看到一個長相兇狠,體型肥胖的少年走過來,身后還跟著二十多個人,而他旁邊就是剛剛程超不小心撞到他腿的少年。

  我們幾個看見那玩手機的少年也在其中,心里已知不妙,但走出宿舍只有走這里,回頭也是絕路。

  我們只好硬著頭皮向他們走去。走的還有五米遠時,那長相兇狠的家伙就囂張的說道:“是哪個撞到我弟弟腿了啊?”說完那玩手機的家伙還挑釁般的看了我們一眼。

  “是我,怎么了?”程超站出來不卑不亢的說道。

  “就是你啊,不怎么,只要給我弟弟跪下道個歉。”兇狠男子張狂的哈哈大笑。

  此時程超和那兇狠男子之間只有兩米的距離,看著他那夸張的大笑,我們甚至能聞到他的口臭味,程超都懶得和他解釋先前已經解釋過了,而是直接一拳揍向那兇狠男子。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